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伽达默尔
程广云:学的多样性与对话的可能性

一 哲学何以多元 哲学多元,几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门比其他任何学科更古老的学科,至今却连“什么是哲学”或者“哲学是什么”之类前提性或基础性的问题都无法求得一致答案,这对其他任何学科而言都是匪夷所思的。在历史上,这门古老的学科所提出的问题以及所获得的答案是那么多,但一致认同的又是这么少(是否存在任何一个标准答案都是问题)。虽然哲学共同体和科学共同体都以一系列共同约定的符号为纽带,但后者兼有共同所指,前者却仅有共同能指。假如哲学承认自己与艺术、诗和音乐相类似,那么出现这样一种状况当然可以原谅,甚至应当赞赏。然而,当人们习惯于以科学视角来审视哲学时,这样一种状况就变得愈益不可容忍了。例如,卡尔纳…

阅读全文 >>
王东:21世纪中国哲学新形态

90年代以来,我有幸多次向张岱年先生、黄楠森先生请教中国哲学走向问题。 1993年4月,科学家钱学森院士,约请黄楠森和我们几位北大、 人大研究哲学的同志,共同探讨中国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问题,后来他把这个想法概括为创造马克思主义哲学新体系——大成智慧学。 21世纪中国哲学向何处去? 思想主潮既不是自由主义全盘西化论,也不是保守主义儒学复旧论,而只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综合创新论。这就是走“古今中外,综合创新”的大道,创造富于时代精神、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新体系,也是融会“中西马”的大成智慧学,或者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和中国哲学的现代化。 深刻认识21世纪中国哲学发展前景,特别要正确处理以下…

阅读全文 >>
吴晓明:哲学的时代课题与使命

今天,中华民族正迅速开展着的历史实践本身已经以其高度的紧迫性和切近性将哲学——它的时代课题与使命——指定为一项根本的任务。其核心之点在于,精神领域从根本上的建设任务已经被郑重地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今哲学的这一时代课题首先包含一项批判的任务,即克服主观意识的哲学。按照伽达默尔的概括,这项任务乃是20世纪哲学的基本主题,而这一主题实出自黑格尔哲学的伟大遗产。主观思想或主观意识的观点盛行于所谓“反思哲学”中,而黑格尔对之做了近乎苛刻的批判:作为忽此忽彼地活动着的推理能力,反思不会停留于、深入于特定的内容之上,但却知道如何把一般的抽象原则运用到任何内容之上。这种外部反思,在黑格尔看来,不过是诡辩论的现代形式,…

阅读全文 >>
一个不承认他为成见所支配的人,将看不到成见的光芒所显示的东西

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提出的关于成见问题的命题。在《真理与方法》一书中他指出,构成我们存在的与其说是自觉的判断,还不如说是我们的成见。他在后期的一篇论文中概括道: “我使用[“成见”这一词]的目的是要恢复成见这个词的本来面貌。这是一个带积极意味的概念,但是法国和英国的启蒙运动改变了这个词在语言用法上的肯定意味。我们可以发现成见这个概念开始时并没有我们后来那种意义.成见不一定是不公正的,错误的,因而也井非一定会歪曲真理。事实上,按照成见一词的字面原义(即作出判断之前的见解),我们存在的历史性必然意味成见构成了我们整个体验能力的最初的方向性。成见就是我们对于世界的开放性的倾向.”(伽达默尔:《哲学解释学》…

阅读全文 >>
柯小刚:对黑格尔哲学史概念的一个现象学解读

一、导 论 西方哲学的历史到了黑格尔那里第一次成为极为宏大的体系。在黑格尔的哲学史空间里面,从东方到西方,从一个哲学家到另一个哲学家,都是一环扣一环地紧密联系起来的,其联系之紧密犹如逻辑学里的概念范畴之间的连接。事实上,在黑格尔那里,逻辑正是规定着历史的原则。正是从逻辑的规定而来,历史才能成其为历史,才能把诸多哲学家联结成一个宏大的链状系统。当然,根据黑格尔的辩证历史观,这个巨大的链条并非形成一种直线式的结构,而是形成一个巨大的旋转上升的圆圈。在这个圆圈“中心点”高踞着“绝对精神”,而历代哲学家们,包括西方思想链条之外的中国古代思想家们,则一个接一个环绕在圆圈的周围,接受“精神”的绝对规定。 这个巨大…

