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孙传钊:乌合之众和贱民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7-09 点击: 1452 次 我要收藏

  江苏教育出版社推出了一本法国朱莉亚·克里斯蒂瓦的《汉娜·阿伦特》(Génie Féminin—Hannah Arendt),该书似乎为许多青年读者所青睐,也是去年年底各地学术书店畅销书,网络上也不时读到不少青年写的“书评”。遗憾的是该书中文版存在一些明显影响根本上对原著理解的硬伤,没有为国内阿伦特爱好者、研究者门指出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本文限于篇幅,只列举该书的第5章《讲述21世纪》中一个单词的错译,顺便简单地谈谈阿伦特政治思想中的两个特定的用词。
  因为该书第5章的头几页是克里斯蒂瓦叙述阿伦特文化界(特别是文学界)的朋友们,其中不少是犹太人,因为希特勒时代遭受迫害的一起流亡的“难友”。这些犹太人朋友都有过沦落为“贱民”的经历,所以,译者想当然地把“mob”单词翻译成“贱民”(第93页),殊不知“mob”这个单词,在阿伦特的成名作《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是一个重要的概念:特指进入20世纪之后传统社会的各个阶级因为资本阶级的投机,失去了自己特有阶级权利的时候,这些阶级瓦解了。零零落落地从原先阶级脱落的人们,被所有的阶级都看成是过剩的、多余的人,也就汇合成乌合之众(mob)。那也是马克思所说的流氓无产阶级(Lumpenproletariat)。她认为,开始的时候,“mob”和“人民”(the people)是有区别的;以后到了队伍扩大了的阶段,与“大众”(the masses)——没有阶级意识的人们合流了。由于资产阶级的胜利以至破落的人们——贵族阶级、资产阶级出身的没落的知识分子与这些乌合之众(mob)相遇的时候,双方会发现彼此拥有共同的东西,即对资产阶级的伪善和虚荣激烈的怨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最具有说服力的一章,就是第三部分第二章论述乌合之众(mob)与精英结成同盟那一段:  
   自由主义与人道主义的代言人,往往忽视当代民众对最广泛、普遍的经验的痛苦的失望和陌生。那是因为传统的命题与价值消亡的气氛中,某种意义上,与伪善的、已经变得陈腐的旧时的真理相比,人们更容易接受明显是愚蠢的命题。这也是因为谁也没有好好地认真思考过这些愚蠢的命题。粗野随着愤世嫉俗,一起放弃了原先尊重的准则和认可的理论,乃至率直地承认最邪恶的东西,不顾所有的这些只是一种托词,容易产生犯错误的勇气,何况,还以新生活的名义。……出于传统憎恨资产阶级的、自动舍弃高贵社会地位的那些人,在愚蠢的乌合之众的荒谬中,只看到内在没有伪善和高贵,没有看清其中的本身。(p.334)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93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2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