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亚里士多德实践智慧思想及其复兴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1738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智慧(phronesis)概念是其阐释实践哲学的重要范 畴,也是西方实践哲学发展的重要基点?这个概念在经过了 N.马基雅维利和 F.培根的改造之后其本真的内涵却被遮蔽了,甚至退化为计算与权术的代名 词?但是,进入到现代之后,亚氏的实践智慧概念开始复兴?这实际上已经标 识出实践智慧的普遍意义,而对此问题的研究也已关系到对整个传统哲学的理 解以及对整个现代西方哲学的理性重建?本文以此为基点,在厘清亚氏实践智 慧的本真内涵及其重要意义的同时,也进一步阐明现代哲学在此理路上所应具 有的样态?
  【关 键 词】亚里士多德;实践智慧;德性;实践哲学
  【作者简介】丁立群,黑龙江大学副校长,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俄人文合作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中央编译局黑龙江大学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实践智慧(Phronesis, Prudence, Practical Wisdom,又译“明智’?“实践理性”)是古希腊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阐释实践哲学的重要范畴,此后,经过近代科学技术的兴起及马基雅维利主 义的改造,其本真意义一度被湮没?但是,现代西方由于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的意识形态化, 人的生活世界及人文科学(精神科学)领域日渐被侵袭?在这种情况下,实践智慧问题又重新 被提起,并成为热点问题?M.海德格尔?H. -G.伽达默尔?H.阿伦特?R.J.伯恩斯坦?R. 罗蒂?A.麦金泰尔等一批著名哲学家都曾倾注很大的精力,从存在论?实践哲学?伦理学?解 释学和后现代主义的立场,探讨和深化了实践智慧的研究?这已经标识出实践智慧的普遍意义? 对于实践智慧问题的研究甚至关系到对整个传统哲学的理解以及对整个现代西方哲学的理性重 建?但是,对于“实践智慧”这样重要的概念,其含义却很难确定,目前学界的研究并未揭示 出其深刻内涵及普遍意义?
  于是,究竟什么是实践智慧,重提实践智慧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问题就成为需要解决的重 要问题?
  作者简介:丁立群,黑龙江大学副校长,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俄人文合作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 中央编译局黑龙江大学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一?什么是实践智慧
  什么是实践智慧?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对实践智慧进行探讨?当 然,这种探讨只是勾勒一个基本轮廓,不可能详细地论述一亚里士多德也意识到这一 点,他提醒我们:实践的逻各斯只能是粗略的,不可能精确,因为实践并不包含什么确 定不变的东西,至于具体行为就更谈不上什么技艺和法则,其中的逻各斯就更不确定 了,只能因时因地制宜?所以,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只是尽其可能, 对实践智慧进行了描述?
  首先,关于实践智慧的定位?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把灵魂区分为 “无逻各斯的部分”和“有逻各斯的部分”,在“无逻各斯的部分”里,既有人与一般 生物本能共有的部分即“营养的部分”,也有虽然无逻各斯,但在一定意义上分有逻各 斯的部分,这就是人的欲望部分?这就是说,人的欲望部分虽然不属于“有逻各斯的部 分”,但从以逻各斯来“劝诫’?“指责”?“制止”人的欲望的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出欲 望的本性是合于逻各斯或听从逻各斯的一在这种意义上,我们说它是分有逻各斯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在具有逻各斯的程度上,灵魂的逻各斯部分,实际上分为两部分, 其一是在严格意义上具有逻各斯部分,其二是在听从逻各斯意义上分有逻各斯部分? 德行的区分是同灵魂的划分相对应的?所谓德行就是使一个人好并使他的实现活动完 成的好的品质?德行也有两种,即理智德行和道德德行?理智德行对应于严格意义上 具有逻各斯的部分,道德德行对应于在听从逻各斯意义上分有逻各斯的部分即人的欲 望部分?“科学”?“技艺”?“实践智慧”?“努斯”?“智慧”即归属于理智德行的范 畴? 这-定位对理解实践智慧的性质具有重要意义?
  其次,实践智慧是对善的谋划和实践?亚里士多德认为,考察具有实践智慧的人,并从中 引申出实践智慧的定义,是一个比较好理解的方式?具有实践智慧的人是“善于考虑对于他自 身是善的和有益的事情”?他强调,这里的善既不是指具体某方面的善,也不是单纯作为手段 的善,这两种善只是技艺追求的目的?这里的善具有总体性和终极性,他有时也用柏拉图式的 语言称这种善为“善本身”?与此同时,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和《政治学》中所 说的“善”又是很具体的,涉及到行为的具体原则?在这个层面上,他把善规定为一种行为的 适度,他称之为“中道”?实践智慧作为一种谋划和实践,人们经常把它与聪明相混淆,事实 上,两者也非常相像?亚里士多德说“有一种能力叫聪明,它是能很快实现一个预先确定的目 的的事情的能力”?虽然实践智慧不能没有能力,但仅仅是能力并不等于实践智慧,这里的关键 就是目的:“目的高尚的,它就值得称赞;如果目的是卑贱的,它就是狡猾?”显然,单纯的 聪明并不是实践智慧?
