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投稿

资中筠:我的历史观、国家观和世界观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2-30 点击: 1322 次 我要收藏

【腾讯思享会按】近日,著名学者资中筠携两本新书《美国十讲》和《老生常谈》在首都图书馆举办读者交流会。资中筠在发言中说“我逐渐地形成了一种以人为本的历史观、国家观和世界观,所谓人就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生命,而不是笼统的人民的集体概念。”在自私的、狭隘的、短视的所谓国家利益面前,人类的长远利益往往被牺牲掉,而这个反过头来对每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没有好处。科技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有两样事情是反过来祸害人类的,一个是军备竞赛,一个是破坏环境,长远来讲对人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以下为发言实录:

我逐渐地形成了一种以人为本的历史观、国家观和世界观

我属于所谓的国际关系研究界,我逐步体会到,我们这个国际政治,或者是国际界的人,视角是比较冷酷的,以国家为单位,以国家的利益为依据,这个国家是一个集体的,见政府不见人的。有一次跟一个朋友讨论这个问题,提到某国家是一个暴君专政的国家,他们国家的人民是非常之不幸和受压迫的,连吃都吃不饱的,他认为,从国际关系的角度,假如在这个暴君手里(他没有用“暴君”字眼),在这个人手里头,对我们有利。所谓“我们”指的是中国现在的地位,在国际地缘政治里对我们有利。我后来就想,那个前提是说,这个国家人民的死活是不在我们视野里头的,就是他爱把他们国家全部人民都饿死也好,或者是怎么样子迫害死也好,这个跟我们没关系,只要是在这个暴君手里头,它对我们有利。至于是不是真的对我们有利,我姑且不讨论这个问题。

后来我就发现研究国际关系的人,好像是不太考虑到人家老百姓死活的,我就想跳出这样一个范围来看问题,就是一切以人为本。所谓“人”就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生命,而不是笼统的人民的集体概念。从这个观念看历史,你就会有另外一种看法,就不是说哪一个皇帝开疆拓土,随便流血成河就怎么样伟大,你就想到当时的老百姓是怎么样生活的,怎么样想的,你就看一个皇朝,一个历史的每一个阶段,它到底应该怎么样评价当时的统治者,或当时的历史,就会有另外一个角度。评现在国际关系的时候,你不能忘记到底是对每一个国家,或者是我们自己一般老百姓,或者是对于这个国家的一般老百姓到底有利还是没利,完全不能够不顾这样的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因为有时决策者所谓的“国家利益”不一定真的符合自己国家广大民众的利益,这个是我在研究国际关系里形成的国家观、历史观。

另外什么叫世界观?就是从全人类的角度来看问题。人类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科技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水平,超越国界的事是越来越多了,超越一国的利害的事越来越多了。我觉得在自私的、狭隘的、短视的所谓国家利益面前,人类的长远利益往往被牺牲掉。而这个反过头来对每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没有好处。现在科技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有两样事情是反过来祸害人类的,一个是军备竞赛,一个是破坏环境。这个是在高度工业化以后发生的,现在是已经进入数字化时期,再要以狭隘的、短视的国家利益为理由,来做破坏环境和进行军备竞赛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从长远来讲对人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这个是我的一个看法,但是我不是执政者,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真的要做起来的话,你在衡量眼前的利害关系的时候怎么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但是既然我的工作是思考和写作,我就要把这些思想表达出来。所以我在注意研究美国社会发展的时候,提出过一个方面来,算是我的一个贡献,就是对美国公益事业、慈善事业的研究。现在我们很多搞NGO的,搞公益基金会的人,都表示说我最初于2003年出版的《散财之道》(后来再版叫《财富的归宿》)这本书对他们还有一定的启发。在《美国十讲》里头有两讲是专门讲这个方面的,这就是以人为本的考虑,跟这个国家,跟政府行为,跟狭隘的国家利益,也跟国界都没有多大关系。而是人类共同的,而且是古今中外人类都有的共同人性方面的发展。然后把它用制度加以推行,从历史观、国家观、世界观这样来讲一下。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到底应该是有一个什么样的准则

另外在《老生常谈》那本书里头,有一篇文章我想引起一些注意,我所经历的,我们国家对于国际关系理论的转变,我说的国际关系理论不是现在发达国家的学术界经常提出来的什么解构主义、结构主义、现实主义、理想主义,各种各样的主义,那个都是以国家为单位的国际关系。而我经历过的国际关系的理论,也许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有想到的,就是最开始的时候,不是以民族、国家为界限分的,而是以阶级分的。也就是马克思经典的说法:“工人无祖国”,所有的国家利害关系,是以这个国家的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来分的,所以经典的共产党是不能忠于自己国家的政府的,忠于的是共产国际,或者苏联成立了以后,忠于苏联,忠于莫斯科。所以在《毛选》里头,1939年毛主席写了一篇文章,《苏联的利益和全人民的利益一致》。意思就是说,你自己的国家被认为还为资产阶级所统治的话,你就不应该忠于你这个国家,你应该忠于的是共产国际。这个理论曾经在五、六十年代执行过,领导人公然表示我们就要干涉你们国家的内政,因为共产党要支持你们的共产党搞革命,也就是站在人家的立场是颠覆我们的国家,我们说是支持革命,,这个政策到改革开放以后,与那些国家政府建交了,就逐步放弃了,这是很大的转变。但是我们支持过的那些组织被甩下了,他们的境遇可想而知。

现在我们的主流舆论和民众的情绪忽然变成了非常强烈的,甚至于狭隘的、排外的民族主义,在主流媒体上,在不少的老百姓里头非常强烈,这个也是从一个极端到了另外一个极端。我要把这一段理论的过程,把它捋清楚,说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我曾经自己也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一些事情,我觉得回过头来看,还是值得好好地思考一下,还是这句话:人类发展到今天,而今而后,国际关系,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到底应该是有一个什么样的准则,应该怎么样来对待这些问题,还是很值得考虑的。

(此文稿依据录音整理,未经讲者审阅,转载请务必注明:腾讯思享会。欢迎收听“腾讯思享会”或“ThinkerBig”公众帐号。)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tougao/1505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0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