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理性的尊严——浅析卢梭对康德思想的影响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2428 次 我要收藏

  不难看出,《纯粹理性批判》导言里的这句话正是典型的卢梭式的疑问。在《爱弥尔》里,卢梭这样说: “我们只有通过行动,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同我们一体的; 只有通过我们自己的行动,我们才能获得远近的观念”。在卢梭看来,有很多人还没有明白他需要些什么以前就悲惨地死了,“我们生来是软弱的,所以我们需要力量,我们生来是一无所有的,所以需要帮助”。在这里,尽管卢梭没有明确说明这里的“力量”和“帮助”,但是我们应该把他们理解为是一种恰到好处的、不会助长人的贪欲的力量和帮助,因为一旦这种力量和帮助被毫无节制地、过多地给予,就会造成恶果、不公正以及堕落,因此必须规范好这种需要与给予之间的关系,不能不足,但也不能过剩,对于个人和社会来说,这样的争取与获赠适度协调必须通过教育的协调来完成。因为在社会秩序中,“所有的地位都是有标记的,每个人就改为取得他的地位而受教育”,所以“我们真正要研究的是人的地位,在我们中间,谁最能容忍生活中的幸福和忧患,我认为就是受了最好教育的人”。

  康德对这一问题的回答看似与卢梭相去甚远,而实际上二者的归结最终仍然殊途同归: “纯粹理性的体系总是指望得到很多,而这又还取决于是否在这里一般也会有对我们知识的某种扩展,以及在何种情况下这种知识是可能的……这种纯粹理性的批判的用处就思辨方面来说实际上将只是否定性的,不是用来扩展我们的理性,而只是用来澄清我们的理性,并使它避免犯错误,而这已经是极大的收获了。”在这里,康德明确指出纯粹理性不是用来扩展我们的理性,而是用来澄清我们的理性,康德在卢梭那里已经很清楚地看到,理性被虚饰、被夸大之后在人类文明史中深深埋下的祸端。与卢梭不同的是,康德不是把矛头直接指向某一个特定的阶层或者具体的社会建构体制,康德用最基本的概念演绎来完成对理性的批判。卢梭一直亲自尝试为这个世界划出一道最恰到好处的、最能够完美地展示出天空大地和海洋对比关系的地平线,在这个实实在在的世界里,卢梭尽量地避免人们获得过度的力量和帮助,因为这会助长贪欲和虚饰的

  荣誉引起的误导。因为在卢梭看来,正是这样的奢侈会助长人性中最可怕的弱点,欲望、自私,它让代表着全民意志的掌权者无限受益。而康德则极力要控制理性行使权力的范围,因为理性越权的后果正是卢梭在反复强调的道德败坏和社会不公。康德的做法是要把这些因素从纯粹理性中根本剔除出去,重新为他们划分各自的领域,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给理性划界,为道德、神学留出地盘。所以,卢梭和康德其实是走了两条不同的路,但是目的地是同一个。

  卢梭阐释问题的习惯是从最简单的、最贴近现实的生动情境着手,无论是《社会契约论》、《语言的起源》还是《爱弥尔》,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一幅幅或者生动的或者残忍的写真图景。与卢梭不同,康德深刻得近乎隐讳无端,我们很难在他的作品中找到丝毫情绪顿生的领悟或者激情,即使在他如此关注人类的命运危机的时候。康德这种对人类看似深沉而接近于冰冷的爱的方式,同样让人震撼。

  【参考文献】
  [1] 卢梭. 爱弥儿[M].北京: 商务印书,2001.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6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