  应当说,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在这里是存在一定矛盾的?他一方面强调实践智慧中“善”的 终极性,就此而言“善本身”不是经验中的具体的善,具有超验性?另一方面,他又把“善”具体化为“中道”,把它经验化?但是,矛盾只是表面的?在《政治学》中,他在批评斯巴达 人时说:“他们对最高的善的认识跟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而且完全相同,但在认为最高的善只 需要借助于某一种德行这一点上,他们就走入了歧途?”这似乎是说,终极的善是实践智慧的 最高目的,而实现这一目的,是需要借助于具体的善(德行)?
  再次,实践智慧是对特殊事务的知识,是特殊性的知识?亚里士多德在批判柏拉图的理念 世界的过程中,就表现出与柏拉图过分重视恒常的理念世界不同的思想趋向?在这一点上,我 们赞同D.J.奥康诺的一个判断:柏拉图是独断的?轻视感官世界的理性主义者,而亚里士多德 却是倾向于变化世界的经验主义者?在《形而上学》的“实体”理论中,亚里士多德虽然规 定实体为一种普遍的共相,是“变中之不变”,但他同时强调了经验中的具体的实体的重要性? 这些趋向与其伦理学和政治学中的实践智慧思想是一个逻辑?
  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把实践智慧的应用领域确定为变化的?可改变的经 验领域:“所以,在总体上明智(即实践智慧——引者注)的人是善于考虑总体的善的人?但 是,没有人会考虑不变的事物?也没有人会考虑他能力以外的事物?”实践智慧所面对的领域不 同于科学的普遍的必然的领域,而是一个变化的实践生活世界一实践的题材即包含着变化? 不变是一,变化是杂多,是差别,是特殊?实践智慧就是对杂多?差别和特殊性的考虑?亚里 士多德在谈到实践智慧与特殊性相关时,甚至用了极端的表述,把特殊性与普遍性对立起来? 他说,实践就是处理特殊的事情“所以,不知晓普遍的人有时比知晓的人在实践上做得更 好”?但是,这种极端化只是为了强调实践智慧区别于科学和一般的理论知识,并不意味着完 全否定普遍性,这从柏拉图对他的影响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他对“善本身”的强调,即是强 调善的普遍性?而且,亚里士多德在强调实践智慧关注特殊性的同时,也明确说过,实践智慧 同普遍的东西相关,他认为,我们需要两类知识,即关于普遍的知识(理论知识)和关于具体 的知识(实践的知识),后一类知识即实践的知识是需要一种更高的能力来指导它?这种更高 的能力,应当是普遍的知识?如果这个判断正确,那么,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实践智慧则主要是 与具体事物的知识,以及变动的具体事物?特殊的情景与普遍的知识之间的关系的知识?
  最后,实践智慧是一种生活经验,与亚里士多德强调实践智慧存在于变动领域,是与具体 事物的知识相联系?他认为,实践智慧与人的经验相关,日积月累的经验使实践智慧成为可 能?亚里士多德认为,科学的内容是清楚明白的?因而是可学的,青年人可以成为一个数学 家,却先有实践智慧“这原因就在于,明智是同具体的事情相关的,这需要经验,而青年人 缺少经验?因为经验总是日积月累的”?换言之,实践智慧是关于具体的特殊事物知识,这 种知识不是一种普遍的?可学习的知识,因而只能靠经验才能形成这种知识?这里的经验当然 不是近代经验论所说的那种认识论领域的片面经验?亚里士多德这里所说的经验比认识论的经 验要完整和原始,它是人们的完整的生活经历?它相当于后来美国哲学家J.杜威所说的“经验”?正是这种经验,使一个人生出了慧眼,使他能够看得正确?他把这只慧眼又称作“灵 魂的眼睛”?这就是说,一个人凭借长期的生活经验,可以产生一种对事物的感觉,这种感觉 即是对具体事物及其与普遍知识之联系的直觉?H. -G.伽达默尔非常重视这种与实践智慧相联 系的“经验”,并把它与人文科学的理解和真理问题联系在一起?
  这是亚里士多德对实践智慧做的比较核心的描述?
  二?实践智慧与智慧?德行?技艺
  为了进一步展开实践智慧的思想,亚里士多德论述了一系列与实践智慧有关的概念,如 “德行“科学’?“技艺’?“努斯’?“智慧”等等,并进行了概念间的比较?在诸多概念中, 关系到实践智慧基本含义的有“智慧’?“德行”和“技艺”?在比较中,我们可以进一步厘清 实践智慧的含义?
