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哈贝马斯
欧洲多元文化主义的黄昏?

随着叙利亚难民危机持续发酵,中东难民和移民对欧洲国家的社会冲击日益严重。默克尔政府的门户开放政策不仅仅持续受到反对党的指责并且也受到了其党内的批评,科隆的大规模性侵事件更是在考验德国政府的公信力。德国国内的不满情绪亦逐渐升温,“德国国家民主党”(NDP)和“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PEGIDA)等极右翼势力借机开始扩大自身的影响力。默克尔政府声称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并不会改变其难民政策,只有计划将来自中东国家的难民在欧盟成员国内进行再分配。默克尔的支持率自从去年以来已经严重下滑了二十个百分点,达到了欧元危机以来的一个新低。其实这并不是德国第一次在国内压力下接收外来难民。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德国接收…

阅读全文 >>
许纪霖:儒家孤魂,肉身何在?

两千年的儒家曾是古代中国的公共文化和官方意识形态,一百年前,在西学的冲击下,儒家文化解体,失去了其制度之根和社会之根,虽经几代新儒家学者力挽狂澜,光大绝学,然而儒家义理犹如孤魂,在少数精英的上空游荡,而不再在大地有其肉身。 传统儒家之所以如此风光,乃是有双重的制度肉身。其一是汉代的五经博士制度和宋之后的科举制度。儒家是王权钦定的官方意识形态,儒家士大夫也成为帝国官僚阶层的唯一来源。其二是宗法家族社会的风俗、礼仪和民间宗教。儒家是古代社会的文化“小传统”,在民间有深厚的土壤,成为百姓“日用而不知”的纲常伦理。 然而,儒家的这双重肉身到了现代社会已被连根拔起,摧毁殆尽。虽经一个世纪的磨难,儒家到21世纪…

阅读全文 >>
贺来 :“形而上学终结”之后的哲学主题

 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已成为当代哲学的重大课题。虽然仍有不少人留恋传统形而上学作为哲学和科学的“女王”曾享有的“威严”和“权力”并因此而带来的“神圣感”和“崇高感”,但自十九世纪末开始一个多世纪以来,现当代哲学从各个层面对其所做的深入和尖锐的批判性分析,使得传统形而上学的基本理论原则和思维方式早已千疮百孔,难以为继。正是在此意义上,“形而上学的终结”与哲学的“后形而上学转向”被人们概括为当代哲学的基本趋向。但与此相伴随的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重大课题是:在“后形而上学”时代,哲学将如何自存?如果承认哲学仍有存在的必要,那么,它的基本问题与任务将是什么?   我们认为,在“后形而上学”时代,哲学的基本主题不是别的,正…

阅读全文 >>
批判本身就是危机的客观语境的一个因素

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主要代表人物、德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哈贝马斯在《理论与实践》一书中提出来的关于理论与实践关系的命题。哈贝马斯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的主要代表人物,不只是简单地复述前辈的“社会批判理论”,而是对之作新的修改和释读。这主要体现在哈贝马斯从历史的角度去描述理沦与实践的关系演进的轨迹。他主要描述了三种时期;1.以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为代表的古典时期。2.以社会哲学为代表的近代时期。3.以实证主义为代表的现代时期。在哈贝马斯看来,以上三个时期的理论都没真正实现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只有马克思主义批判地体现了理论和实践的统一。但哈贝马斯论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统一视角是独特的,他是从马克思…

阅读全文 >>
建构“第三种现代性”

建构“第三种现代性” 刘悦笛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北京,100732) 【内容摘要】 “现代性”作为来自欧洲的观念,在历史上不断得到反思,主要存在两类反思的理路:一类可称之为“泛审美现代性”,以波德莱尔为起点、中经齐美尔、直到福柯那里结束,他们面对现代性皆持一种“审美批判”的态度;另一类可称之为“批判启蒙现代性”,也就是在批判启蒙基础上来实现启蒙的“现代性”思想,它以韦伯为起点,直接穿越了从阿多诺到哈贝马斯的法兰克福学派两代哲学家。实际上,我们可以在这两种“反思现代性”之间“执两用中”,从而提出一…

