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理性的尊严——浅析卢梭对康德思想的影响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2433 次 我要收藏

  康德对卢梭这一要义有着深刻的领会和把握: “曾有一个时期,我骄傲地设想过知识是人类的光荣,因此我对愚昧无知的人总是蔑视的。正是卢梭打开了我的眼界。这种幻想的优越性消失了,我学会尊重人。”所以我们看到,康德从一开始就区分了先天知识和经验知识,“把先天知识理解为并非不依赖于这个那个经验、而是完全不依赖于任何经验所发生的知识。与这些知识相反的是经验性的知识,或使那些知识后天的,即通过经验才可能的知识”( 导言 2)。先天知识中那些完全没有掺杂任何经验性的东西的知识,是一纯粹的知识。紧接着康德指出,在这里,关键是要有一种我们能用来作为可靠的将一个纯粹知识和经验知识区别开来的标志。  

  卢梭认为我们的种种智慧都是奴役的偏见,我们一切习惯都在奴役折磨和遏制着我们,这是因为在他看来,真正的奴役并不是束缚,因此科学艺术以及现代性的弊病并不是他们本身的弊病,而是人对于他们的欲望和需求到了一个无限扩张、超出自身承受限度的境地,他们不再属于人本身,而是绕过人的心智之外,成为一种魔力。多余的欲望产生的最直接原因就是人对自身的认识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康德把它理解为理性自身的危机,理性必须严格地遵循在自己的领域里发挥作用的准则,而不应该越过他的有效范围,一旦超出这个界限,就会出现危机。

  经验不能够完全囿于自身的领域里,“因为假如经验所遵循的一切规则永远总是经验性的,因而是偶然的”,无法取得自己的确定性,所以如何来界定这样一个有效的范围,是康德的最终目的。因为总是有一些知识,要离开一切可能经验的领域,并通过任何地方都不能提供经验中相应对象的那些概念而致使我们的判断范围扩大到超出一切经验界限之外。在这些超出感官世界之外的知识里,经验没有办法证明它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这个标准的存在尚且值得疑虑,因而所谓的给予纠正就更加无从谈起。

  从启蒙到现代,理性的光辉让人们感受到光明的宝贵,经验的不可及之处,经验无能为力的时候,甚至经验本身无法克服的卑微性质,都可以从理性那里获得最大限度的弥合与拯救。所以康德说: “正是在这样一些超出感官世界之外的知识里,在经验完全不能提供任何线索、更不能给与矫正的地方,就有我们的理性所从事的研究,我们认为这些研究在重要性方面比知性在现象领域里可能学到的一切要优越得多,其目的也更崇高,我们在这里甚至宁可冒着犯任何错误的风险,也不愿意由于引起疑虑的任何一种理由,或出于蔑视和漠视,而放弃这些如此令人关心的研究。”  

  康德其实看到理性在冒险,他认为一旦我们超出经验的范围之外,那么我们就不会遭到经验的反驳,因为它不具备反驳的任何资格和品质,“对自己的知识加以扩展的诱惑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只有在自己碰到了明显的矛盾的时候,才会停住自己前进的步伐”。“被理性力量的这样一个证明所引诱,要求扩张的冲动就看不到界限了。轻灵的鸽子在自由的飞翔时分开空气并感到空气的阻力,他也许会想象在没有空气的空间里它还会飞得更加轻灵。”这个“引诱”正是来自理性。只是人类的理性在思辨中通常的命运是尽可能早地完成思辨的大厦,然后才来调查它的根基是否牢固,所以康德才要从最基本的分析入手,提出哲学需要一门科学来规定一切先天知识的可能性、原则和范围。康德进而区分了分析判断和综合判断,分析判断不会增加新的知识,它仅仅通过同一性来思考问题,而综合判断则会扩展我们的知识。当我们要超出一个概念之外,而去把另一个概念作为与之结合的概念来认识的时候,我们凭借什么来支撑自己?这种综合又是如何才得以可能呢?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8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