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哲学家
刘小枫 :圣人的虚静──纪念梵澄先生逝世两周年 – 2002-11-12

二十世纪行将完结那年,梵澄先生仙逝(2000年3月)。 他被送进医院时,据说案头还摆着《薄迦梵歌论》校稿。纪念文章很少,但无不充满真挚感情──为文者都是熟识梵澄先生的:邻居、编辑、老友的孩子、照看他的亲戚和朋友。欲知梵澄其人,不可不读。 梵澄学术成就多端,大要有四:翻译西方现代大哲尼采(完整的译作有四部)、翻译印度古今哲学要藉(部头都颇大)、用英文述(或译)介中国古代学术(译《肇论》、撰《小学蒨华》、《孔学古微》、《周子通书》、《唯识蒨华》等),再就是诠释古学经典的撰述(《安慧三十唯识疏释》、《老子臆解》、《陆王学述》)。兼及中西印三大文明学术的中国学人屈指可数,有的不过浮泛涉猎、蜻蜓点水。梵澄在每一…

阅读全文 >>
理性的仿徨——介入“超科学”的著名科学家

     刘华杰   (北京大学哲学系,100871,huajie@phil.pku.edu.cn)       目录·序       一、黑尔       二、华莱士       三、克鲁克斯       四、策尔纳       五、里歇       六、普索夫和塔格       七、约瑟夫森       八、爱因斯坦支持ESP吗?       九、参考文献   广义地理解,超科学(parascience,英国出版的《科学传播手册》中就正式用过这样词汇,当年科学学家赵红州先生似乎用过superscience)也可算作科学之一种,虽然许多人反对这种看法。从社会学的角度,特别是从科学知识社会学(SSK)的角度看,把超科学视为一 种科学探索行为是毫无问题的,因为我们…

阅读全文 >>
阿西莫夫:科学是什么

在开始的时候几乎就是好奇心。 好奇心是一种强烈的求知欲,无机物是不会有的,而有些活的有机体也因为缺乏好奇心而显得全无生气。 一棵树无法以我们所能辨认的方式对它的环境表示好奇;海绵或牡蛎也同样不能。风、雨或海流带给它们所需要的物质,而它们也能够从中获取。假如遇到的是火、毒品、猎食动物或寄生物,它们也会安安静静地死去,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 早在生命诞生的初期,某些有机体就己发展出一种独立运动的能力。这对它们控制环境具有重大意义。会动的有机体已不再是消极地等待食物,而是主动地去寻找食物。 于是世界上出现了冒险与好奇心。一个有机体如果在寻找食物的竞争中犹豫不前,过度保守,必然会惨遭挨饿的命运。因…

阅读全文 >>
李文倩:读赵汀阳《第一哲学的支点》

读赵汀阳的著作,常能感到某种思想的魅力,即使是在你并不完全同意其观点的情况下。赵汀阳的有趣,在于他对既有观念的顽强挑战,外加其犀利的笔锋。但他在《第一哲学的支点》(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版)一书的写作上,在用笔方面,较以往似有所收敛。不过,此书的内容本身,仍一如既往地履行着思想的责任。 有关思想的责任或任务,赵汀阳有着清醒的自觉和积极的思考。他在此书中写道:“我们必须意识到,思想的首要任务是把生活行为组织起来,免于活在混乱和茫然之中,思想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做什么’,然后才是‘是什么’。知识理性让我们知道形而上学假设无法被证明,但实践理性又让我们知道形而上学假设是必需的。我们需要形而上学假设…

阅读全文 >>
冉云飞:一匹在概念中奔跑的马

冉按:来我公微的朋友,大约以关注时事的为多,接着是关于教育的(这个品类比较复杂,如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等),其三是关于传统文化(古诗文等)的。关注哲学问题的人似乎不多,但也是有的。我前不久就认识一位年轻朋友潘同学马上到俄克拉荷马去读哲学硕士,在这个物质甚嚣尘上的时代,学一门“无用”的学科,是需要勇气的。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没有比对知识的纯然热爱,更让人感到幸福的了。 还好,不只是他个人对哲学有兴趣,这两天不停有朋友想我推荐哲学书。老实说最近也没读什么哲学书,推荐那些人人都知道的世界名著,固然可以显示自己是个知道分子,但毕竟没有专文对此做过评价,难免有点隔靴搔痒的意味。现在推荐一本我前年读过的书…