  实践智慧与智慧?智慧(sophia)和实践智慧(phronesis)在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思想里并 无分别,毋宁说,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在“德行即知识”的理论下,把实践智慧同化于智慧之 中,而智慧则倾向于对一般的普遍的东西的思考?亚里士多德的重要贡献在于第一次区分了智 慧与实践智慧?
  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第一卷及《尼各马可伦理学》中集中探讨了智慧概念,同时在 《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他对智慧与实践智慧做了比较?在他看来,智慧(sophia)不表现在事 物的某个方面,而是表现在对普遍事物以及对总体的追求,在《形而上学》中就是对始因和始 基的追求?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又从思维类型上做了描述?他认为,有智 慧的人不仅知道由始点推出的结论一这是科学的作用,而且真切地知晓那些始点一这是“努斯”的作用?所以智慧是努斯与科学的结合?显然,智慧因其是对事物始点及其推导出来 的结论的追求,所以,是最彻底的科学,“各种科学中的最为完善者”,“是关于最高等的题材 的?居首位的科学”,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科学的科学?
  实际上,亚里士多德在这里提出了哲学,或者严格地说理论哲学(Philosophy)的定义?理 论哲学就是爱智慧,是关于始点或始因的科学?它有科学推理的过程,但对始因的追求却是 思辨的,因而是近神的?
  首先,智慧与实践智慧的区别在于它们在人类知识中的地位不同:智慧是高 级的,实践智慧低于智慧?受柏拉图影响,他认为智慧是关于最高等的题材的? 居首位的科学,而人们如果说,政治和实践智慧是最高的科学,这种说法是荒唐 的,因为人不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等的存在物?智慧即哲学之所以是首位的科学, 正是因为它是研究最高存在的,是神圣的?而实践智慧是关于人和人生活实践的知识,因而是低于智慧和哲学的?
  其次,智慧与实践智慧的区别还在于,智慧是注重于普遍性,而实践智慧则注重于差别性? 亚里士多德说“人们说智慧的总是指同样的事情,说明智(实践智慧的另一译法)的则是指不 同的事情”瑏智慧严格地说,实际上是理论智慧?受柏拉图的影响,亚里士多德也强调理论是 普遍的,普遍的存在是超越于特殊的,是高级的?但是,无论是在《形而上学》中,还是在 《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他毕竟同时强调了具体的实体(或称“综合实体”和特殊的生活情境 问题,即强调了实践智慧问题?这种强调是背离柏拉图传统的?实践智慧就是与理论智慧相区 别的关于个人生活特殊情境的理性知识?
  再次,智慧是无关功利的,实践智慧是和人类事物相关的?智慧既然是关于普遍存在的知 识,而最大的普遍性是万物所由之而来,又复归于之的“始基”,这种“始基”虽属重大问题, 却是与人类生活不相关的“好奇心”所致?通晓智慧的人关心的都是这样一些罕见的?重大 的?困难的?超乎常人想象而又没有实际用处的事情,他们并不追求对人类有益的事务,因而 智慧是无关功利的?实践智慧则和人的事务相关,是关于生活世界的知识,因而“凡是能辨清 自己的善的人便会被称为明智的人,人们也就会相信他去掌握他自己的利益”?瑏在这种意义 上,甚至可以认为某些低等动物具有实践智慧?
  实践智慧与德行?亚里士多德认为,灵魂有三种状态:感情?能力与品质?德行归属灵魂 三种状态之一,即品质?“这样我们就从种类上说明了德行是什么?”人所特有的实践的生命 活动在实现程度上是有差异的:有的人实现的好,有的人只能在有限的程度上实现这种活动? 德行就是对人的出色的实现活动的赞赏,称他有一种好的品质?
  德行分为道德德行与理智德行?我们上面所探讨的智慧和实践智慧,即属于理智德行?由 于实践智慧本身即属于理智德行,我们这里说的实践智慧与德性的关系,主要指的是实践智慧 与道德德性关系?
  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实践智慧与道德德行之间有几重关系?
  其一是目的与手段的关系?亚里士多德认为,实践智慧与道德德行共同完善着人的行为和 活动:道德德行使得我们行为和活动的目的正确,而实践智慧则使我们采取实现目的的正确的 手段“使得我们的目的正确的是德行?而使得我们去做为实现一特定目的而适合于去做的那些 事情的却不是德行,而是另外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即实践智慧瑡?这就明确说出了道德德行与 实践智慧之间的目的与手段的关系?
