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阎连科:有一个村庄是世界的中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10-27 点击: 3418 次 我要收藏

[摘要]中国之所以叫中国,是在古代中国人以为中国是世界之中心。中国的河南省原来叫中原,那是因为中原是中国的中心。我们县恰好在河南的中心。我们村,又恰在我们县的中心。如此这个村就是世界中心。

当地时间10月23日晚6点,在卡夫卡协会的安排下,阎连科来到位于布拉格老城广场最繁华的巴黎大街上的图书俱乐部举行了文学座谈会。这也是此次阎连科赴捷克领奖的最后一场文学活动。

这所俱乐部,夹在lv和布拉格最奢华的商场间,倒是像极了卡夫卡的处境,他活着时,一生只离开过布拉格两次,在日常生活的逼仄中,内心却一直是那个孤独而挣扎的艺术家。

在阎连科的捷克语翻译李素女士的介绍下,两位《男性时尚》杂志的记者首先对他进行了专访。(注:海外的时尚杂志,不仅是时尚的代名词,更是当地的主流时政、文艺杂志)

感人的是,聊到《四书》时,40多岁的男性记者拿出一块石头告诉阎连科,他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读完了《四书》,这是他读过的书中最意外也是最沉重的。他给十岁的女儿讲了书中的故事。后来,她找到这块石头,问他:“我能用石头和你(阎连科)通信吗?这是一块人形的石头,这是人的肌肉、骨头,这上面还有一只鸟。人应该像石头一样好好的活着。当你想捷克了,想我的话,你就拿出这块石头看一眼,我就会像石头上的鸟儿飞到你身边。”

在这样的气氛下,面对台下的捷克及从欧洲其他国家赶来的读者,阎连科开始了今天的文学演讲,以下为文字实录全文:

一个村庄的地理

有一个村庄,那儿住着我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还有我的哥嫂和姐姐们,一如荒原的哪儿,生长着一片和其它野草毫无二致的草,也如沙漠的瀚海里,有几粒一片和其它沙粒毫无二致的沙。我记事的时候,那儿是个大村庄,接近两千人,现在那儿是个特大级的村庄,五千多口人。村庄的膨胀,不仅是人口的出生,还有移民的汹涌。如同全中国的人都想涌向北京和上海,全世界的人都想涌向美国和欧洲,而那个村庄四边的村落、山丘间的人,都渴望涌向我家乡的那个村。

因为,这个村庄几十年前有条街是商业街,方圆几十里的人,五日一赶集,都要到这条街上买买和卖卖。而现在,这条街成了一个乡间最为繁华的商业大道了,如同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香港的中环,纽约的百老汇,经济、文化、政治与民间艺术,都要在这条大道和我们的村落酝酿、展开和实施。这个村在中国狂飙式的城镇建设中,已经成为一个镇——这个村,是镇的首府所在地,相当于中国的首都在北京,日本的首都在东京,英国的首都在伦敦,法国的首都在巴黎。所以,那个村庄的繁华、膨胀和现代,也就不难理解了。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835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2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