阅读全文 >>
蒋方舟:我们的谎言是纯净的,不掺和一丝真相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居住在世界上最不公平的谎言国度里,每天早上穿越过静卧的河流和贴满领袖肖像的墙,上学去。他坐在教室,打开课本,抬起头,定下心准备聆听一番胡言乱语。 很多年之后,这个小男孩被这个国家驱逐,在异乡写作,用笔写下对祖国的爱与憎恶,审判喂养自己长大的所有谎言。 这个小男孩可能是很多作家,他也是作家尤里·德鲁日尼科夫。 苏联作家德鲁日尼科夫从小就是一个叛逆者,在高中毕业的历史考试中,他因为“在说明斯大林同志内战期间的作用方面犯了错误”,因此被莫斯科所有大学所拒绝,辗转多年才走上写作的道路。 德鲁日尼科夫的成名作是《告密者001号:帕夫利克·莫洛佐夫的神话》。帕夫利克是苏联家喻户晓的小英雄,地位大概…

阅读全文 >>
邓晓芒: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尽到启蒙责任

受访嘉宾:邓晓芒,男,1948年4月生,湖南长沙市人,1982年武大哲学系硕士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毕业后长期在武汉大学任教,任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哲学研究所所长,中华外国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专攻德国哲学,亦研究美学、文化心理学、中西文化比较等,积极展开学术批评和文化批判,介入当代中国思想进程和精神建构,在学术界和思想界有很大的影响力。2009年12月,改任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 采访:袁训会 共识网编辑部主任 观点提要 1.这些年来,不是逼到我头上我不会主动去说别人什么的,不去过多地讨论这些问题,但是这次我觉得非说不可了,不说的话就失职了。做学问的人,碰到这种忽悠的事情,而且是有着这么大影响的一个…

阅读全文 >>
钟锦:走出苏格拉底哲学研究的误区

从亚里士多德到康德的视角转换   引言 “当苏格拉底专注于伦理和美德时,并且与它们相联系他首先提出了普遍的定义的问题。……对于苏格拉底来说试图寻求一个事物是什么,这是很自然的,因为他寻求逻辑的推论,而所有逻辑的推论的出发点就是一个事物是什么。……有两件事情可以公正地归之于苏格拉底——归纳论证和普遍定义,这两者都是关于科学的出发点的。”[1]398—399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的这段论述,深远地影响了后来哲学史对苏格拉底哲学的论断。黑格尔完全认可苏格拉底“首先提出了普遍的定义的问题”,将定义直接视为“苏格拉底方法”:“从具体的事例发展到普遍的原则,并使潜在于人们意识中的概念明确呈现出来”[2]53。文德尔班同样肯定定义…

阅读全文 >>
陈丹青:母语与母国

大家好! 我第一次来到新加坡,飞机飞过来时,往下看,以为会遇到几架搜救(注:马航MH370)的飞机。海面波浪非常细腻,远远看下去像皮肤一样,上面一小朵、一小朵云。然后就降落了。降落以后呢,非常快我就发现,太好看的一个岛,一个城市。 我不会讲演,每次都请邀请方给题目,看看能不能说。彭导就说新加坡华人对华语的教育,华语的前途,有各种担忧——我的无知和轻率就上来了:我想,好啊,我也在海外待过,我也说华语,跟母国有种种纠缠的关系,那就讲“母语和母国”。多么轻率啊,直到来了新加坡才被警告:“你踩了雷区,要慎重对待,要不然你会伤人,也伤你自己。” 此前我成个老油子了,这回有点紧张,新加坡是个让人紧张的地方。(众笑)刚…

阅读全文 >>
田松:警惕科学家

核心提示:现在,科学首先是国家与社会的制度性行为,而不是个人行为。 二零一二年第十一期《读书》发表了我的《警惕科学迷信》,其实,我的原题是《警惕科学》。这是我第一篇明确地、公然地、全面地否定科学及其技术的文章。当我敲出那四个字的时候,也曾双手发抖,琢磨要不要再委婉一点儿,谨慎一点儿。科学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有着无比巨大的惯性。所以我很感激编辑的谨慎与善意。 其实,在我们接受了双刃剑这个说法的同时,在逻辑上,就已经接受了这样一种可能性:总的来说,科学及其技术的负面效果大于其正面作用,给社会造成的麻烦大于为我们提供的便利!从而为全面否定科学埋下了伏笔。下面,该轮到科学家了。 一、科学共同体 小时候写理…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6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