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杨立华:阐释的深渊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7-09 点击: 1453 次 我要收藏

如果说内心深层的刺痛是诗人走向诗歌的原因,那么对这刺痛的回应就成了分判不同类型的诗人的尺度:是选择活在伤口里,用伤口的开裂来喧泄和冷笑;还是选择刺痛中的完整,在完整中悲悯这因贫血而日益冷酷的世界,就成了根本的分野。前者在自闭式的躲闪中将怨恨进行到底;后者则在不可遏制的愤怒中随时准备宽恕。
选择成为诗人,究竟意味着什么?随着这一追问而来的反问是:这样普世性的提问姿态,其正当性何在?也许我们只能就某个诗人及其作品、甚至只能对某一具体的写作提问?或者,我们还缺少更清楚地提出问题所需要的支点:在谜面的构成中,还缺少关键词?就视线所及,我们开始寻找有望开启问题的钥匙:
关键词
我的影子很危险/这受雇于太阳的艺人/带来最后的知识/是空的
那是蛀虫工作的/黑暗属性/暴力的最小的孩子/空中的足音
关键词,我的影子/捶打着梦中之铁/踏着那节奏/一只孤狼走进
无人失败的黄昏/鹭鸶在水上书写/一生一天一个句子/结束
这首诗的作者是流亡中的北岛。
由于诗的标题的先行限制,整首诗的理解方向是相对确定的。阅读中的滞留感将题目“关键词” 带入诗的首节。“我” 的影子是危险的,为什么?对谁而言?“我” 的影子是一个艺人,他受雇于太阳。这里,太阳和影子的关系是确定的、单向的,其中不存在颠覆和翻转的危险。因此,影子的危险并不指向太阳。那么,这危险就只能是对“我” 而言的了。“我” 当然与正在写下这行诗句的诗人有关,但这一指向不应被固定在某个唯一的个体身上。一切可能与这诗行建立关联的个体,都可能成为诗句中的“我” 。影子是“我”的,但同时受雇于一种远比“我” 强大的力量。“我”和“我”的影子的关系中充满颠覆的危险,“我”的影子随时可能遮蔽“我” 的生存。其颠覆的方式是:传达关于“我” 的空的知识。借助影子与倒影的区别,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一隐喻的含义。倒影保留生存的丰富性,而影子则将一切过滤为单一的色调。与倒影相比,影子是对生存的丰富性的化约。影子对关键词的隐喻关系,由于标题在阅读中的滞留而隐约可见。
语词对诗人而言是危险的。对于流亡中的诗人,这种危险被放大到不容忽视的地步。与流亡前的诗歌相比,在北岛近些年的诗歌写作中,对语言的经验成为一个独立的线索。这些经验在诗中常常是片断的,在不经意的位置、从意想不到的方向出现,并因此而改变着整首诗的色调。然而,这首诗不同,它本身就是以语词为主题的。如果说影子喻指语词,那么太阳指的是什么呢?“受雇” 在这里成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雇佣总是出现在交换网络中,进入这一交换网络,也就意味着进入了一种普遍的社会关系中。具体到语词上,也就是一个普遍的意义交换网络。“我” 的诗中的关键词,同时也属于一种普世性的交换关系。这对诗歌写作而言,意味着莫大的危险。这一危险是双重的:一方面,它随时威胁着诗歌写作的可能性,“字典旁敲侧击/逼我就范”( “问天”);另一方面,它总在不断地用公共的词义置换个体的感受,从而危及诗歌阅读的可能。
转入第二节,诗人用一个指示代词“那” 标明了此节与前一节的关联,同时也调动起特定的阅读期待:读者可以期待在这一节里看到前一主题的更为具体化的再现。蛀虫是一种危胁,它的危险首先在于蛀空一切实在的东西。然而这还并非全部,真正的危险还在于它的危害总在暗中进行。蛀虫蛀空一切实质,却留下看似完好的表面。那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暴力,是“暴力的最小的孩子” 。暴力以孩子无害的面孔出现,血液里却遗传了暴力的根本性格。梦寐中的人们,被足音欺骗,以为自己仍走在坚实的地上,其实他们的步履早已悬于空中。在这一节的隐喻中,语词对于诗人写作的威胁被更加具体地展开了。
在这两节里,北岛试图道说出诗人面对语词时的那种如履薄冰的谨畏和无奈。这种情绪在另一首诗中找到了更为直接的表达:
我小心翼翼/每个字下都是深渊(“据我所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92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0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