  其二是潜能与现实的关系?亚里士多德在这种理解中,运用在《形而上学》中提出的“潜 能”与“现实”理论来分析道德德行和实践智慧的关系?他认为,道德德行又可分为“自然的 德行”与“严格意义的德行”,自然的德行是人天然稟赋的一种趋势或潜能,但它还不是严格 意义上的道德德行,这些品质同万物和野兽的某种品质是类似的,有时甚至是有害的?瑢这里 的关键是没有“努斯’,“努斯”在这里的作用是确定“终极”(即目的),“在证明中,努斯把握那些起点,在世间事务中,努斯把握终极的?可变的事实和小前提?这些就是构成目的的始 点”?瑣努斯把握万物的“始因’,而万物的“始因”包括“目的因’,努斯在理论哲学中把握 的是万物的始因,而在实践哲学中则把握的是目的?“如果自然的品质上加上了努斯,它们就使 得行为完善,原来类似德行的品质也就成了严格意义的德性?”所以,他认为,严格意义的德行 离开了实践智慧是不可能产生的?由此,我们得出两个判断:第一,自然的德行只是自然赋 予的品质,它是严格意义的德行的潜能,它与努斯的结合即是严格意义的德行;第二,严格意 义的德行即是实践智慧?
  其三是离开了实践智慧道德德行便无法存在,离开了道德德行也不可能有实践智慧?苏格 拉底认为,所有的德行都是实践智慧的形式?亚里士多德认为这个提法是错的,但他认为,一 切德行离开实践智慧就无法存在,因为,要定义任何德行都必须把符合正确的逻各斯包括在定 义里,而正确的逻各斯就是按照实践智慧说出来的逻各斯,或者换句话说,实践智慧就是正确 的逻各斯?所以,德行是一种合乎实践智慧的品质?
  反过来,离开了道德德行也不可能有实践智慧?有人说,道德德行之间是可以分离的,人 们可能有一种道德德行而缺少另一种道德德行;实践智慧却是不可分的?这说明,实践智慧与 德行是可以分开的?亚里士多德认为,这种情况对于自然的德行是可能的,但是,说到使一个 人成为好人的德性就不可能了?好人的德行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就是实践智慧?我们可以看 到,这三重关系之间表面上并不一致,甚至是相互矛盾的?但认真分析可以发现,它们实质并 不矛盾?
  第一层关系把道德德行和实践智慧看做是目的和手段的关系,道德德行确定目 的,而实践智慧则确定实现目的的手段?但是,我们应当注意,在亚里士多德的实践 哲学中,手段和目的是不可分的,目的即内在于行为自身,而手段即是目的的一部 分?这一点和技艺不同,技艺及其生产活动的目的是外在于自身的,而实践自身即是 目的?因此,道德德行和实践智慧之间不存在手段和目的的区分?亚里士多德的表达 只是一种简化的理解?第二层关系使用潜能和现实说明道德德行与实践智慧的关系? 但是,这里的所谓离开实践智慧的道德德行实际上是指自然的德行,而非严格意义的 德行?自然的德行只是自然赋予我们的接受德行的能力,它以潜能的形式存在着,这 种潜在的品质还没有与一般动物的品质区别开?换言之,它还没有成为伦理学意义的 道德德行,所以,严格地说还不能叫道德德行?这种天然的能力只有经过习惯培养和 努斯的完善才成为真正的道德德行?而真正的严格意义的道德德行即是实践智慧?第 三层关系是前两重关系的必然的结论?实际上,道德德行和实践智慧不可分离,既不 可把实践智慧看做是可以脱离德行的单纯的智力活动,也不可把德行看做是可以脱离 实践智慧的单纯的品质?前者将导致把实践智慧理解为处理事物的理性技巧(如, N.马基雅维利和F.培根所理解的实践智慧),后者将导致把德行看做是一种与动物 的自然品质没有区别的自然的德行?
  实践智慧与技艺?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存在三种智慧,即理论智慧?制作智慧和实 践智慧?制作大致相当于我们通常所说的生产活动?技艺是与制作相关的品质,是制作的智慧?
  它是使一种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的事物生成的方法?技艺与实践智慧都是变化领域的智慧,“可变化的事物中包括被制作的事物和被实践的事物”?“因为科学是依靠证明的,技艺和明智 则是同可变的事物相关联的”?这说明制作与实践的领域和理论智慧的领域不同,它们不在必 然的恒常的领域,而是处于变化的领域,这是它们的共性?但是,实践智慧与技艺除了这一共 性之外,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类型的智慧?
  首先,实践智慧不同于技艺,是因为实践与制作的始因不同?亚里士多德认为,制作和实 践都以某种善为目的,但是,目的之间是有区别的?有的目的内在于活动本身,目的就是实现 活动本身;有的目的是外在于活动的,是活动以外的产品?如上所述,制作是一种生产活动, 生产活动目的在于生产活动之外的产品,活动仅仅是外在目的的手段,其全部意义也是由他物 即产品规定的?因而,这一产品即是生产活动的始因?而实践则是目的内在于自身活动,亚里 士多德常说,良好的实践自身即是目的?这就是说,与制作活动的手段性相比,实践活动本身 即是目的?
