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对塞尔“中文屋”两种论证形式的考察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5414 次 我要收藏

  【作者简介】王佳(1983-),男,河北人,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心灵哲学,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北京100875,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北京100875

  【内容提要】 “中文屋”思想实验蕴涵的论证结构是真有效性的根本保证,而基于“语法不等同于语义”,“模拟不等同于复制”两个逻辑真理,又可以从中分离出两种论证形式:逻辑论证和经验论证,它们分别支撑“中文屋论证”的两个要点。文章试图对“中文屋”两种论证形式进行考察,证明它在批判强人工智能上的有效性,同时揭示两种论证形式之间存在的不融贯问题。

  【关 键 词】中文屋论证/强人工智能/语法与语义/模拟与复制

  

  在《心、脑与程序》(1980)一文中,约翰.塞尔(John Searle)首次提出用以批判强人工智能理论①的思想实验——“中文屋”(Chinese Room)。他以罗杰.尚克(Roger Schank)等人构想的“故事-理解”程序②为依托,通过想象可以完整示例该程序,然而却缺少语义理解的“中文屋”,批判强人工智能的核心观点——“程序即心灵”。具体而言:屋中存有一批中文符号和对应的英文规则书,只懂英文的塞尔按照规则书的要求将屋外传入的中文符号以另一种排序方式传出屋外,但他始终不知道屋外传入的中文符号是一个中文问题,而经过他重新排序传出的中文符号是相应问题的适当答案。在屋外的观察者看来,塞尔由于理解了中文问题,从而做出了恰当的回答,然而事实上,屋中的塞尔仅仅是按照规则书操作符号,即模拟程序工作,他始终没有理解中文问题。塞尔由此判定“程序本身不能够构成心灵,程序的形式句法本身不能确保心智内容的出现”[1]167。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41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