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逻辑之门:作者与译者的对话————约翰.范.本特姆教授访谈录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1636 次 我要收藏

刘奋荣(清华大学哲学系 北京 100084)
刘新文(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哲学所 北京 100732)
余俊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北京 100872)
范.本特姆(J. van Benthem)教授是当今最著名的逻辑学家之一,他的学术研究涉及模态逻辑、语言逻辑以及逻辑哲学等领域。从1970年代到现在,他撰写了6部专著和约300 篇学术论文,主编了4部具有权威性的逻辑手册,其影响从学术界对他的著作的引用程度可见一斑。由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资助,2006年10月开始启动的“逻辑之门”项目旨在将范.本特姆的著作翻译成中文,使汉语地区的读者更好地了解他在逻辑方面的研究成果。《逻辑之门》第一卷收录了他在模态逻辑领域的13篇经典论文。根据主题的不同,这些论文进一步分为四个部分:模态逻辑的基本理论、模态逻辑和计算、模态逻辑和信息、以及模态逻辑和博弈。2007年8月1日,项目第一期顺利完成;由北京市逻辑学会和阿姆斯特丹大学资助,翻译小组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了“Modality on the Move”的学术会议,范.本特姆教授应邀做了关于模态逻辑发展及现状的主题发言,译者们结合自己的研究和所译的论文分别做了学术报告。会议最后是著译者之间的一个互动,这一交流自由而广泛,涉及了模态逻辑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翻译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各自的研究兴趣和面临的困惑,等等。我们现将作者和译者之间的对话翻译整理如下,与广大读者共享。
刘奋荣问:今天我们欢聚一堂,一方面庆祝翻译工作的顺利完成,另一方面想借此机会与您面对面交谈。我们所翻译的是您的13篇论文,它们都是关于模态逻辑的。这些论文的出版时间跨度从1970年代到现在。我注意到,所有的这些论文被引用的频率很高。您能否解释一下这些年来您自己对模态逻辑的认识和想法是如何发展的?最具挑战性的问题曾经有哪些?
范.本特姆答:首先,我想借此机会感谢大家为翻译工作所做的贡献!对我而言,“逻辑之门”使我有机会与年轻而聪明的中国逻辑学家进行紧密接触,也使我有机会在中国认识更多的新的逻辑工作者。同时,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重新反思自己的研究以及这些研究领域何去何从的问题。我希望这个访谈能够在这些方面给读者提供有用的信息。我想先谈谈自己的研究在这些年来的发展,即,什么是发展的主线和挑战?时间过得太快了,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不能按照预先的计划进行。我经常把自己想成当年那个年轻的学生,刚刚步入研究领域。接着,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所谓的“权威”。对此我自己也觉得十分惊讶。这种心态倒是让我很容易能够跟在本次会议或其他场合遇到的中国年轻学者们产生共鸣。如何在一个研究领域找到你自己的路?当年,我对哲学和数学都感兴趣。显然,模态逻辑是二者最好的折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的教授对此不是十分满意)。 模态逻辑起源于哲学,它最初是对必然性、可能性、时间和因果联系等概念的研究。弗雷格和罗素曾经把这些内涵概念从现代逻辑中剔除出去,他们反对康德的范畴表——但是这些概念在20世纪初借着哲学逻辑学家们的著作得以回归,并从此逗留。很多哲学逻辑已经成为一个“家庭产业”,远离逻辑的主流。然而,我和其他人都认为,模态逻辑是经典逻辑系统的一个特殊的类,能够用经典的技巧对其进行研究。这导致了1970年代模态逻辑数学理论的产生,这是我们那一代人主要做的工作。当时的激动心情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我当时思考的主要问题是,当我们讨论关系模型时,模态语言的表达力和经典一阶语言和高阶语言的表达力之间精确的对应关系到底是什么。当时,其他人更多关注公理系统的完全性。对此我也有过研究,但相对要少一些。在这一研究过程中,模态模型论产生了,跟泛代数的联系也被发现了。