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文祯元:犬儒刁民,中国的精神贵族在哪里?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22 点击: 698 次 我要收藏

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没有文明没有道德的国家,中国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令人自豪与骄傲的精神和品质。

中国人是善吃的民族,所谓民以食为天。但如今的中国充斥着世界上最多的假烟、假酒、假药;中国更充斥着世界上最多的毒米、毒面、毒油、毒饭。本来猪肉注水、鸡肉中塞沙子、大米中搀石子是我在国内时屡次品尝领教的早已不足为奇,但前一段时间的南京大毒杀和近来报道的广东"馊水油",中国人的愚蠢自私和害人已无所不用了。一个对食物都不放过施毒、造假的民族还能再可耻到什么程度?还能再渺小到什么程度?还能再可恨、可怜到什么程度?

人类社会除了法律和习俗外还有良心这个自然又是最基本的道德约束。中国人能在民以之为天的食物中下毒、造假而且屡见不鲜,中国人的良心和道德是多么败坏可想而知了。中国人的这种渺小、鄙琐的道德比纳粹的道德更低下更可憎,因为这种渺小和卑劣是纯粹的渺小和卑劣,其中一丝一毫的高贵都没有。谈到中国人,大家总喜欢用勤劳、智慧、勇敢来自欺欺人,却不知道这样道德水平的民族怎么可能是勤劳、勇敢和智慧的?中国人是勤劳的但必须在鞭挞之下;中国人智慧吗?五千年的"文明"中国对世界的科学与进步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贡献?中国人当然是勇敢的,在中国的大街上到处横行的是一些赤裸着上身、叫嚣聚殴的无畏无赖们,但当蒙满的铁骑和日本的钢枪挺进中原时,中国除了一溃千里的逃跑英雄就是卑躬屈膝的白发汉臣,这样的勇敢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奇景。

中国的民众是愚昧的更有许多是刁钻的,说他们刁钻因为再屑小的自私自利他们都绝不放过,说他们愚昧是因为这样极端的自私自利把整个民族变成危巢却于危巢之下求自私之完卵,当然是愚蠢的。刁民固然是可恶的,中国的文人更应当指责。在中国少有真正的文人而多是犬儒。大家都说荆柯是壮士、英雄,我看他也就是燕丹太子门下的一个犬儒或犬侠而已。所谓士,无论是强盗还是流氓一旦掌权都是效忠的主子。给骨头要效忠,不给骨头也要效忠,被主人棒打也要逡巡乞盼所谓狗打不离家。文人如蔡邕者尚不能免俗,更无庸说二十几年的右派,一旦解放,不是讨回公道而是到处辩称"母亲错打了孩子,孩子怎么能怨恨母亲?",终于受赏识而富贵了,但这不是犬儒又能是什么?在中国不需要公平也没有独立,中国人只需要被宠幸被赏识,十亿中国尽邀宠,能有几个是男人?

在中国没有真正的贵族精神更没有真正的精神贵族。作为一个有贵族精神的贵族,为了国家可以牺牲个人,这是一个贵族对国家的基本态度,这是贵族对国家的拥有感和责任感所致,也正因为如此,在英文中爱国主义源于贵族。作为一个贵族,应当崇尚高级和优雅,应当崇尚礼让和文明,应当在文明上作社会的典范。在西方的文明发展中贵族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无论是西方的文明、礼仪还是民主、宪政都是西方贵族爱国主义的体现,而华盛顿则是贵族的典范。中国是一个鲜有贵族而又消灭贵族的国度。在中国宋太祖是一个贵族,但他被消灭了,斧光烛影千古疑案,宋太祖的子孙被屠戮压迫,中国在权力上礼让甚至是兄弟之间的礼让在赵宋以后就只有一个孙中山,而其礼让出国民政府大总统还广受指责。一个没有精英阶层、没有精神贵族阶层的国家是没有文明和精神可言的。精英与贵族是不媚俗的,但中国无论是哪方面都在媚俗,社会的整体素质因媚俗而越来越俗。中国的媚俗从春节联欢晚会到张艺谋的电影等。在中国优雅和高级是没有市场的。如果说中国的封建社会还鼓励对读书人的起码尊重、还有一点点对高级的向往的话,那么工农兵政策使社会的价值与道德趋向完全低俗、彻底倒退。

反思中国的道德沉沦,究其原因大体上有两点。首先中国社会从来是一个势利或说功利主义的社会。用功利来衡量社会的价值则文明、道德都是廉价的。专制制度本身就是势利和功利主义的。方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取政权,所谓"某业所就孰与仲多?"对专制者而言,国家是他们榨取的对象而非爱护的对象,民众是他们役使的奴仆,所以对国家和民众中国的统治者是从来赤裸裸地蔑视的,尽管有爱民如子和为人民服务做招牌。中国人是阴暗的,因为专制必然造就阴暗、阴谋、内斗和狡诈。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所有文明和道德都被摧毁了。而为人民服务的招牌则将仅存的一点优雅也彻底抛弃,不和最土、最落后的民众打成一片是毛泽东定义的资产阶级的明显表现。所以文化大革命中国没有女人只有武妆,所以王光美的勃子上被挂上乒乓球作的项链以讽刺她和刘少奇等出访东南亚各国时候的妖娆。这大概也是刘主席在延安首先喊出毛泽东思想时所始料不及的。

中国人道德匮乏的另一个或许更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仁爱和可以约束社会道德的宗教。道家是飘逸的,但仙风道骨对凡夫俗子而言是太遥不可及了。佛教是空明的,但悟空的境界与社会的延续和发展似乎也背道而驰。虽然儒学是可以经世致用的,但从道德的约束上来说,儒学是太无力了。在中国,人们敬畏人多于敬畏神,而一个敬畏人的民族要么无法无天,要么就趋炎附势,这两点都在中国体现得很充分。

中国要发展,就必须要学习西方的文明和制度,就必须要彻底抛弃中国早已不存在的实际上是野蛮的所谓"中国特色"的文明。文明是人创造又是为人服务的,固守所谓文明本身就是愚昧的,更何况中国早已没有文明可言。中国要学习西方首先就要有一批具备西方贵族精神的精英。中国的民主制度必须要由中国的精英来建立,只有这样的民主政治才是稳定、文明、和平的。靠以暴易暴的土匪式人物是建立不了真正的文明和民主制度的,中国的近代史再明白不过地论证了这一点。中国需要精英、中国更需要一批认同精英的民众。中国,要把民众从犬儒和刁民的思想禁锢中解放出来再培养出一批真正具有爱国主义的贵族,从这种意义上说,中国的民主自由之路还很遥远。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812.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2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