  其次,技艺包含德行,而实践智慧则与德性不可分离?这种区分亚里士多德没有具体解释, 但是,我们从他的其他论述可以理解?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所特有的实现活动,在实现程度上存在着 差异,德行就是对人的出色的实现活动的赞誉,是一种出色的品质?这就可以理解技艺包含德行的问 题?所谓技艺包含德行就是指制作的技艺和产品十分完美‘而技艺与德行却总是同比较难的事务联 系在一起的,因为事情越难,其成功就越好?”瑐实践智慧则不能说是包含道德德行,而是与道德 德行须臾不可分离,不可割裂的?这一点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不赘述?
  再次,在技艺上,出于意愿的错误比违反意愿的错误好,在实践智慧上出于意愿的错误则更 加错误?这就是说,在制作过程中,有时匠人会故意改变原来的制作程序,相对于原来的制作来 说,这是一个出于意愿的错误?但是,这种错误却丰富了制作技艺,显示了制作技艺的高超?然 而,在实践智慧中,合乎德行的行为必须符合三个条件:第1个条件,他必须知道那种行为,必 须对所做事情的性质和环境是有意识的;第2个条件,他必须是经过选择而做的,且因行为自身 而选择;第3个条件,必须是出于一种确定?稳定的品质而选择的?瑨这说明,实践智慧是知识? 选择和稳定的品质的统一,实践是目的内在于自身的活动?技艺出于意愿的错误可能产生好的结 果,但是在实践中,出于意愿的错误不可能产生好的结果,而是使整个实践活动变成了一场错误?
  我觉得,亚里士多德尽管做了很多努力,不仅就实践智慧的核心规定进 行了论述,而且就与实践智慧相关的概念进行了比较研究?虽然如此,实践 智慧由于其所处的领域和本身的性质,仍然不可能像数学那样清楚地进行表 述的?但是,亚里士多德的实践理论及实践智慧的思想,奠定了西方实践哲 学的古典传统?
  三?实践智慧的式微与复兴
  随着中世纪的结束,基督教理解世界框架的消解,西方文化界普遍产生了一种世俗化倾向? 伴随着这种世俗化倾向,实践逐渐为创制所取代,创制的功利主义替代了实践的道德主义?同时,亚里士多德关于实践智慧的思想经过中世纪的演变,逐渐渗入了技艺和技术性因素,使实 践智慧的含义被篡改?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智慧理论日渐式微?
  其中,政治学家N.马基雅维利和哲学家F.培根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政治学家N.马基雅维 利一改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伦理学传统,使“政治的理论观点摆脱了道德”把实践智慧变成了 阴谋?权术的代名词,变成了亚里士多德所谓与实践智慧相区别的“聪明”? “机敏”?他的名言是“目的总是为手段辩护”?政治哲学与伦理学的分离同时就意味着实践智慧与德行和善的分离,而 消解了实践智慧的德行与善的基本内涵,就意味着实践智慧变成了理智的空壳,变成了计算与权 术?由此支配的政治哲学就由传统的实践哲学领域转入到“科学”和“技术”领域,到了 20世纪 前后,则变成了所谓“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美国修辞学家R.哈里曼将这种“实践智 慧”称之为‘‘计虑的实践智慧”,认为它是“社会科学”的前现代的对等物瑠?另一方面,F. 培根把完整的科学概念转换为偏狭的经验科学概念,从而,使科学和理论与实际应用接近和结 合起来,科学也就成为一种技术原理?进而,他用这样一种技术活动代替了实践,把实践变成 科学的技术应用,从而使实践的含义发生了 H.-G.伽达默尔所说的技术化的根本改变?在这种 技术实践论中,实践智慧也就变成了一种技术性思维?可见,在N.马基雅维利和F.培根的改 造下,实践及实践智慧的本真含义被湮没了?
  在现代西方哲学中,出于对科技理性霸权倾向的反抗以及对传统形而上学理论哲学的批判, 亚里士多德实践智慧思想重新受到了重视?M.海德格尔?H. -G.伽达默尔?R.J.伯恩斯坦? H.阿伦特?R.罗蒂等一大批哲学家,在一个新的层面上恢复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智慧思想,实 践智慧开始复兴?现代西方哲学实践智慧的复兴,从总的方面有几个大趋向,从这几个趋向即 也可以看出实践智慧在当代视域里广泛而深刻的意义?
  1.重建实践智慧与德行的统一
  由于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改造和技术理性的侵袭,实践智慧逐渐为技艺?技巧?算计 (calculations)?策略?权术?利己主义所替代?对这一现状进行反思批判,恢复实践智慧与德 行的统一,恢复实践智慧善的维度成为现代西方哲学家普遍的呼声?
