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田立年:奥林匹亚的晴空(《哲学与真理——尼采笔记选》中文译序)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24 点击: 962 次 我要收藏

  在那些茂密的树林中,我们看到一棵树都在为争夺一片阳光而奋斗,竭力地向天空伸展自己,长得又高又直,仿佛是孩子伸得长长的手臂。如果植物也会做梦,那么它们最常梦见的一定是一片又一片自由的阳光。
  
   人也是光的孩子。本来,人和其他动物一样,是在地上爬行的,但当有光线从上面落下时,他们的生活被照亮了。他们张开眼,抬起头,站起来,成了人,从此不再生活在脚下的黑暗中,而把心灵永远地系在了蓝天上。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然而,并不是所有时代的所有类型的所有个人都有机会接近天空的。山峰越高,就越有吸引力,但也肯定越人迹罕至。人是土做成的,要想让他们像水一样映照出天空是多么不易啊!必定只有极少数神话般的人物才做到了这一点。
   就是那一望无际的树林,如果与曾经存在过的无数种子和幼苗相比,也肯定是极少数。
  
   是的,我们是从神话的天空中堕落下来的。想一下,人类的祖先最初生活在一个怎样光明的世界:自然充满了声音、意义和色彩,无时无刻不在恐吓他、威胁他、爱护他和抚慰他;它们也许是他的朋友,也许是他的敌人,但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它们都没有遗弃他,让他生活在一个荒凉、丑陋、连个人影也不见的死寂世界上。
  
   从我们这些现代人的小心眼看去,原始人的生活肯定苦不堪言:那些野蛮的风俗,那些严厉的禁忌,那些匮乏的生活和那些可怕的疾病,现代人只要憋一眼就会心惊胆战,因此原始人必定总是愁肠百结,郁郁寡欢,以致他们竟然能够一直忍受这一切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了。
   这是多么大的偏见和误解!
  
   原始人是人类的儿童。人类的儿童是原始人的后代。有谁见过比儿童更快乐的成年人?有谁见过比儿童的微笑更动人的成年人?在我们幼小的时候,一块糖果,一根冰棍,几颗石子,几堆沙土,都使我们感到由衷的快乐,而当我们长大了,珍馐美味和真正的王位也打动不了我们的心。我们童年的天更蓝,我们童年的草更绿,因为生命的太阳照耀着它们。
   当然,原始人也有痛苦,甚至比我们更多痛苦,但是他们有强健的生命,痛苦并没有使他们像使我们一样伤感和呻吟,从而败坏掉整个生命。不,他们忍受痛苦。他们的痛苦也是健壮的。他们的痛苦的乌云没有遮住太阳,反倒被太阳镶了一道好看的金边……
  
   与原始人相比,文明人的痛苦和快乐不过是一个老年人的伤感和淫乐。
  
   因此,是我们而不是他们生活在一个更为阴郁的世界上。光线渐渐地暗淡了。我们生活在原始巨人的阴影中。当那些光像野兽一们被从四面八方驱赶进知识的栅栏时,我们的头脑变得富有了,而心却空虚起来。我们的生命贫乏了。我们失去了某些最宝贵的东西。
  
   人们认为原始人和儿童只是沉浸于梦,但是如果人生就是一场梦的话,那沉浸于梦就是沉浸于生命。对于梦境(人生)来说,梦想是唯一的逻辑、光线和现实。你不可想象走出梦,因为那就意味着走出生命。事实上,虽然我们今天的生命力已经无比微弱了,虽然我们已把朝霞抛在了身后,但是只要我们仍然活着,只要我们还是人,我们就不可能完全脱离梦。我们只是不再做梦,我们已经丧失了做梦的能力,但是梦却仍然做着我们,像做着梦中的景象和角色;我们不再生活在自己的梦想中,但却生活在别人的梦想中:我们通过原始创造时期的一度再现(儿童时期)得到原始神话世界的概念残余并靠它为生,仿佛是一个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人,其他人不仅要为他准备饮食,而且还要喂到他的嘴里……
  
   一切创造性的存在都是梦幻性的,它们撕破了阴郁的陈旧现实,以一种活泼的方式重新组合它们,从而产生了一种出人意料的明亮效果,如同带来了新的光源。人之于动物界,动物界之于有机界,有机界之于无机界,都是梦幻性的。
  
   梦不可能是长久的。它是两个永恒之间的一段有限的时间。它实际上不是时间。它是时间的停止和否定。在梦中,正常的时间停止不动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时间性的生存和记忆。然而,时间毕竟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它终归要重新既得控制,洗刷一切存在和记忆。
  
   因此,我们的堕落是一种自然进程。再好的戏也不能不收场。当生命的活剧演过之后,哪怕我们仍然赖在台上不走,灯光也会慢慢地暗淡下来,用黑暗的大幕把我们包起来。
  
   但是,不到最后一刻,生命就不会放弃。对它来说,存在就意味着永远存在。完全不存在是它不能想象和理解的。所以,在它从普遍生活中退出以后,它并没有立即消失,而是仍然保留着它的最后的气息,在天才的作品中展示自己。
  
   现在,只有少数天才才能撕碎日常的道德现实和语言现实,透露出一片昔日的晴天。过去所有人都生活在光明之中,现在光明却只存在于少数天才的头脑之中;过去是自然的东西,现在却只有通过哲学、艺术和道德的艰苦努力方能取得。生命变得越越艰难,普遍生活退化了个人的奇迹。
  
   天才是人类自身的记忆。当我们不再记得自己是人时,我们也就最后不再是人了。只要我们还记得自己是人,我们就有可能有朝一日再度成为真正的人,或者说,至少我们能作为人死去。
  
   天才是一座希望的桥梁,它指向彼岸,但并不保证彼岸。
  
   天才站在一处收割过生命和丰饶的原野上,留下种子,祈盼来年。
  
   奥林匹克的晴空,光照千秋。
  
   生命是最简单的真理,也是最后的真理。只有生命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也只有生命的力量才能使我们忍受痛苦。当我们失去生命时,没有什么能使人们快乐起来,正如对于一个失去胃口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美味的。问题是,如果我们不快乐,那就没有什么能使我们快乐;如果我们不爱,那就没有什么能让我们爱。生命的泉水枯竭了,世界也就跟着荒凉了。一切现代的力图使人快乐的东西都不过是些麻醉剂,带给人的是一时的虚假的刺激,随后就是更大的痛苦和空虚。我们像是一个中毒日深的吸毒者,越是渴望和追求快乐,结果就是越是不快乐和摆脱不了折磨。唯一的道路是回到生命最初的源泉和永恒的存在。如果它们不能成为我们的再生的摇篮,那就让它们成为我们最后的归宿吧。它们是生命天空中能够照顾我们的最后的光辉。
   让我们离开平原,登上高山,面向蓝天。
  
   让我们坐下来,读那些最伟大的作品。
  
   译 者
   1993.5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84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3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