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投稿

童明:善贼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14 点击: 2128 次 我要收藏

没有悔悟的贼,无善可陈

中国文化的传统里,任何意义上的偷、盗、窃,无论是小偷小摸、江洋大盗、毛贼蟊贼、奸贼恶贼、内贼外贼,统统是贼。社会风气好,路不拾遗。世风日下时,连某些文人也视剽窃为当然,而且振振有词,文人变成文贼,令人扼腕叹息。上了贼船,下来还好,下不来或不下来,终于成了贼。贼行一旦成性,老天就不客气给毁了容,贼眉贼眼的。贼之恶行种种:偷鸡摸狗、入室行窃、拦路抢劫的惯犯,是显性的职业贼。借公正廉洁之名而行鸡鸣狗盗之实,是隐性的职业贼。外贼可恨,内贼可憎。内贼即家贼,贼喊捉贼,防不胜防。自古以来,为官者假公济私、以权谋私,应属于家贼的一种。占有了权力,自己制定规则,这么那么一界定,土地、财产和利益归为己有,似乎神不知鬼不觉,却早已忤逆天意,殃及民生和国运,国人斥之为乱臣贼子、窃国大盗。旧时的戏剧,台上唱:“一见贼子怒气发”,台下同仇敌忾;若是叫板:“呀呀呀,你这乱臣贼子!”台上台下愤怒地颤抖,一起讨伐。

我们用“贼”这个字,多是斩钉截铁地认定某种恶和丑。然而,还有“善贼”这种稀有之事,指贼在作恶的一刻,突然发现良知,弃恶从善。

有一则报道,已经是旧闻:2010年6月24日晚上,兰州市某小区的一位张姓老太太感觉呼吸紧迫,心脏病就要发作。打开床头灯,伸手去拿床头的水杯和心脏病的急救药,水杯摔碎在地。这时,房中站起一个黑影,慢慢走近来,看清楚是个男青年。老人央求他把床头的药递过来。男子犹豫片刻,按老人所嘱取出药片,又端来一杯水。服药后,老人长吁一口气,问男子为什么会在这里。男子停顿片刻,坦白是入户行窃。老人问姓名住址,有报答之意。小偷连说不要,急速离去。事后张家清点家中,并未丢失物品。

报道还说,老人当晚不在家的儿子,后来找媒体帮忙寻找此人,想感谢他救命之恩。而警察和律师认为:此人已犯盗窃未遂罪,如果张家知情不报,犯包庇之罪。

新闻报道到此为止。小说家应该继续追踪,因为小说专有的虚构想象,可以使我们向更深层次探索:这是怎样的一个贼?为什么行窃?为什么在那一刻不仅没有趁火打劫,反而伸出援手?如果写得好,可揭示人性深处的秘密。法律认定犯罪的性质,是社会的需要。文学探索人在恶中为何会兴起善念这个问题,也是社会的需要。而且,一个社会如果不做这种探索,不仅文学亡,而且心亡、脑亡。

文学中探讨善贼的例子,可举美国作家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题为:《整个世界一家亲》。故事里的贼,虽以行窃为职业,尚存怜悯之心。有一天,此贼趁夜色潜入民宅,见主人躺着床上,举枪命令举起双手,对方缓缓举起一只手,追问之下,方知主人一只手臂患风湿关节炎。“啊,你也有这毛病?”贼说着,放下手中的枪,说自己用了某某药丸五个月有余,毫无效果,建议主人用冬青油外敷。两人交谈甚欢,相见恨晚。最后,善贼邀主人同去酒吧。走出房门时,主人想起没带钱包。贼说:“没事,我带着呢。”此时,人性已归,贼心已去。

故事的标题源自莎士比亚的一句话:One touch of nature makes the whole world kin。 “只要一点质朴,整个世界一家亲”。质朴虽好,那是要在心里埋下种子才能生发的。人文教育,包括文学的创作和阅读,是播种,也是耕耘。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童明:善贼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tougao/467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0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