  H. -G.伽达默尔认为,在亚里士多德那里,伦理和逻各斯是统一的,这种统一即实践哲学, 尤其是实践智慧的主题?这一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传统,在技术的时代,最终也沦为现代科学 概念压力之下的牺牲品?瑡现代社会构建了一个技术统治社会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技术的力 量遍布整个社会,不仅是对自然,而且深入到人们的交往?这导致技术对人们头脑的控制,并 进而导致实践堕落为技术,堕落为社会非理性?瑢他认为,从政治学的演变就足以说明问题? 政治学直到19世纪后半期,仍然是历史学家的领地,20世纪,这种典型的实践学科却变为“政治科学” (political science,Politologie),这种变化充分说明了科学技术的统治的普遍性?瑣 H.阿伦特认为现代性的特征就是以制作代替实践,以技艺人的眼光看待一切?她认为,从现代 开端至今,在这整个时代的突出特征中,我们都能发现技艺人的典型态度:她把世界工具化,对工具?生产力表现出高度的信任,她相信手段一目的范畴适用于所有范围,她认为每个问题 都可以用功利原则来解决,每一种人类动机都可以还原为功利原则,“最后,他毫无疑问地把制 作等同于行动”?
  所以,现代哲学家呼吁重新恢复实践和实践智慧与德行的统一,恢复实践智慧的善的维度? H. -G.伽达默尔强调技术与实践的根本区别即是“善”?在他看来,实践是一种自由选择,但 是这种自由选择必须提升到人类反思意识的水平上?在这一水平上人类的选择就是与“善”相 关的?而且,依赖于这种反思意识,人们能够把实践的善提升到一种共同体的善:一种普遍 的经验?可以看出,现代哲学家把实践智慧与德行的统一,看作是反抗科学技术对生活世界侵 袭?构建新的人类共同体的重要途径?
  2.实践智慧的存在论研究
  实践智慧的存在论研究主要体现在M.海德格尔的基本本体论中?表面看来,M.海德格尔 与实践哲学传统没有联系?但是,作为M.海德格尔的学生,H.4;.伽达默尔在多处谈到海德 格尔和《尼各马可伦理学》的关系;M.海德格尔研究专家J.塔米尼奥(Jacques Taminiaux) 甚至认为,基础存在论实际上是对亚里士多德实践哲学的诠释?还有很多研究也表明《存在与 时间》与《尼各马可伦理学》之间存在着直接的承继关系?我认为,这些研究是可靠的?M. 海德格尔实际上是在存在论层面上,深化了实践哲学和实践智慧研究?
  实践智慧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基本上属于“在者”层面的研究,实践哲学并没有和人们具 体的行为规范区别开来,换句话说,实践哲学没有摆脱为人们提供现实具体的行为范式的“在 者”层面?在M.海德格尔看来,实践哲学不应是行动的具体规范,而应思考使行为之为当下 实践模式的存在论根据?因此,对此在之存在意义的追问本身即包含着伦理学?道德哲学根基? M.海德格尔的基础存在论把此在的存在状态区分为本真性和非本真性?本真性展示着此在之存 在的结构环节,而此在的结构整体即是“烦” (Sorge),正如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实践的善是一个 整体一樣“烦”是对自身之在的忧虑和关心,“烦”在非本真性上展开为“烦忙”(Bersorge) 和“烦神”(Fursorge),前者是此在与物发生关系,后者是此在与他人发生关系?“烦”为“良 知”所召唤“良知”的召唤是把此在从非本真状态摆脱出来,使此在回归本真的存在?他强 调,这种呼唤并不给出一个理想的普遍的“能在”,而是把“能在’ “展开为各个此在的当下个 别化了的能在”?
  M.海德格尔认为,“良知”实际上就是实践智慧,烦即实践一这种对实践智慧和实践 的存在论规定更为根本,它是一切“在者”层面的理性和实践及一切行为的根基?在这种意义 上,他统一了“在者”层面的实践与创制?实践智慧与技艺的对立?关于基础存在论和伦理学 的关系他讲道:“伦理学深思人的居留,那么把存在的真理作为一个生存着的人原始的基本成分 来思的那个思本身已经是原始的伦理学?”瑑他实际上建立了以“此在”的本真状态为基础的原始伦理学或原始实践学一它将成为一切伦理学和实践哲学的根基?
  无疑,实践哲学不能局限于“在者”层面的行为模式设计,否则,它就只能是行为科学而 不是实践哲学?但是,实践哲学也不可能仅仅是一种“原始伦理学”,单纯的“原始伦理学” 仍然脱不了“形而上学”色彩?事实上,M.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最初就曾想建立一种 普遍的关于存在的本体论?
  3.以实践智慧理论探究人文科学的基础
  自18世纪以来关于人文科学特殊性与知识基础的探索就一直没有中断?F.施莱尔马赫以 体验?生命和泛神论相融合的解释学,已经与科学认识论拉开了距离?W.狄尔泰将科学的原则 和生命哲学的原则综合起来,探索人文科学的特殊方法?E.胡塞尔的“生活世界”理论揭示了 生活世界的奠基意义及其与科学世界的关系?M.海德格尔在此基础上构建了“此在”的存在 论?H.-G.伽达默尔受亚里士多德把实践的知识作为与科学?理论知识相区别的另一类知识思 想的启发,在M.海德格尔此在的存在论解释学基础上,把人文科学的合法性问题与实践哲学 结合起来?
