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投稿

高旷:探索深度世界的两种殊途与同归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03 点击: 1043 次 我要收藏

   摘要:探索深度世界的两种途径,直接式与间接式,即玄学与科学,二者方法的不同之处和理性结果的相似相同处,二者都统一于人类对深度未知世界的了解渴求。
   关键词:科学;玄学;哲学
   人类认识和探索世界的途径无非有两种,一种是间接的,借力他物式,即科研仪器试验的方法;一种是直接的,自我提升式,即玄学的方法。
   我们都知道,人类是通过感觉器官来接收自然信息进而来分辨、认识自己和自然界的。人类的感官如同传感器。例如,人的眼睛、耳朵、皮肤分别是光、声、温度(压力等刺激)的传感器。而人类感官的接收功能极其有限和可怜!譬如,眼睛仅能“收视”400~760纳米之间光波(电磁波);耳朵仅仅能接收20——20000赫兹之间的空气波动;皮肤在不受伤的前提下,仅能接受0——100摄氏度的极短时间的刺激;还有,人类不能接受无氧的环境等等;更甚者,人对自然界中各种信息的解读,并不怎么客观,而更像是被相对设定的。譬如,不同的光波被人类解读为不同的颜色(色盲即是其证);不同的空气波被人类设定为不同的声音;粪便所散发的气味,人类感知为“臭”,而蝇类可能解读为“香”。如此种种都证明了人类所认知、认可的自然信息极其有限,且谬误多多。
   《道德经》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客观地说出了一个科学事实:眼、耳看到和听到的有限东西,障碍了人类进一步接收更为广阔和无限信息的可能,以至于说世界的本来与真实面目。
   自觉聪明的人类当然不会满足和不甘心于这种局面,必然寻求突破的方法。在理论上存在两种方式,直接式和间接式,无论谁认为行通行不通。事实上,在人类探索世界的历史记录上也只表现为这两种方式。
   先看间接式,假(借)于他物式,即利用科研仪器和科技手段,弥补感官功能缺陷,获取更多更准确的信息,延伸对深度世界的感知与解读,这当然不失为探究深度世界的一法,这也恰恰是当今人类盛行的探索途径,是主流,即便是当今宗教信仰盛行的国家,也是如此。       其缺陷是,借物究物,永远解决不了人类如实觉知的困局,譬如,无论科技手段如何发达,人类还是看不到如实的紫外线或红外线,只能通过技术手段转化(模拟)为人类所能看到的景况,但那已经不是事实本身;对于人类而言,只能是推理知、想象知、意识知。       所以,间接式最终还是要回归为人类的感知、立场与意识,而且极易形成断见,这是因为,人“当然无法越过人得感觉和精神”(恩培多克勒)。       不可否认,科学的方法已经大大地拓宽了人类的知识视野,当然,在获得更多相对准确信息的同时,也发现了已知的诸多谬误;解放人类的同时,也在绑架人类:离开了科学,几乎已无所倚。       再说直接式,通过无限开发和提升本体功能,直接体察深度世界,被称之为玄学。这种方法的运用,如果作为一个课题研究,我们会发现,在任何一个文明古国都曾经盛行过。因为,这毕竟是深度认识本我和深度探索世界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方法之一。       其中的道理是不言自明的,既然感觉器官愚钝,客观上又需要提高灵敏和准确度,自我磨砺和提升就成为一种必然。古哲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事实就是这样,如果对作为器的本身都不甚了了的话,怎么能更好的了解其它呢?这正如搞科研,如果对科研仪器的准确性、可靠性都不清楚,怎么能用它来精确地研究你所考量的对象呢?       我们没有理由不承认,人类对作为器的自身,了解是极其极其有限的。       玄学常用方法是止观(禅观)等,其大致原理是,通过极致的定静功夫,令心(意识)不为一切内外的物、事、理所左右和干扰,迥然独脱,离于心、意、识,得止得定,然后定中体察物、事、理,还本来以本来,得万物、万事、万理如如之体相,获实相智慧。       缺陷是,止观的过程中极易出现幻觉、幻相、幻知(其实是,与相应的状态下的信息发生了链接,是另外的立处即真状态),而且难以理性处置。       有人问泰勒斯,世上什么事最难,他回答:“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也把哲学的使命限定为“认识你自己”。佛家(特别是禅宗)更是要求先打开本来面目,然后在进行修证(生活践行)。其实,人类彻底认识自我的过程,就是从感觉世界的“洞穴”上升到理智世界的过程(柏拉图《理想国》),就是一个探索深度、理性世界的过程。       由此看来,玄学努力的方向恰恰不乏正确性,而且恰恰是哲学之根、智慧之源。那么,方向正确,其所得的结果、结论是否也相对正确呢?       我们且管中一窥,佛经载,别教二地菩萨即能成就如实现观一切犹如光影。由科学常识我们知道,我们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物质”,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其实就是不同频率的光波(电磁波)。