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哈贝马斯
王洪:法律逻辑:回顾与展望

一、法律逻辑的兴起 法律逻辑研究的历史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古希腊时期,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就研究了法律领域中的一些逻辑问题。他一方面从包括法律思维在内的领域里总结与概括人们思维的普遍性规律与方法,①另一方面在《前分析篇》、《修辞学》、《尼各马科伦理学》等著作中对法律领域中的一些特殊推理与论证问题进行了最早的研究。②亚里士多德建立了第一个逻辑系统——三段论逻辑系统,③但是他没有建立一个专门的法律逻辑体系。 正如西方逻辑史家黑尔蒙所言,三段论的逻辑形式早在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的司法判决中就已经有所运用了,在巴比伦的《汉谟拉比法典》也是用逻辑的对立命题与省略三段论的方式来宣示法律规则的。④在西…

阅读全文 >>
张玉能:话语生产与实践美学

新实践美学与旧实践美学的一个主要区别就在于,对于实践的概念的含义进行了新的开掘和阐释。旧实践美学的代表人物(主要是李泽厚)认为,实践就是指的物质生产;而新实践美学则认为,实践应该是指以物质生产为中心的社会实践,它包括物质生产、精神生产、话语生产三种类型。新实践美学的这种新的开掘和阐释,并没有完全得到大家的认同。一方面,有人认为新实践美学的实践概念没有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本根据;另一方面有人认为新实践美学的实践概念把实践概念泛化了。因此,必须对实践概念进行进一步的阐述和说明,尤其是对于“话语生产”要予以阐述和说明。 简单地说,话语生产是人类运用语言(符号)进行交往的感性现实活动。虽然马克思主义创始人…

阅读全文 >>
赵静蓉:通向一种文化诗学——对怀旧之审美品质的再思考

怀旧本质上属于一个美学问题,它可以同时被界定为审美心理、审美创造、审美意象以及审美格调,它是一种想象的艺术,有距离的观审,建立在感觉基础上的情绪化行为,纯粹精神性的情感投射。同时它又是一个现代美学问题,它拓宽了传统美学思维以“摹仿”或“再现”、“表现”来确认艺术品性质的理路,而代之以“文化诗学”的美学视角,由此强化了审美的意识形态性。 一、开放的审美实践 “文化诗学”是美国新历史主义理论家格林布拉特提出的一个概念,其核心意义是“文化的文本间性”。意思是说,形式主义的修辞细读应该与自我指涉的思想史研究结合在一起,应当突破文学的界限,通过考察不同的文化实践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把文学文本的研究扩展到文化研究的宏…

阅读全文 >>
张志林:哲学家应怎样看科学

——兼评陈嘉映在《哲学 科学 常识》中的有关论述   陈嘉映在《哲学 科学 常识》一书的“自序”中说,其大作关心的“主题是哲学和科学的关系,以及两者各自和常识或曰自然理解的关系”①。他还特别指出:“这本小书大量借用了科学哲学的研究成果,但它并不是一本科学哲学方面的论著,对科学的内部理论结构无所发明。我关心的是哲学的命运,或者,思想的命运。”②   在“导言”部分,他又进而作了这样的说明:“本书要谈论的是科学怎样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科学在哪些方面促进了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和理解,在哪些方面又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困惑,为我们理解这个世界带来困难。”③   在此,我与嘉映怀有同样的旨趣,也关心在科学改变我们对世界认识的背景下…

阅读全文 >>
孟宪忠:在社会、文化、人领域定位—一哲学的意义与哲学家的使命

当前,在我国恐怕很难有比哲学理论和哲学界更尴尬的学科和领域。哲学理论倍受冷落,哲学研究无人问津。于是有了一种几成定论的舆论:哲学无用。事实果真如此吗? 放眼世界,回顾历史,与此恰成鲜明对照。 每四年举行一届的世界哲学大会都在世界上产生着广泛的影响。而之所以产生广泛的影响,就是因为每次哲学大会的主题都关涉到我们时代人类面临的最迫切最重要的问题:“人与技术”、“人与环境”、“人与社会”、“人与文化”、“人类的困境与前景”、“全球性问题及其解决”。哲学不再以黑格尔晦涩的概念隐含着时代问题,而是直接关注着时代最迫切的问题,是20世纪哲学的一个突出特点。 20世纪哲学发展的另一个特点是,哲学正日益深入到具体科学之中,在与…

