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 首页 > 标签

标签归档:休谟
沈卫荣|休谟的佛缘:发现抑或构建?

或曰无聊才读书,我是放假才读书。这个假期首先吸引住我眼球的是一篇发表于《大西洋月刊》2015年10月号上的题为《休谟和佛陀:我对西方启蒙运动之东方根源的追寻是怎样或已解决了一个哲学的谜题和结束了我的中年危机的》的文章。作者用新闻人的笔法,将个人生活之跌宕起伏巧妙地寄寓于学术生涯之探索精进之中。一遍读罢,觉得妙趣横生,天下故事原来都是无巧不成书,挖掘出来竟然可以如此峰回路转,引人入胜的;然而,回味再三,似又觉得天下事虽常匪夷所思,但哪能都如此这般地巧合人意呢?或许,天下好事都不是被素心人偶然发现的,而多半是被有心人刻意构建出来的,别人只要将故事构建得巧妙一些,我们就统统信以为真了。这篇文章对休谟之佛…

阅读全文 >>
冉云飞:大师们谈常识

冉按:这是我几年前每读书所见,随手辑录的。语录这玩意,就像标语、口号一样,由于其短小精悍,易记易传播。但我们在读完这些语录后,要进一步理解说话者的意思,就得找他的文章与书籍来看,使其话语不剥离说话语境,以及所处时代。如此一来,才能不至于断章取义,形同搞死原作者。就像官方教材所选之鲁迅、杜甫、白居易等人,等于是用“尊敬”和传播方式,来把这些人搞得单调,而变形扭曲,使人丧失了对他们丰富性的认知。 这一百零六条“语录”是我觉得有意识的话语,希望其中有一条能击中你,就算传播了这个时代,中国所需要的常识。不要小看常识,潘恩的《常识》对美国革命的贡献,那是众人皆知的事。2014年5月8日于成都 1:面对肯尼迪总统的就…

阅读全文 >>
施密茨新现象学简论

在当代、特别自受后现代主义思潮冲击以来的西方哲学界,已很难看到像赫尔曼.施密茨(Hermann Schmitz)那样致力于构建一个完整体系的哲学家了。 施密茨1928年生于德国莱比锡,1953年毕业于波恩大学,1955年在柏林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后任基尔大学哲学系教授、系主任至今。 四十年的讲坛和书斋生活,孑然一身,与书为伴,发表了近三十部著作,六十余篇论文。其代表作为五卷十册近五千页之巨的《哲学体系》(1964一1980)和《无穷尽的对象——哲学的基本特征》(1990);较重要的还有:《主体性——现象学和逻辑学论文集》(1986)、《亚里士多德的理念学说》(三卷,1985)、《阿那克西曼德和希腊哲学的起源》(1988)、《对象的起源——从巴门…

阅读全文 >>
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与德国启蒙运动

一 莱布尼茨是近代理性主义哲学的重要代表,无论是其单子论的本体论思想,还是其“最好世界”的神学理论,都充满了浓郁的理性主义色彩[1]。然而在莱布尼茨的唯理论中,却蕴含着理性自身的重大隐患。莱布尼茨为了建立具有普遍必然性的知识论体系而把理性片面地发展到了极端,其结果却导致了唯理主义认识论的深刻危机。 从认识论的角度来说,莱布尼茨关于单子没有窗口、不发生相互作用,而是按照前定和谐的内在原则自由发展的观点,必然会导致对于经验知识的轻视甚至否定。莱布尼茨虽然承认依据充足理由原则而建立的事实真理,但是这种事实真理只是对于我们这些知觉能力有限的单子而言的,而在上帝这个最高的单子眼里,一切真理都是建立在矛盾律之…

阅读全文 >>
康德的综合和分析概念

文章来源:《现代哲学》2005年第5期 【感谢陈志远先生惠寄哲学在线,本文与正式发表的文字在注释上略有增补。】   “先天综合判断是如何可能的”是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的总问题和基本问题。但是核心概念“综合”及其相关概念“分析”有着多种含义,这种歧义已经妨碍了人们对“先天综合判断”做出正确的理解。长期以来,受到康德自己在《纯粹理性批评》“导论”中明确定义的影响,人们只是在一种逻辑学意义上来理解综合判断中的综合概念,这使得康德在“概念分析”论中关于综合判断的新思考被忽略了。不仅如此,从康德在世之日直到今天,他的分析和综合的区分就不断地饱受各种诘难和怀疑,尤其以来自于分析哲学的挑战为甚。[1]为了维护康德哲学,首先就必…

