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杨国荣
杨国荣:学以成人——在华东师范大学的讲演

杨国荣,教育部长江学者,华东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上海中西哲学与文化比较研究会会长,美国比较哲学杂志Dao:AJournal of ComparativePhilosophy编委,清华大学等校的客座教授。在海内外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其中主要部分收入《杨国荣著作集》(11种,2009年出版)。多种论著被译为英、韩、德等文在国外出版或发表。   学以成人的讨论,既涉及如何理解“学”(何为学)的问题,也关乎如何“成人”(如何成就人自身)问题。以中西哲学的相关看法为背景,可以注意到以上论域中的不同思维趋向。由此作进…

阅读全文 >>
《解放日报》杨国荣:历史视域中的中国梦

思想者小传 杨国荣  教育部长江学者。华东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国际形而上学学会(ISM)主席,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上海中西哲学与文化比较研究会会长,美国比较哲学杂志Dao:AJournalofCom-parativePhilosophy编委,兼任清华大学等校的客座教授。在海内外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其中,2009年以前的著述收入《杨国荣著作集》(11种)。多种论著被译为英、韩、德文在国外出版或发表。   宽泛而言,“梦”以理想为其内涵。作为理想,梦想一方面尚未成为现实,另一方面又包含人们所追求和向往的目标。 以理想为内涵的“梦”或…

阅读全文 >>
杨国荣:善何以必要

转载自《哲学门》第一期 柏拉图的《理想国》在谈到正义时,曾涉及如下问题:就其本身而言,正义是否有益于人?换言之,正义本身对人来说何以必要?[1]在《理想国》中,正义首先与善恶等联系在一起,并相应地具有道德的意义。这样,上述问题如果转换为更普遍的形式,也可以表述为:为什么要有道德?或者说,善何以必要?19世纪末、20世纪初,布拉德雷从个体存在的角度,以更明确的方式,提出了类似的问题:为什么我应当是道德的?[2]不难注意到,从古希腊到近代,善何以必要构成了道德哲学沉思的主要问题之一。 从外在的方面看,《理想国》对正义何以必要的讨论,似乎主要限于正义对人有益与否之类的问题,亦即所谓利益关系。然而,如果作进一步…

阅读全文 >>
杨国荣教授新著《人类行动与实践智慧》研讨会在沪举行

  7月17-18日,华东师范大学杨国荣教授新著《人类行动与实践智慧》(三联书店,2013年出版)研讨会在上海市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举行。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武汉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厦门大学、西南大学、上海大学、杭州师范大学等9所高校以及上海社科院哲学所25位学者。      《人类行动与实践智慧》是杨国荣教授继2011年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其“具体的形上学”三书之后又一部力作。本书以行动与实践为考察对象,但其进路不同于狭义上的行动哲学(行动理论)和抽象形态的实践理论。本书认为,对于行动与实践,既应当从逻辑的层面加以分析,又需要从社会历史之维加以把握。这种分析和把握在基于现实存在的同…

阅读全文 >>
杨国荣:中国哲学,理解与定位

中国哲学的发展历经二千多年,但将其作为现代意义上的哲学加以考察,则是近代的事。黑格尔在他的《哲学史讲演录》中已经提到中国哲学,但评价不高。他并没有把中国哲学看作严格意义上的哲学,认为孔子所表达的不过是一些 “常识道德”,“在他那里思辨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至于 《易经》虽然涉及抽象的思想,但“并不深入,只停留在最浅薄的思想里面”,等等。对中国哲学的这种理解,现在依然存在。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便是:在当今西方主流的大学哲学系中,中国哲学普遍没有成为研究、教授的对象,而相关的研究大都分布在宗教系、东亚系当中。这表明主流的西方哲学仍没有把中国哲学作为一种重要的哲学形态来对待。 由此,便发生了中国哲学的“承认”…

阅读全文 >>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55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