  他认为在自然科学的强大攻势下,捍卫人文科学就成为哲学的主要任务?在他看来,实践 智慧即奠定了人文科学的基础?实践智慧本质上,就是在美德和善的目标下,把特殊性和普遍 性结合起来?而解释学或者人文科学(精神科学)的本质即在于此?H.-G.伽达默尔批判狄尔 泰把理解者和理解对象的同一性作为人文科学的基础,认为历史显然具有一种更为深刻的相异 性,因而,同一性是有界限的?这就是相对于无限的理解任务和无限的真理,人的时间性和有 限性?因此才产生了理解问题,理解是人的存在方式?
  与自然科学的客观性理想相反,人文科学的本质性东西恰恰是同对象的在先的 关系,这是一种参与的关系?在人文科学中,衡量其学说有无内容和价值的标准, 就是参与到由历史和艺术?构建起来的人类经验的基本陈述中?理解就是特殊经验 与人类基本经验的作用过程?伽达默尔把实践智慧关于特殊性与普遍性的结合,转 换为一种解释学循环,认为人文科学的本质即是个体经验与普遍经验的融合一这 体现了人文科学的特殊性?正是在这种融合中,我们可以通过自身体验的直接性 和不可替代性证明一种人文科学的真理一我们对历史传承物的经验传达了我们必 须参与其中而获得的真理,这种真理不能在一般的陈述或知识中得到证明?人文 科学真理的意义是在无限的诠释中不断被“解蔽”的?所以,“正是亚里士多德的 实践哲学(而不是近代的方法概念和科学概念)才为精神科学合适的自我理解提供 了唯一有承载力的模式?”
  4.实践智慧的普遍化
  在亚里士多德实践哲学中,实践与创制?实践智慧与技艺是性质完全相反?截然对立的两 种活动?对此,亚里士多德做了非常明确的区分?虽然,他也说过政治学是最权威的科学,它 包括所有的创制技艺的科学,因为政治学的目的一善是一种总体的善,它包含了其他科学的 目的?这一思想是非常可贵的?然而,由于他过分强调实践与创制的对立,使得这一思想的真正意义无法显现?
  现代西方哲学家面对科学技术的意识形态化所导致的种种危机,纷纷要求回归生 活世界,以完整的生活世界和完整的意义来制约科学世界的膨胀和科学意识形态的霸 权?E.胡塞尔第一次提出“生活世界”理论,“生活世界”本质上就是实践的世界, 它乃是一切理论世界和科学世界的根基和意义赋予者,一后者是从前者派生出来 的,因而是统一的?M.海德格尔从胡塞尔的“生活世界”理论出发,从存在论的层 面上,以“原始的伦理学”统一了“在者”层面的实践与创制?实践智慧与技艺的 对立一它既是一切伦理学之成为可能的根据,也是科学技术之根本意义的根据?这 些思想使实践智慧从存在论上具备了普遍性?H. -G.伽达默尔承接海氏的本体论解释 学,同时发挥了亚里士多德关于实践智慧是德行的整体,是一切善的综合协调的思 想?他认为实践智慧是个体经验和普遍经验的融合,这就是理解和解释的过程?这个 过程不是“主体”的活动,而是使一切活动得以发生存在论基础?他把这称之为解释 学或实践智慧的普遍性?这种普遍性还意味着,它将全部科学变成一个整体?H. -G. 伽达默尔赞同亚里士多德把作为实践哲学的政治学看做最权威的科学,认为,实践知 识实际上,就是从自身出发为一切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能力指示其位置的知识,这个 整体就是实践智慧一 “这是一些决定全部人类知识和活动的问题,是一些决定人类 之为人类以及他们对善的选择的最伟大的问题”?
  除此之外,在应用伦理学层面,一些人从实践哲学立场上,对技术伦理进行了思考,力图 以实践智慧规约技术的自发的逻辑?这些都体现了实践智慧的普遍化?
  5.实践智慧的后现代运用
  大体说来,人们都把后现代哲学区分为极端的后现代主义和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现代性意 味着理论理性的霸权?后现代主义对现代性的批判,在哲学上,即集中在对“逻各斯中心主 义”的解构和对形而上学的批判之中?在这种批判中,极端的后现代哲学拒斥同一性,肯定差 异性;拒斥理性主义还原论,肯定多元性;拒斥普遍性,肯定特殊性?在这里似乎实践智慧强 调特殊性和差异性,颇符合后现代哲学对理论理性解构的要求?但实践智慧不完全等于对特殊 性?差异性的关注,它不绝对否认同一性?所以,极端的后现代哲学是把实践智慧的某个特征 极端化?这种极端的后现代哲学,在其发展过程往往回到一种温和的建设性后现代立场?如M. 福柯在80年代的一个重要转变,就是关注的焦点由统治技术转向自我技术,所谓“自我技术” 就是个人通过伦理或自我构建方式创造自己的认同,这是一种实践?他同时肯定了古希腊的德 性理论,即通过自我控制和伦理规范使自己的生活变成一件艺术品,这是一件值得赞赏的 事情?