阅读全文 >>
倾听天命 敬畏自然 ——今天怎样重新认识孔子

(2005年11月2日在四川大学的讲演) 今天到四川大学来跟同学们见面,做一个讲座,我很高兴。我今天的讲题是: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孔子?更确切地说,我们怎样重新认识、理解孔子?因为怎样认识孔子与我们国家的文化建设关系非常密切,也与我们在当今世界上所处的地位密切相关,这对于我们与西方文明进行对话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近我应约写了一本小书《蒙培元讲孔子》,下面就把这本书中的思想概略地给大家谈一谈。其中涉及的内容很多,我主要讲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孔子其人;二是孔子主要的思想。而且,我着重要谈的不是过去人们已经谈过的东西,而是我重新研究后的一些体会,很可能是别人没有谈到的、与别人不一样的看法。这些看法提出后,…

阅读全文 >>
哲学的用处在于使人有自知之明 ——访斯特劳森教授

彼得.斯特劳森,当代英国著名哲学家、牛津日常语言哲学的主要代表。他自1978年退休后,仍笔耕不缀,目前正在撰写关于康德认识论的专著。他近年来的最新著作是1992年出版的《分析与形而上学》(牛津大学出版社)。去年12月19日,本文作者在访英期间专程拜访了斯特劳森,就他的哲学思想、宗教信仰以及个人生活等方面进行了长谈。征得斯特劳森本人的同意,现将部分谈话内容整理发表如下: *            *             * 问:您是当代分析哲学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我想知道您是何时开始研究哲学的? 答:我17岁进入牛津大学,主要学习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我发现经济学很让人乏味,而政治学非常有趣…

阅读全文 >>
知识起源的前述谓经验之现象学澄清

在西方哲学中, 理论理性的根本问题之一就是运用逻辑阐明人类知识的来源及其性质。关于普遍必然的真理性知识的追求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笛卡尔、康德等哲学家们自觉担当的使命。但是, 休谟的怀疑论迫使哲人们去思考“经验知识是如何构造的”问题, 即关于事物“是什么”的认识何以是可能的问题。康德的先验原理把先验逻辑划定在知性和理性的范围内, 从而把经验直观的内容(质料) 排除在逻辑之外。胡塞尔则认为真正的知识是“述谓化”的知识, 逻辑的东西必须到直观内在体验中寻找其隐秘的起源, 这就把逻辑的东西的范围延伸到了前述谓经验的领域, 并试图通过澄清逻辑的起源方式对述谓判断的本质作出解释, 使逻辑真正成为从经验中自身层层建构起来的真理。…

阅读全文 >>
胡塞尔的“未来”概念

詹姆士.R. 门施 倪梁康译 (加拿大,盛弗朗寺萨维尔大学) 初看起来,对未来的现象学思考好像是一个语词矛盾的说法。现象学所关注的是被给予性或当下。在现象学寻求明见性的过程中,它所注意的是已经被给予的东西,这种注意似乎不能处理未来。未来的定义既然是尚未当下,那么也就是尚未被给予。于是,在生存主义者看来,尤其是在海德格尔看来,现象学忽略了一个事实:我们的此在的“此-”(Da-)、在此(thereness)是处在未来之中的。现象学忽略了,未来是内在地处在我们的在世之“此在”(being-there)之中的东西。[①]现象学忘记了,“价值”作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内在地处在世界之中的。在关注作为通过其视觉特性而已被给予的事物之构造的同…

阅读全文 >>
当代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主要分歧

  顾肃,男,1955年4月生。1981年获得南京大学哲学硕士学位,主攻西方哲学。随即留校任教。1983年至1986年获得美国哈佛燕京学院奖学金,赴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留学,主攻西方哲学包括法律哲学,其间于1985年获得该校硕士学位,回国后继续博士论文写作,于1989年获得南京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并继续在南大任讲师。1990年12月晋升副教授,1995年3月提升哲学与法学教授,目前担任博士生导师。 联系电子邮件:gusunj@163.com。 ------------------------------------------------ 内容提要:当代西方政治自由主义的主要论敌之一是保守主义,尽管有人也把自由至上论者划为保守派,但两者的区别还是相当明显的。施米特、斯特劳斯等保…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5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