阅读全文 >>
王元骧:论马克思主义美学在我国当代的演变

一 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苏联实践派美学的引入而在我国开始并发展起来的。在这之前的蔡仪的美学研究有些学人把它归之于马克思主义美学,理由是他主张“美的根源在于客观现实”[1]242,“坚持在美学研究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1]243,从而认为“他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来研究并建立自己的美学体系”[1]264。我觉得似乎并不十分确切。而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认识,显然是与我国哲学界长期以来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视为认识论哲学,把哲学的基本问题看作是意识与存在的问题,并以唯物还是唯心来作为区分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的首要标准是分不开的。按照这样的理解,蔡仪的美学思想自然也就被归入到马克思主义美学了。 要鉴别这个论…

阅读全文 >>
殷杰:论“语用学转向”及其意义

纵观20世纪哲学的发展,从关注于“认识如何可能”到“语言表达如何可能”这一哲学基础的根本变化,哲学进入了一个不同于以往形态的“分析时代”,这使得整个20世纪西方哲学的发展深深地铭刻着“语言”的烙印。从胡塞尔为拯救欧洲科学危机而创建的探索存在和意识的现象学,到伽达默尔用现象学方法寻求语言理解的解释学,从以科学为模式重建哲学基础的逻辑经验主义,到试图通过分析语言结构来揭示人类文化结构的结构主义,尽管这些哲学流派的出发点和理论基础各不相同,甚至处于对立状态,但它们都表现出对语言的强烈兴趣,将语言作为一种分析手段运用于各自哲学理论的构造当中。即便是兴起于20世纪后半叶的后现代主义思潮,也通过对语言的和文化的研究〈…

阅读全文 >>
张志伟:康德哲学的现代意义

众所周知,康德哲学一向是西方哲学界的“显学”,研究康德哲学的论文、论著汗牛充栋,浩若烟海,令人目不暇接,任何一位以康德哲学为研究方向的人都不得不时刻提防以免被铺天盖地的资料海洋“淹死”,更不用说一般的康德哲学爱好者了。所以就事实而论,康德哲学在我们这个时代毫无疑问是有意义的。但是,康德哲学毕竟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产物,200年后的今天,20世纪即将成为历史,我们已经站在了21世纪的门口。回顾20世纪,哲学流派多如牛毛,我们想赶新的潮流尚且来不及,难道还有必要关心200年前康德哲学的意义吗?!显然,康德哲学在现时代的意义在理论上仍然是一个问题,更直白地说,这个问题也就是康德哲学与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的问题。 …

阅读全文 >>
张志伟:跨文化的哲学对话如何可能 ——关于比较哲学的几个理论问题

在中国,自西学东渐以来,比较哲学的问题就存在了。梁漱溟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通常被看做是中国比较哲学的第一部著作,至今仍然是比较哲学领域的代表作。虽然此后比较哲学有了一定程度的进展,相关的论文论著有了一些,但更多的是“哲学比较”而不是“比较哲学”。由于比较哲学之所以可能的理论基础尚未得到充分的说明,中西比较哲学的研究很难有积极、有效、深入的进展。有鉴于此,本文试着提出一个康德式的问题:跨文化的哲学对话如何可能?这一问题的实质是:使这种对话成为可能的理论基础是什么?意义何在?目的何在?是否有效?所以,本文的出发点是:比较哲学不是哲学比较。对两个或多个哲学文本(广义的)进行比较分析并非没有意义,不过还…

阅读全文 >>
王金福:一种主观主义的解释学理论——评张一兵的“思想构境论”

张一兵在他的新著《回到列宁——关于“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以下简称“《回到列宁》”)①一书中,提出了一种叫作“思想构境论”的文本解读理论,这种文本解读理论从他原来写作《回到马克思——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以下简称“《回到马克思》”)②一书时的解读立场后退了。十年前,他的《回到马克思》一书一出版,立即就引起人们的关注,其中有一种批评是在解释学视野中的批评。他们说,理解不存在客观的、不依理解主体为转移的对象,文本没有自身固有的不依赖理解者的意义,文本的意义是由读者理解生成的;即使文本有自身的意义(原意),也是被历史地封存起来了,我们永远无法把握文本的原意,理解的目的不是去把握文本的原意,而是生成文本的…

阅读全文 >>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7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