阅读全文 >>
王东:21世纪中国哲学新形态

90年代以来,我有幸多次向张岱年先生、黄楠森先生请教中国哲学走向问题。 1993年4月,科学家钱学森院士,约请黄楠森和我们几位北大、 人大研究哲学的同志,共同探讨中国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问题,后来他把这个想法概括为创造马克思主义哲学新体系——大成智慧学。 21世纪中国哲学向何处去? 思想主潮既不是自由主义全盘西化论,也不是保守主义儒学复旧论,而只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综合创新论。这就是走“古今中外,综合创新”的大道,创造富于时代精神、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新体系,也是融会“中西马”的大成智慧学,或者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和中国哲学的现代化。 深刻认识21世纪中国哲学发展前景,特别要正确处理以下…

阅读全文 >>
孙伯鍨 张一兵 胡大平 张溟久:体系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主义哲学以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冲破了体系哲学的牢笼,使哲学走向实践,成为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指南”。但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解史上,基于旧哲学传统的体系思维与新哲学的方法要求屡屡发生冲突,形成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文本的理解误差。实践证明,完整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方法是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建设的最重要任务。 体系,还是方法?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解史上,这一争论是围绕“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实质”这一核心问题进行的,它同时内在地和理论与实践的关系联系在一起。反映在旧教科书中的体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曾是我们理解马克思的主要特征。关于它的是非,国内学界已经有了广泛而深入的评论。问题是这个体系,它…

阅读全文 >>
贺来:何为“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近年来,在以往人们熟悉的“哲学原理”之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哲学基础理论”来指称自己的研究类型和领域,这是一个颇值得注意的动向。那么,何为“哲学基础理论”研究?当人们使用这一概念时,似乎它具有自明的所指和内涵。然而,深入追究就会发现,这是一个需要澄清和规定的概念。只有通过这种澄清和规定,“哲学基础理论”研究才会拥有一个真实的起点。 一、对“哲学基础理论”研究的初步规定 观察人们对“哲学基础理论”研究的种种用法,我们可以看出,“哲学基础理论”研究总是处于与“哲学史”研究、“应用哲学”研究、“现实问题”研究与哲学各“分支学科”研究这四者的相对关系之中。人们对“哲学基础理论”的使用、理解和规定,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从这些…

阅读全文 >>
释义学沟通了科学理论与批判理论,自然科学与生活世界

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的轴心人物、德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哈贝马斯在《文化与批判》一书中提出来的。哈贝马斯反对老一代的“社会批判理论家”对实证主义采取全面否定的态度,他认为应该从释义学基点上实现科学理论与批判理论的结合与沟通.他还认为释义学之所以能承担起这样重任,关键在于释义学具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功用:1.“释义学摧毁了传统社会科学自以为是的客观性.”2.“释义学提醒社会科学家注意到,他们的传统概念并不像启然科学那样精确.”3.“释义学可以使自然科学在无理论基准上讨论取得理性的一致,从而使自然科学理论更加具有理性。”4.“释义学可以把有成果的科学信息转变为社会生活世界的语言.”哈贝马斯在此所言说的释义学的功用…

阅读全文 >>
兴趣先于认识

由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主要代表人物、德国现代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在《认识和人的兴趣》一书中提出的关于“兴趣”和认识的命题.对兴趣与认识的关系问题的关注,始作俑者并不是哈贝马斯,早在康德、费希特那里就已经论及,皮尔士,狄尔泰,弗洛伊德,以及法兰克福学派的首脑霍克海默尔也都论及过;然而把“兴趣”在认识中的作用提高到“指导作用”的地位加以着重研究,并将“兴趣”作为“科学认识”之“基础”而予以反思的,是哈贝马斯。他认为,兴趣就是乐趣,我们把乐趣同某个对象或某一行为存在的观念联系在一起,兴趣的目的就是存在,兴趣与需要形成了互为前提的交叉关系:“不是兴趣以需要为前提,就是兴趣产生需要.”哈贝马斯明确把“指导认识的兴趣…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55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