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西方哲学名言

“死”或关于人的本质问题——读德里达最后的讲座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1581 次 我要收藏

  【英文标题】“Death” or the Problem of Man’s Essence:
  Reading the Last Lecture of Derrida
  【作者简介】尚杰,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德里达2001年到2003年所开的课程《兽性与主权》(The Beast and the Sovereign)①,有厚厚的两卷,其中第二卷的大部分探讨与死有关的哲学——死亡哲学。开篇以思考一个“深渊句子”开始:“我孤独地与你在一起”(奥古斯丁这样的宗教思想家在《忏悔录》里使用“你”,意味与作为绝对他者的神对话)。人与世界是一种孤独的关系。德里达延续着他独特而怪异的哲学思考方式,他将17世纪的英语小说《鲁滨逊漂流记》极其严肃地与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相互参照。鲁滨逊到了“绝望岛”,他绝望而好奇,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感觉,孤独、被隔离的感觉,时刻面临着死亡。他所熟悉的文明在“绝望岛”上“什么都不是”,这使我们联想到海德格尔说的:石头没有世界,动物的世界是贫困的可怜的,而人是世界的形成者与缔造者。(cf.Derrida,p.6)换句话说,只要是人,即使是野蛮残忍者(这里有意不使用“好人”与“坏蛋”或“善恶”这样的以“是非”判断为基础的伦理学判断),他的生命也是精神的生命,绝对不同于冷冰冰的石头和在精神上极端贫乏的动物。这里所描述的就像第一次登上新大陆的哥伦布,或者刚刚踏上“绝望岛”的鲁滨逊。此时此刻,想得多要远远胜于想得对。“想得多”属于精神行为自身的沉浸状态,“想得对”则属于具有解释性质的判断。
  以“想得对”作为前提的世界,其实是观念性的、黑白分明的世界,表现为单纯的逻辑判断句 X。德里达“解构”性质的思考,是“不是X的X”(例如,过生日=不是今天的今天;真正的宽恕是原谅那不可原谅的事情,等等)。其中的区别何在?在德里达这里,否定性比判断“是非”更根本:前者属于本体论,后者属于认识论。“不是X的X”暗含的具有本体论性质的“否定性”,不是形式逻辑(或认识论)意义上的否定性,而是“不确定性”不仅先于、而且比“确定性”更为准确。“不是X的X”又是一个柏格森式的句子,或者说是从悖谬方面反证出芝诺悖论应该得出的结论,不是“运动是不可能的”,而是“真正的运动是如何可能的”。“不是X的X”还暗含着对语言的不信任(因为一切语言的基础都是逻辑语法)之后重新对待语言的态度。按此理解,海德格尔和德里达的哲学思想,使用了“不是语言的语言”(所谓“诗意语言”并非字面上具有诗意的意思,而是哲学本体论上在being上面划叉后的being效果),例如“延异”(生造的diff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6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