由此可见,玄学所证、所得结论与科学所能证明的事实别无二致。要知道,玄观是当下如实(像真的一样)现观,而我们是经由科学手段推理而“知”!我们的现观是由人类意识“创造”的物象。       由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玄学的探索途径不但不无道理,而且具有更为科学的道理。这是为什么当前世界范围内,有许多较高文化和科学素养的人都热衷于拿出一部分时间进行禅修(或称灵修)的原因。       但是,玄学的方法为什么没有像科学的方法那样大行其道,或者是不能被完全认可呢?       一是因为,禅修所得的东西具有不可复制性、共同性;二是因为,对于人类来说玄法有可能比科学法危险性更大,如果没有获得总相智和缺乏戒律自控,也很难达其目的,甚至极易滑入歧途,佛学《楞严经》五十重阴魔境,即是玄学最响亮的警钟。所以,各门各家各派的气功、神教、阴阳家、儒家、道家、佛学的爱好者们,特别是邪教徒,在对待静修所得时,都必须慎之又慎,否则,就会害己害人。       其实,缺乏反思(智慧)和操控不慎,二者都不可避免地给各种精神意识体带来极其不良的负面影响。科学技术不仅仅会制造优质医药和高明的医疗器械,还会制造骇人听闻的杀伤性武器,还会留下各种各样的科技污染,匪夷所思、防不胜防,而且把握不好,很可能是人类文明灭亡的罪魁祸首!科学和玄学在缺乏高度智慧和自律的情况下,都可能走向人类所不愿意看到的一面(自寻苦恼)。       宇宙法则是矛盾对立统一,终究是统一。那么,科学与玄学有没有可能握手言和、互为证解、殊途同归?特别是在科学技术理论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当今!       笔者已经欣慰地看到,现代微观物理科学对深度世界的解读,已经迈出了可喜的一步:通过核裂变或核聚变,物质减少变为能量的科学事实,以及质能方程E=MC2,现代微观物理科学告诉我们,终极世界的本质是能量场,光、电、火、磁、射线、场力、真空、形体的位移、所谓的“物质”等等都是能量的(也是相对于人感知的)具体表现。       能量状态无疑是一种极致的非物质状态、虚空状态、无生无相状态、绝对平等状态;一种性自平等,无平等者(没有评判者)的状态。(极致的科学状态同样不可思议)       该能量状态与易经所谓的太极、老子的道、佛教的无相寂灭、大光明藏等,多么不约而同的相似与相同!(注:佛教法门千差万别,只为终极实相、智慧)       至此,我们不能不理性地、乐观地承认,科学与玄学这两种探索方式对终极世界的解读不仅不是相去万里、风马牛不相及!而且,可以说是殊路同归、不一不异!这也同样合于宇宙矛盾对立统一的法则。(注:科学是析法空,很容易形成断灭见,科学与玄学还是有所不同的)       这当然是因为,探索深度世界的两种途径并不截然矛盾,都统一于生命意识体对深度未知世界的了解渴求,都是为了解决当下或者亘古以来的终极困惑。只是,一个由实验实践推理而知,一个如实现观现证现知。       虽然,极致的能量状态(对生命则称谓境界),不是一般生命意识体所能如实看到或体验,但毕竟存在!而且,超人的智慧生命并非不能验证。只是因为,人类存在的极限极度狭隘以及人类(感官)的接收与体验极其狭窄。300摄氏度,100个大气压,硫化氢当氧气用,人类能体验和乐在其中吗?不能,但深海生物能!推而广之,存在于人类所不能接受的环境中的生命意识体是可以存在的,并且可以大量存在!甚而,极致的绝大多数生命意识体对人类来说,都不能知不能觉,以至于,人类在意识上都不愿意承认其存在。科学常识已经告诉我们,眼见未必是客观实在(而电磁波更接近真相一步)。       人类是建立在原子基础上的生命体,未必就没有建立其他基础上的生命意识体,譬如,光、能量本身等,只是人类不可思议或者说不敢思议而已。当然,即便是有,也是一种立处即真。 兼知则明,偏执则狭;只有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地考量,才能完整地理解生命与世界的枢机;只有学会两条腿走路,才能走好,才能不至于走入极轨,才能理解各种想当然现象;决不能非此即彼、有它无我,要能兼容并收。
   做人、治家、理政、穷理都要先立大心,要有海纳百川的恢弘气度;任何看似矛盾的东西都能为我所用,也是自信的表现,这样才能有大风范、大气象。唐朝鼎盛时就是这样,三教九流兼容并收,国内外人才皆尽其用。放眼当今世界,只有勇于反思、敢于兼容的国度,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蒸蒸日上。
   当然,怎样正确合理的取舍都要随顺机宜。但有一条必须坚守,即一切思想和行为必须建立在普遍意义上,而不能建立在特殊意义上;一旦特殊为天下常式,则天下必渐倾危。愚人者,必自愚。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tougao/427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59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