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培根
王伟光:论艾思奇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重要贡献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与中国实践相结合,坚持、继承、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吸收中国和外国哲学的精华,用中国气派、中国特色的哲学语言、哲学范畴术语所建构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创新体系。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和思想保证,而不断创新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则是我们党领导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胜利、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实现改革开放、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 艾思奇是我国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教育家,也是党在理论战线上的忠诚战士,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领军人物。在其短暂的一生中,他为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

阅读全文 >>
21世纪儒学面临的五大挑战(下)

     认识论的问题:如何知   中国现在最强的意识形态,大概就是科学主义。但我在上文提到科学在20世纪末到21世纪,它本身有一个精神的转向,这个转向不是神秘主义,而是科学理性内部的新发展,是最杰出的一批科学家的一种新转向。这个新发展和新认识使得21世纪的科学或者说是20世纪下半期的科学,与19世纪以来到20世纪中期的科学主义的科学、实证科学有极大的不同。对这个问题,我们也从几个方面来考察。   1.理性的复杂   理性有科学理性、工具理性,当然还有哈贝马斯所说的沟通理性,英文中理性是rationality,还有一个词是reasonableness,即合理性,如果用中文讲的话不只合理还要合情,reason与凡俗世界,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日常生…

阅读全文 >>
巨乃岐 邢润川 王志远:技术可能世界的哲学解读

一 可能世界、技术世界与技术可能世界 “可能世界”的概念是由西方唯理论者莱布尼茨首先提出的。他以无矛盾性界定可能性:只要事物的情况或情况组合推不出逻辑矛盾,该事物的情况或情况组合就是可能的,而可能的事物组合就构成可能世界。他说:“由无穷多的具有各种性质的事物所形成的可能的事物的组合就是一个可能世界。”[1] 可见,莱布尼茨的可能世界是多元的,可能世界有无穷多个。对此,莱氏进一步引申出“神正论”,请来了上帝,提出了他的选择论。他说:“既然在上帝的观念中有无穷个可能的宇宙,而只能有一个宇宙存在,这就必定有一个上帝进行选择的充足理由。”对于被选择的可能世界,“上帝的善使上帝选择它,上帝的权力使上帝产生它”。[2] 在…

阅读全文 >>
胡军:学与术,孰轻孰重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要“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弘扬中华文化,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引发了人们关于文化的大讨论。但目前讨论文化硬实力与软实力的文章似乎对两者的关系表述不清,有文章说“‘软实力’是以‘硬实力’为基幢、“软实力的发展必须以硬实力为基幢,如此等等。之所以出现这些说法主要是论者不清楚软实力与硬实力的归属;不清楚究竟什么是软实力、什么是硬实力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更不清楚什么是文化。 “文化”一词基本有两个用法。一个是指“一个社群内的生活模式——有规则地一再发生的活动以及物质布局和社会布局”,这些都是一个特定人类群体所特有的。在这个意义上,文化是指那些可以被我们实际经验观察到的东…

阅读全文 >>
张法:西方生态型美学:领域构成、美学基点、理论难题

一、何谓生态型美学及其领域构成 所谓生态型美学,就是用生态世界观去看待美学问题的美学。生态世界观是20世纪60年代西方世界尖锐地意识到由西方引领的世界现代化进程经过几百年演进把地球推进了生态危机的快速道之后,产生出来的一种共同思想。这一思想从雷根(Tom Regna)的“动物权利主义”到施韦兹(A. Schweitzer)的自然中心主义,从利奥波德(A. Leopold)的“大地伦理”到罗尔斯顿(H. Rolston)的“环境伦理”,到奈斯(A. Naess)的“深层生态学”,同时交迭关联地合奏出了宏壮的生态世界观的思想交响曲。生态世界观作为一种新范式的出现,从学科演进来说,这就是由生物学进入到生态学,从思想演进来说,从培根-洛克-笛卡尔型的对事物进行实验室…

