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投稿

日本家庭透析:无力做爱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24 点击: 1313 次 我要收藏

日本有1.3亿人,但他们人口问题的关键词不是人多,而是人少,准确说是小孩太少,在少子化的背后,是日本年轻人对于婚姻、家庭乃至于性爱的拒绝。(转载自共识网)

 

站在东京街头,你很难想象这个人潮熙攘的繁华都市正面临严重的人口问题。东京有3500万人口,全日本人口有1亿3000万,对于一个领土面积不到38万平方公里的岛国来说,已经算相当密集—与其国土面积相仿的德国,人口总数只是8200万左右而已。然而日本的人口问题关键字并不是“多”,而是“少”,准确说,是小孩子太少了。
要维持日本现有的人口,平均每个育龄女性需要生2个小孩,但现在平均每个育龄女性只有1.3到1.4个孩子。照这个趋势下去,及至2060年之时,日本人口就将减少1/3。政府非常清楚,这是悬挂在日本社会上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于是早在十几年前,政府就已经开始推行各种政策以对抗少子化问题。但成效始终不大。2012年,全日本只有不到104万个新生儿诞生,创下了有统计以来的最低纪录。日本家庭计划协会主席北村邦夫警告说:“再这样下去,大和民族就要灭绝了。”
少子化缘何成为日本社会久治不愈的痼疾?最近,英国BBC电视台和《卫报》分别在日本进行了调查采访,并得出了几乎一致的结论:在少子化的背后,是日本年轻人对于婚姻、家庭乃至于性爱的拒绝。这个结论并不新鲜,日本媒体其实早有察觉,他们甚至还给这种现象起了个名字—“无性症候群”(セックスしない症候群)。
不能恋爱的社会
对于日本年轻人来说,恋爱和结婚是一个普遍的难题,这从《我不能恋爱的理由》、《不结婚》还有《单身贵族》等流行电视剧中便可窥见一二。2011年的一份统计显示,在18到34岁之间的年龄段里,有61%的未婚男性和49%的未婚女性没有交往的对象,比五年之前上升了将近10%。另外一份研究则指出,在30岁以下的日本青年中,有三分之一从未有过与异性交往的经验。(没有同性关系的相关数据。)
现代日本社会并不强求性爱合一,但即便如此,日本年轻人对性的态度也并不比对恋爱积极。今年早些时候,日本家庭计划协会曾经做过一份调查,其结果发现,在16到24岁这个年龄段里,有45%的女性表示对性接触不感兴趣甚至感到厌恶,而男性方面,也有超过四分之一有同感。
52岁的青山爱是一名性爱与亲密关系方面的咨询师,她说,来找她求助的人都很迷茫。“有些人想要一个伴侣,有些人希望保持单身,但绝大多数,都跟普通的恋爱与婚姻毫无关系。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都会跟我说,自己看不见恋爱的意义。他们不相信爱情能让他们的生活变得不一样,而与人交往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困难。”然而,日本社会在家庭方面“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根深蒂固,“于是年轻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们来找我,是因为他们不想要这样的传统家庭,而且认为自己的想法是不正常的。”
 不需要长大的男人
年长的日本人通常都无法理解时下的年轻人。从前,日本平均每一对夫妇要生8个小孩,而如今生育率却逐代递减,甚至还有不少人不愿意结婚。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出生在1970年以后的这一代日本人,已经不可能复制战后一代的生活。在经历了长达20年的经济停滞之后,整个国家都在经历着巨大的社会转型,而2011年东北大地震以及海啸和核电站泄漏这一系列灾难更是雪上加霜。
生活在日本的经济与文化评论家罗兰·凯特对此深有感受:“你可以去日本的大学里看看,他们对自己的未来相当悲观。他们生长在一个成熟的经济环境里,他们的生活富有而舒适,但展望未来,他们不认为自己会比父辈做得更好,而这是一个非常打击人的事实。相比之下,中国甚至是越南,他们的孩子们更愿意去体验青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未来收入会比父辈更高——在日本,没人能这么想。”
这样的一代加速了日本的ACG(漫画、动画和游戏)产业增长。日本漫画在七十年代后期开始实现飞速增长,及至1978年,漫画年销售总额已经达到了1836亿日元,占日本全部出版物消费总额的15%。从此之后长盛不衰。“在其他的国家,只有孩子看漫画,他们长大就不看了。在日本,漫画适合任何年龄段的人阅读,”说这番话的Nurikan是个典型的宅男。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宅男(ァ】ク)指的是1970年后诞生的对某种特定亚文化着迷的人群总称;最初限定于动漫或科幻爱好者间使用,如今已成为社会上普遍使用的词语。
Nurikan有一个交往长达7年的女朋友Ne-ne,不过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Ne-ne住在一个盒子里。准确说,Ne-ne生活在日本任天堂游戏打造出来的NDS游戏机里——她是恋爱游戏Love+里的虚拟人物。“我会永远跟她交往下去,”Nurikan说,“而她也会永远爱我。”
在游戏里,39岁的Nurikan是个17岁的少年,而跟他交往的Nene也是中学少女,“我们每天一起上学,在校门口分开的时候会合影,放学以后再见面,然后一起回家。”而Nurikan的朋友Yuge则说:“这是一种高中时代之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的恋爱,你不需要考虑婚姻,只要彼此喜欢就好。”Yuge是一个38岁的已婚男人,他在游戏里只有15岁;当BBC记者问他是否能在虚拟女友Rinko和他太太之间做出选择时,他说,他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Nurikan和Yuge的故事听上去很极端,但在日本,他们却并不孤单,这从Love+历代合计超过40万的游戏销量便可看出。青山爱也证实了这一点,她透露,曾经有一个30岁出头的男人来找她求助,而他的问题就是无法对任何三次元的女性产生欲望,只对游戏里的角色感兴趣。