在1980年代,我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研究逻辑和自然语言上,那是一个十分激动人心的新领域。我们研究广义量词、范畴语法和自然逻辑,那是“另外一种生活”。在1990左右,我重新回到模态逻辑研究上来,部分原因是有一些优秀的学生坚持认为,我有责任在我自己曾经活跃的领域指导他们的研究工作。一个人总是逃脱不了自己的过去!于是,我发现模态逻辑的研究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了哲学和数学,计算机对其正发生着重要的影响。特别是,我的博士论文所研究的、现在被称为互模拟的概念,在计算机的进程理论中被重新发现。而人们也在构造一些介于模态逻辑和经典逻辑之间的新系统,从而可以在表达力和计算复杂性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在计算机科学中的逻辑2007年会议论文集中有一篇很好的综述论文介绍了历史上关于互模拟的三个独立的发现,作者是比萨的桑格亚格(D. Sangiorgi)。整个1990年代,我设法理解表达力和复杂性之间的平衡,这对于理解逻辑系统是什么或能够做什么似乎是至关重要的。值得一提的的发现是“安保片段”。它是一个很大的可判定的系统,介于模态逻辑和一阶逻辑之间。是我们首次发现了这个系统的存在。目前,我在模态逻辑的大部分研究工作是关于信息处理和理性主体的博弈,因为我逐渐认为“智能的互动”是逻辑研究的核心。这与赋值逻辑博弈和互模拟逻辑博弈的推广有密切关系。更为重要的是,这一研究线索可以追溯到模态逻辑最初的哲学动机,即,模态逻辑是用来对人类认知的主要结构做抽象的观念分析。但是,这个故事太长,我不准备在这里详细说明。以上我主要阐述了模态逻辑的核心内容。当然,还存在许多的课题和挑战,在即将出版的《逻辑之门:模态逻辑》一书的引论中我提到一些。如果你还希望看到更多这方面的内容,可以参考我与白磊本(P. Blackburn)和沃特尔(F. Wolter)为《模态逻辑手册》合写的引论。我们试图给模态逻辑领域的很多方面以及对其产生影响的跨学科联系做一个公正的描述。也许,那个引论带有一点“阿姆斯特丹风格”,不过,还有其他故事也讲述模态逻辑,譬如,强调代数的方法。模态逻辑不是一个完全统一的国家。你可以通过某一个故事进入这个领域。一旦你身居其中,你一定会欣赏这个领域的其他故事。还有,一个人的研究会面临很多挑战是因为你有机会与一些学生或同事接触,他们会问你所预料不到的问题;而且,你有机会与你所尊重的人、你喜欢的人进行合作研究,在这样的过程中挑战会不断出现。
裘江杰问:上面,您主要谈了关于模态逻辑的发展历史。我们常常说,一旦一个人熟悉历史,他就可以预见未来。能否请您谈谈模态逻辑的未来?
范.本特姆答:江杰,我想你的意思是,当一个人第一次见到他的丈母娘的时候,他未来的人生就变得很清晰了。我不太确信这在多大程度上是真的,但是你的问题的确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有人曾经说过,模态逻辑没有未来,会很快灭亡的。当我在1983年第一次到斯坦福的时候,情境理论是当时新的研究范例,已经赢得了对模态逻辑的主要战役,只剩下一些扫尾工作来结束模态逻辑最后的抵抗。但是,这种事情终究没有发生!我们知道,模态逻辑是研究表达式和推理模式的,而这些东西无处不在,总是不断以新的伪装重新出现。模态逻辑从1920年代被首次提出之后,它的新功用被不断发现。例如,1990年左右知识表示领域里出现的“描述逻辑”,1995年左右为研究句子结构提出的语法逻辑,甚至大约2000年之后的网络语言,譬如XML,都具有模态逻辑的内核。而且,模态逻辑与哲学的新联系不断出现,例如,新近发展起来的关于自由和社会选择的逻辑。与数学的联系同样如此,去年就出现了关于层(sheaves)的新的模态结果。至少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模态逻辑的应用会越来越小。事实上,这种胜利结果非常喜人,在1990年代由巴威思(J. Barwise)和其他人撰写的关于情境理论的最好的数学论文都在使用模态的技巧。特别是,我希望在开创“智能互动”的新理论方面模态逻辑会在广度和影响力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当今,关于信息流和交流最为精致的系统是动态和认知逻辑,模态逻辑也常常帮助建立逻辑和博弈之间的联系。正如我已经说过的,这一趋势在哲学逻辑中得到继续,我期待一个对譬如模态、论断和态度等的经典问题研究的复兴。这里,一个较为深入的问题是模态逻辑未来的数学基础。对此,我不知道该如何预测。模态模型论和代数仍然生机勃勃,参见我最近与腾卡特(B. ten Cate)和外纳能(J. Vaananen)合作提出的新的林斯特龙(Lindstr?m)定理。但是,随着范式的转换(尽管互模拟仍旧会在那里),也可能会有另一个未来的发展历史。近年来出现了的对余代数、无穷串、自动机理论和范畴论的研究,这些也是模型论传统的中心议题。最终时间会证明一切!