阅读全文 >>
阎康年:应用科学与应用科学革命

1 为什么将科学革命分为基础科学革命和应用科学革命? 1.1 基础科学革命定义与应用科学革命定义不同 (1)基础科学革命:基础科学是人类认识自然及其变化规律的系统知识。当这种系统的知识体系发生了社会性的根本变革,就称为基础科学革命[1]。 按照基础科学的定义,本文提出的基础科学革命就是过去所说的科学革命,其定义为人类认识自然及其发展规律的系统的知识的社会性根本变革。 (2)应用科学革命:应用科学是人类在将基础研究得出的科学概念、知识和理论用来分析、处理或解决具体的技术和产品的设计、制造、操作或控制过程中形成的系统知识,以及由生产实践或操作的经验归纳和提炼成系统的知识和原理。当这种系统的知识…

阅读全文 >>
黄顺基:历史上的科学分类及现代科学技术的新特点

20世纪30年代产生的科学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综合产生的新兴交叉学科,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科学技术对战争进程的改变,极大地促进了科学学的发展。1979年,钱学森在《哲学研究》上发表题为《科学学、科学技术体系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章,呼吁开展科学学的研究,标志着科学学在我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钱学森站在战略科学家的高度,肯定了我国学者提出的观点:“科学学就是把科学技术的研究作为人类社会活动的一个方面来考察,研究和总结其运动变化的规律”[1]209。 钱学森坚持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进一步提出科学学要深入地研究现代科学技术活动与整个社会的关系[1]189,并独具卓见地认为,科学学的一个重要内容是科学技术体系学…

阅读全文 >>
鲁克俭:“陶伯特说”与“罗扬说”:我们该采信哪个?

2006年底,我负责为《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7年第1期组一期以“国外马克思学研究”为栏目的稿子,约韩立新写一篇介绍日本马克思学研究状况的文章。韩立新交的稿子就是发表在《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7年第1期的“《巴黎手稿》的文献学研究及其意义”一文。韩立新在论文中明确否定1982年出版的MEGA2/Ⅰ/2的编者陶伯特关于《穆勒摘要》写于《44年手稿》笔记本Ⅲ之后的文献学考证结论(以下简称“陶伯特说”),而赞同拉宾(1968年)、MEGA2/Ⅳ/2(1991年)和罗扬(1993年)关于《穆勒摘要》写于《44年手稿》笔记本Ⅲ之前的考证结论(以下简称“罗扬说”)①。我不同意韩立新对“陶伯特说”的否定,文章发表后我们私底下就“陶伯特说”与“罗扬说”哪个更可信的问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阅读全文 >>
由于形式的发现,我们就可以在思想上得到真理而在行动上得到自由

    17世纪英国经验派哲学家培根在《新工具》中提出的一个命题。“形式”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中世纪经院哲学家从他那里接受了这个概念,并把它同基督教教义联系起来。在他们那里,“形式”指的是脱离具体事物而又决定具体事物存在的“本质”。在谈到“形式”问题时,培根首先揭露和批判了经院哲学的“形式”说的唯心主义性质,指出他们所谓的“形式”只是人心的虚构,“形式产生存在”这种看法是人心的一种错误。至于他自己为什么继续使用这个概念,他说这仅仅是因为这个概念已被人们习用和熟知。所以培根虽然沿用了“形式”一词,但已赋予了它完全不同的内容。他认为“形式”是物质所固有的,和物质是不可分的.在他看来,“形式”不是别的,就…

阅读全文 >>
赵敦华:向黑格尔学习如何做哲学——《精神现象学》的启发

黑格尔意识到,《精神现象学》的序言(Preface)和导言(Introduction)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书序。他说,在一本哲学著作的序言里,“不论对哲学作出怎么样周详的陈述”,都是“不适宜、不合目的的”,因为那会“使人觉得,仿佛就在目的或最终结果里事情自身甚至全部本质都已得到了表达,至于实现过程,与此结果相比,则根本不是什么本质的事情。”[1](P45)在黑格尔看来,做哲学的过程应该比哲学所能达到的结论更加重要,更加贴近一本哲学著作所要阐发的真理。黑格尔从来没有给“哲学”或“精神现象学”下一个正式(formal)定义,这可能也是因为他认为哲学即是精神(辩证和历史)的发展过程,而现象学即是做哲学的方式。他写的“序言”和“导言”既对他所处的时代精神的发…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1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