在宅男文化的胜地秋叶原,穿着水手服的少女们仿佛可以让宅男们重新回到他们永远的中学时代。“中学是他们最好的回忆,是自由的象征,不必每天挤地铁上班,也不用考虑复杂的生活。”凯特说,为了刺激这一点,日本的漫画、动画甚至是偶像文化里都会一直出现这些可爱的水手服少女形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本男人可以随时重温他们的中学时代。
“你可以看一看,周围到处都是吸引人的东西,为什么你要一定要陷入男女关系这么麻烦又繁琐的事情呢?如果乐意的话,你可以交一个虚拟女朋友,那种虚拟的经历甚至可能比真实世界的感情还要棒。”凯特说,“在日本,有相当一部分男人就是这么想的。随着科技的进步以及色情产业的发展,他们宁愿用另外的方式去感受异性,而不是去尝试复杂的男女关系。”
不需要男人的女人
 在日本的经济飞速发展期,工作基本都是终身制的。男人们工作非常努力,生活上则全由女人照顾,从他们的母亲到他们的妻子,全部都是家庭主妇。这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依赖关系:女人在经济上依赖男人,而男人在生活上依赖女人。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越来越多女性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她们越来越独立,而且也希望男人能够更加独立进取。这就导致了两性的社会发展不平衡。
“在我看来,很多日本男人虽然是异性恋,但他们对真实的女性没有兴趣,也不想积极地找女朋友。”菜绪说。而她的朋友由美子则表示,“日本男人害怕跟女人产生接触,尤其害怕积极主动的女人。”菜绪和由美子都是职业女性,自身条件很好。她们也渴望结婚生子,但她们希望能够遇到开明而且能够允许她们婚后继续工作的男性,这就比较困难了。
32岁的富田绘里是一家法资银行的人力资源部职员,她有两个大学学位,法语也很流利。她选择的是主动回避恋爱,以集中精力去工作。“三年前,有个男朋友曾经向我求婚。但我意识到自己更重视工作,所以拒绝了他。从那之后我就失去了约会的兴趣,而关于未来的打算,也就变得非常尴尬。”
富田说,在日本,只要一个女人结了婚,她就别想再升职了。“老板会觉得你打算要小孩了。”她补充到,一旦女人有了小孩,那么时间就无法控制了,“你必须辞职,最后变成一个没有独立收入的家庭主妇。对于我这样的女人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
讽刺的是,日本人口老龄化相当严重,经济上要求更多女性参与工作以偿还社会债务;然而在现实中,70%的女性在生第一个小孩之后都会离职。世界经济论坛一直都把日本列为工作环境中男女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而日本的社会态度加剧了这一点:已婚的职业妇女有时候会被形容为鬼嫁,也就是魔鬼太太。几年之前,日本芭蕾舞团曾经将比才的《卡门》改编为现代版,在里面,卡门就是个职业妇女,她偷公司机密,还陷害比她职位低下的恋人何塞,最终结局很是悲惨。
最近,日本总理安倍晋三推行了鼓励职业女性的政策,比如增加怀孕假期等等。但富田表示,只要社会上依然认为照顾家庭完全是女性的责任,那么女性在工作和家庭上就依然是不可兼得的。
富田偶尔会跟酒吧里遇到的男人发生一夜情,但她说,性对她来说也并不重要。“工作上经常遇到有已婚男性希望跟我外遇,他们觉得我是单身,我肯定很饥渴,”她皱了皱眉头,“面倒くさい。”
面倒くさい的意思是“太麻烦”或者“不堪其扰”;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在提到自己的婚姻和亲密关系恐惧症时,他们最常使用的词也正是面倒くさい。在他们看来,恋爱代表着承诺和负担,接下来的婚姻更是麻烦多多,从需要花费巨资去购买房产,到融入对方的家庭,还有生小孩,统统都是麻烦。日本人口与社会安全局报告显示,在日本的年轻女性中,有高达90%的人认为“单身是最理想的婚姻状态”。
不需要性爱的夫妇
就算是在已婚夫妇之间,性爱的频率也相当低。BBC援引一份调查结果称,只有27%的人每周做爱一次以上。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定义,没有性生活或每月性生活少于2次的夫妇,即为无性夫妇(セクスレス夫婦)。200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有35%的夫妇属于这个群体;而今年的调查结果更为惊人,有55.2%的已婚人士表示自己和伴侣就是无性夫妇—这个比例远高于没有性生活的未婚人士(29%)。
在古代日本,婚姻的作用就是为了繁衍后代,在这个任务完成之后,丈夫就去寻花问柳,在外面追求爱情和性满足,而妻子就只能待在冰冷寂静的家里。不过,现在的无性夫妇跟古代不太一样。调查显示,许多无性夫妇认为自己跟伴侣不再做爱的原因是“觉得伴侣不想做爱”,还有“太忙了,没空做爱”。日本家庭计划协会主席北村邦夫表示,日本男性工作压力太大,回到家之后没有力气再与妻子亲热,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女性方面,则通常认为性爱太麻烦,带来的麻烦远超所值。
在九十年代,日本媒体曾经正面宣扬过无性婚姻,并认为那是婚姻的正常结果。不过现在,日本已经意识到了无性婚姻的负面影响。厚生劳动省指出,无性婚姻的家庭容易失去温暖和凝聚力,而他们的孩子也更容易在学校遭到欺凌。从2007年开始,厚生省就一直在提倡“慢慢做爱”(スローセックス)等新概念,鼓励中年夫妇多进行性生活。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tougao/1785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5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