郭美云问:从我们的翻译项目可以看到,模态逻辑在计算机科学有很多应用。特别是,我注意到,在最近出版的《模态逻辑手册》中,很多章节的作者都是来自于计算机科学领域。这是否意味着哲学家对模态逻辑做贡献越来越难了?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哲学家们可以试图解决的?您也许知道,在中国不少逻辑学家在哲学系工作,您能否给我们一些忠告?
范.本特姆答:美云,我想对你说:打开那些门!确实是这样,如今的很多逻辑研究是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有人甚至说,大多数具有创新意义的逻辑都来自于计算机领域。但是,让我们先搞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计算机科学”现在已经超越了只研究程序和机器的那个狭窄领域。事实上,有人宣称,计算机就是哲学,只不过是“由其他手段继续”进行的哲学。如果你去参加一个关于知识表示和理性主体的学术会议,你会发现这句话的确有几分道理!我认为哲学家应当成为计算机科学家的同盟军:至少在更广泛的理想意义上而言。有人说,20世纪的哲学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最著名的人类智能革命,即,信息技术在社会中和计算范式在学术界的并驾齐驱。只有现在,“信息哲学”才真正站到我们面前,参见我和同事安德里昂(P. Adriaans)合编的《信息哲学手册》。安德里昂从一个经典的哲学家变成一个成功的IT企业家,然后,成为学习系统理论的教授。学术的界限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哲学家可以在任何地方繁荣发展!现在我来回答你关于哲学家可以做什么的问题。请不要当小数学家,试图证明其他技术派逻辑学家剩下的“简单定理”。当然,做一些技术工作以便获得关于数学方法的直接经验是很有益处的。并且,技术的经验也帮助我们从公式和定理中看清楚背后的真正想法和如何得到抽象的。但是,哲学家们最大的任务是要充分利用他们的天赋,例如观念的分析、发现新难题、发现新视角,这些都是一般的“定理证明者”所不擅长的工作。例如,在现代的认识论或行动哲学中,年轻的哲学家们正在以他们对理性主体和智能互动的独特敏感度探寻一个观念的“开放领域”。逻辑学家们从他们的系统构造中受益匪浅,然而,最理想的状态是建立一种富有成效的、同等的互利合作的伙伴关系。实际上,在阿姆斯特丹一些主要的技术进步是由哲学系的教授和学生所做出的。例如,自然语言研究的“动态语义”或现在流行的动态认知逻辑的更新机制。换句话说,逻辑是一门抽象的学科,给你提供方法,它并不跟数学家们竞争,逻辑学家凭借哲学的敏感度来研究事物!
余俊伟问:我想问一个更为具体的问题。我翻译的是“模态对应理论”那一章,它最初出版在《哲学逻辑手册》。在那一章中,您主要关注的是模态逻辑和一阶逻辑之间的关系,那么模态逻辑和高阶逻辑之间的对应关系又是怎样的?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3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