阅读全文 >>
曹卫东讲哈贝马斯:哲学家作为公共知识分子

第二讲、哲学家作为公共知识分子 作为一种社会批判哲学,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十分强调实践之于理论的优先性,强调哲学应当从单纯的主体性批判当中走出来,承担起批判社会、批判历史,进而批判文化的艰巨使命。因此,如何明确哲学在现代社会中的功能,对于法兰克福学派就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综观法兰克福学派的发展历史,我们不难看到,无论是其奠基者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和阿多诺(Theodor W. Adorno),还是其后继者哈贝马斯,都把定位哲学的社会功能作为自己理论思考的一个基本点。 本讲拟从历史的角度,选取法兰克福学派第一代和第二代的代表人物(霍克海默和哈贝马斯)作为考察的对象,具体分析他们关于“哲学…

阅读全文 >>
中国:如何避免“自宫式”的现代化?

2005年5月12日 一、中国不是一个简单的民族-国家,而是一个以国家形态出现的巨大文明! 问:21世纪中国面临的中心问题与20世纪中国是基本相同,还是将有所不同? 答:有所不同。中国在上世纪的中心问题是要建立一个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但中国在21世纪的中心问题则是要超越“民族-国家”的逻辑,而自觉地走向重建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国家”(civilization-state)的格局。 事实上凡认真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大多都指出,中国不是一个通常西方意义上的所谓“民族-国家”,而只能是一个“文明-国家”,因为中国这个“国家”同时是一个具有数千年厚重历史的巨大“文明”,因此西方政治学界最流行的说法是,现代中国是“一个文明而佯装成一个国…

阅读全文 >>
2004-2005年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新进展

在2004年~2005年,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关注的重点依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发展和理论创新问题。围绕这一中心,发表了一系列有重大学术价值和学术影响的代表性观点,推进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深入发展,显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图景和时代风貌。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新形态的建构   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断发展、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主要表现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的变化与创新之上。那么,应该如何建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新形态呢?围绕这一问题,我国学者展开了多方面的理论探讨,以一些科研机构和重点大学为依托,已经形成了不同的研究思路。其一,注重马克思思想与西方人文传统的对话,着眼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西方哲学的比较研究…

阅读全文 >>
正义基础上的团结、妥协和宽容 ——哈贝马斯视野中的“和而不同”

简介   童世骏,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哲学系教授,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和而不同”是中国儒家传统的说法。但如果我们把传统意义上的“和”理解为现代意义上的“团结”,那么,“和而不同”的意思就是要在价值和利益多元的情况下保持团结。这个问题在当今世界具有普遍意义,因为无论是在各国国内还是在国际范围,利益和价值方面的多元性都是一个基本事实。在西方,利益和价值的多元性的事实得到了多元主义的价值观的辩护;“多元主义”本身成了一种多元价值中影响最大者之一。但即使是主张多元主义的学者,通常也都主张以某种形式避免因为利益和价值的多元而造成社会的分裂。不同利益之间要设法达成妥协,多元价值之间要设法…

阅读全文 >>
欧洲是否需要一部宪法?

作者:哈贝马斯/文 曹卫东/译 【 正 文】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时的欧洲人”立即着手规划和实施欧洲政治的统一大业 ;今天,人们继承了这项未竟的事业,但他们的抱负和期望都大相径庭了。值得注意的 不仅有迥然不同的修辞方式,目标也有了显著的差异。先辈们总是把“欧洲合众国”挂 在嘴边,并毫不掩饰地拿美利坚合众国做比较,而在当前的讨论中,则回避这样的榜样 。甚至连“联邦主义(f@①deralismus)”一词也显得难登大雅之堂了。   问题在于,政治气候的这种转变所表达出来的,究竟是一种健康的现实主义(作为数十 年学习过程的结果),还是一种朴素的悲观主义,甚至是一种缺乏创造性的胆怯心理。   我们当今的欧洲形势…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59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