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认识论

哲学的方法是分析和综合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8-09 点击: 1264 次 我要收藏

   17世纪英国经验派哲学家霍布斯提出的关于哲学(科学)方法的命题。17世纪,方法论问题是哲学家们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这一方面是由于长期以来经院哲学的烦琐思辨方法严重阻碍了人们认识的发展,因而在方法论上亟待改进;另一方面,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也迫切需要研究、概括一般的认识方法问题。培根的《新工具》和笛卡尔的《谈方法》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出现的.它们从不同角度对科学方法论作了比较深入的探索。但在具体论述中,两者都表现出了各自的片面性.前者过分强调经验归纳,后者只重视理性演绎.同培根和笛卡尔一样,霍布斯也是一位重视方法论建设的哲学家.他在《论物体》中,首先研究了所谓“分析法”和“综合法”。霍布斯认为,哲学是通过由原因到结果和由结果到原因的推理获得的知识.因此,哲学的方法也就相应有两种“一种是由果溯因,叫做分析法,一种是由因索果,叫做综合法。分析法是从结果出发,寻求产生这结果的各个部分原因,即从感觉经验进到普遍原则;综合法则是从各个部分的原因或普遍原则出发,把它们组合起来寻求结果的整体原因。霍布斯指出,对于发现原因来说,分析法和综合法都是必需的,两者都是“发明的方法”.但在具体论述两者关系时,霍布斯又显得有些含混.一方面,他认为从认识程序上看,分析先于综合,认识起源于感觉经验.通过感觉经验,我们最初获得了事物的整个现象.但这现象只是结果,不是原因.如果我们想要把握事物的整体原因,那就必须首先借助分析方法去认识这事物所包含的各个部分的原因.这是一切综合的基础.但另一方面,当霍布斯谈到综合方法时,似乎又更强调综合的重要.在他看来,一般事物的原因总是自明的,就是运动.事物形状的不同,都是由运动的不同造成的。这样一来,分析的任务就仅限于此了.剩下的就是从运动这个一般原因出发进行由因索果的综合的任务了。霍布斯对综合的强调是直接受了唯理论的影响。他试图通过这来克服培根重归纳、轻演绎的经验主义的片面性。但这种努力并没有成功。这是由他对运动的狭隘理解以及他整个哲学的机械论性质决定的。当然,霍布斯所说的分析法、综合法与归纳法、演绎法并不完全相同。这是一个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9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