  建设性后现代哲学的主要代表R.罗蒂在实用主义基础上理解后现代主义,以J.杜威的智 慧概念替代真理概念?他认为,哲学是爱智慧,传统哲学理解的智慧在于把握真理,而真理在 于对自然秩序的准确表象?在他看来,对真理和自然秩序的把握是尼采所说的“形而上学的慰 藉”,实用主义已经破除了这种慰藉?在这种情况下,智慧应当改变它的含义,我们可以用它来 指谓在实践中,人类生活各个不同部分之间的一种平衡“成为智慧的,就是在我们的各种独特 幻想和我们与其他人之间的交道之间,在我就我们自己?对我们自己讲的语言和我们就我们与他人共同的关怀?对他人讲的语言之间,寻找某种平衡?”这是就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关系 而言?在《后哲学文化》及其他一些文章中,R.罗蒂就个人话语与他人话语的关系又提出了 “种族中心主义”理论,即每个人都是从其既有的信念出发理解一种新的话语,而每个人既有 的信念又不是一个封闭系统,而是开放的?对话同时也是通过别人的信念来重新编制我们的信 念网络,从而超越种族和自我?但是,R.罗蒂强调,对话并不是为了取得一致(因为并不存在 真理)而是为了使生活更美好?可见,R.罗蒂所谓“智慧”实际上是为生活实践服务的知识 即实践智慧?
  后现代哲学的实践智慧理论无论怎样改变,仍然还无法脱出后现代的窠臼:它既然否定普 遍性,就克服不了相对主义趋向?实践智慧在当代哲学中的研究趋向并不是简单的研究旨趣问 题?它既体现了实践智慧在当代文化语境中自身内涵的深化和拓展,同时也体现了当代哲学的 实践哲学基本性质?
  四?实践智慧与现代哲学的本质一简短的结论
  实践智慧涉及与理论知识不同的另一类知识,即“特殊性知识”?这种特殊的知识在认识 论上涉及的是对特殊情境的认识和判断;在本体论上,涉及的是特殊的个体存在的本体论;在 知识形态上,涉及的是人文科学相对于自然科学的合法性问题?同时,在哲学上,也涉及形而 上学之后的哲学形态和哲学本质问题?在这个简短的结论中我不想涉猎太多,仅想就后一问题 谈一点看法?
  亚里士多德的两部主要著作《形而上学》和《尼各马可伦理学》在柏拉图理念论基础上进 一步明确确立了哲学的形而上学传统,同时开辟了实践哲学传统?虽然,在亚里士多德的思想 中,已经明确了 ‘‘理论哲学”与“实践哲学”的分野,而且这种区分也为以后哲学家所遵行? 但是,传统哲学主要把关注点集中在理论智慧上?亚里士多德把哲学称之为“爱智慧” (philosophy),实际上即是“爱理论智慧”,爱理论智慧在古希腊的语境中,就是爱追究世界的“始基”,这在哲学传统中即“形而上学”?换句话说,传统哲学是以“理论智慧”为核心的? 这种形而上学自产生之日起就为怀疑主义?经验论乃至康德哲学所质疑,逐渐失去了意义?所 以“形而上学终结”的口号一再被人们提出?
  现代哲学从总体上看,把传统哲学所忽略的实践智慧问题凸现出来?从对主客二元论思维 方式的批判到对前认识的“生活世界”强调,从对科技理性的批判到对价值理性的弘扬,无不 说明,虽然现代哲学仍然在亚里士多德理论智慧?实践智慧和创制智慧三种知识形式的限度内 活动,但是,形而上学已被解构,技术化的哲学倾向已经走向末路?换言之,现代西方哲学已 从总体上,由传统哲学以理论智慧为核心的哲学形态转换为以实践智慧为核心的哲学形态?这 种哲学仍然是“爱智慧”,只是变成了“爱实践智慧”?“哲学的终结”即应当在这种意义上来 理解:它是形而上学的终结,实践哲学的开端?可以断言,现代西方哲学是实践智慧,从而也 是实践哲学的复兴?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 卷,人民出版社,1985?
  [2] R. 哈里曼: 《实践智慧在二十一世纪》,载于《现代哲学》2007
  [3] M. 海德格尔: 《存在与时间》,三联书店,1987?
  [4] H. -G. Gadamer, Praise of Theory, chapter 4 ,Ysle University Press,1998.
  [5] H. -G. 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补充和索引》商务印书馆,2007?
  [6] H. -G. Gadamer,Reason in the Age of Science,The MIT Press,1996.
  [7] 道格拉斯.凯尔纳?斯蒂文.贝斯特: 《后现代理论》,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 .
  [8] R. 罗蒂: 《实用主义哲学》,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 ?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1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