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自我的形而上学与剩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4018 次 我要收藏

  【关 键 词】纯粹自我/形而上学/剩余

  在哲学史,尤其是近代哲学史中,“无我”和“有我”之争始终存在,从宽泛的意义上来说,这两种立场总是相继出现,比如,笛卡尔和休谟,康德和尼采,以及胡塞尔和萨特,尽管在不同的语境中,并且出于不同的方式,这两种立场之争的具体内容都有所不同,但其核心依然是,杂多的意识本身是自足的吗?它们是否需要一个超出自身之物,作为它们的发出者、承受者,或者作为将它们统一为一体的极点?这个超出意识却又与意识紧密相关的东西,我们通常称为“自我”。

  本文无意于系统梳理“无我的”和“有我的”意识理论之争在哲学史中的发展变化,我们仅仅将目光聚焦于胡塞尔思想转变中的一个令人吃惊的现象:众所周知,在《逻辑研究》时期,胡塞尔持有一种类似于休谟的“无我”立场,而在《观念Ⅰ》时期,胡塞尔转而严厉地批评了自己早期的“无我”立场,并且坚定地转向一种类似于康德的“有我”立场。具体而言,胡塞尔经历了从拒斥到接受“纯粹自我”①概念的转变过程。

  在对这一转变的合法性论辩中,有严厉批评者,也有试图辩护者,其中最著名,并且仍然引发争议的批评是萨特首先提出并由古尔维奇承续并且明确命名的“非自我学的”意识理论,我们可以称之为萨特—古尔维奇模式,根据这种模式,胡塞尔的这一转变是其思想上的倒退。而正是萨特—古尔维奇的批评成为之后几乎所有讨论胡塞尔“纯粹自我”问题的出发点,人们试图从多方面重新界定胡塞尔的“纯粹自我”概念,以便一方面探寻胡塞尔思想发展的内在动机,另一方面合理地回应萨特—古尔维奇的批评,维护“纯粹自我”的合法性地位。本文也不例外,本文同样试图以萨特对胡塞尔思想转变的批评作为问题的引出和讨论的背景,然后引入几种有影响力的对胡塞尔“纯粹自我”概念的阐释,分析其利弊,并且结合胡塞尔手稿中的相关论述,尝试从形而上学与先验现象学的区分出发,开辟一条新的道路,澄清胡塞尔接受“纯粹自我”概念的真正意图,并且回应萨特—古尔维奇模式。

  一、“纯粹自我”概念

  在《逻辑研究》中,胡塞尔明确反对新康德主义——这里尤其针对纳托尔普——在意识和自我的关系上的立场,根据这种立场,“这个纯粹自我意味着一个统一的关系点,所有意识内容本身都以完全特殊的方式与这个关系点发生联系。”②纳托尔普将自我和内容的关系称为“被意识到”,而自我就是这些关系的中心点,在纳托尔普看来,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另一方面,自我与意识内容的关系是不对等的,自我意识着内容,但不被内容所意识到,甚至,自我从根本上不能为他物所意识到,因为,一旦自我被意识到,它就成为对象,这时,自我就不再是自我了,这样,自我是不可被确定的。正是基于此,胡塞尔认为,纳托尔普对自我的两种规定是相互矛盾的,自我的不可对象化和它作为基本事实的断言之间恰恰是相互抵消的,因为断言自我是基本事实只能基于它以某种方式被关注,而如果自我被关注,它就已经是作为对象被给予了,尽管它并不必然是事物意义上的对象。

  胡塞尔对纳托尔普的批评表明了,自我的设立在逻辑上是不必要的,而在现象学的直观的意义上,胡塞尔也认为,纯粹自我的设立也是无效的,“我惟一能够注意到,也就是惟一能够感知到的是经验自我和它与那些本已体验或外在客体的经验关系,这些体验和客体在被给予的一瞬间恰恰成为特殊‘朝向’的对象,而在这里,无论是在‘外部’,还是在‘内部’,都始终留存一些不具有与自我的关系的东西。”③也就是说,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是作为意识对象的经验自我,而这个自我就没有什么神秘的地方了,“在通常说法的意义上的自我是一个经验的对象,本己的自我和陌生的自我都是如此,任何一个自我就像任意的一个物理事物一样,就像一所房子或一棵树等等一样。”④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1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