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梁文道:访1908书社——禁书是怎样炼成的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17 点击: 1550 次 我要收藏

今天跟大家介绍的书店,是1908书社,一间很怪异的香港二楼独立书店。它竟然选址尖沙咀北京道,一个自由行最多、最旺、租金亦最昂贵的地区,听说书店最初是想用收益来支持一间开在北京人权教育中心,叫做东珍纳兰文化传播中心。这中心在北京负责推动关于少数民族、性小众、以及爱滋病患者的人权教育认识。你们知道在内地经营非牟利机构无法公开筹款,所以要透过海外“泵水”,但“泵水”方法,有甚么理由会想到要依赖一间二楼商业大厦的书店?

大家有没有听过自由行“三宝”:金饰、奶粉,和禁书?哪个高官下台、哪个贪污犯被捕,市面上不知怎的就会迅速出现一些书来揭发他们如何淫乱、滥权,甚么情妇数十人之类的。你翻一翻,就会发现基本上那都是阴谋论、爆内幕式的流言和编凑,利用政治事件来满足大众对政治八卦的心理需要。因此,所谓禁书往往良莠不齐、真假难分。

但1908书社卖的书很不同。我们知道今年大陆情况非常不妙,比如一个朋友的评论写得很精彩,他想出本评论集,但出了两年也出不到,为甚么?因为他的书名叫《一头自由主义的鹿》。因为有“自由主义”四个字,所以就被敏感了。或者我一个朋友去报导埃及茉莉花革命,将感想写回来,但因为他提到茉莉花革命,又不能出了。这样的情况底下,很多大陆的作者、学者,就都选择了在海外用其他渠道出版完整版本。1908书社最大的特色,就是它有不少这一类书,比一般主打禁书的书店认真得多。

当然也不能不提书店名称“1908”,这也解释了书店老板的怀抱。一般人读历史容易忽略1908年,只记得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但其实1908年当慈禧还在世时,她颁布过“钦定宪法”。当时中国差一点就走上君主立宪的道路,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草草收场。书店以1908为名,就是为了纪念这次立宪尝试,希望书店成为传播人权和平等思想的平台。由1908年走到2014年的今天,我们过了一百零六年了,中国行宪政的道路,还要再多一百年吗?

禁书典范

我在1908书社找到几本几有趣的书刊,一方面说明这是一间怎样的书店,这些书本身当然也很值得推介。例如我一个朋友,清华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郭于华所写的《受苦人的讲述:骥村历史与一种文明的逻辑》。她这本书很精彩,部分内容也在大陆出版过,但真正完整的版本则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到底它敏感在哪里?其实只不过是讲述了一个很有趣的概念而己。她透过农村口述史,说出中国人一般所谓吃苦、受苦的“苦”到底是甚么意思。她想找到一些记忆、生命之中关于苦难的具体回忆,这些回忆又怎样影响了今日的生活,或者未来的走向。这本书可说是今日禁书的一个示范:单纯的学术研究,抵触了官方历史的叙述模式,于是就已经变得敏感了。

再看《米沃什百年》,米沃什是二十世纪波兰最着名的大诗人,也是全世界无数诗人心目中的偶像。这书是米沃什诗作的中译本,以及一些中国诗人、作家和学者对他的讨论以及献诗。纯粹的文学,没提到大陆,遑论中国政治;而诗更是一般人理解为最抽象、亦离现实最远的文体。但为甚么这书在大陆是禁书?因为书的出版社叫“倾向”,编辑是贝岭。贝岭是着名流亡诗人,倾向基本上只出版他和朋友的作品。这些书都不算直接冲击今日的中国政治,其政治色彩甚至比不少大陆出版物还淡。但就因为人的关系,也莫名其妙地成了不准入境的禁书。

敏感人物是这样炼成的

提到人的关系,还得说说近年中国禁书史上最奇特的例子:《火与冰》的作者余杰。我想大陆很多九十后已不认识他了,可余杰在十年前被公认为中国头号才子,真是天下无人不识荆。那时候的北大有所谓三杰:余杰、骂香港人是狗又盛赞北韩是好国家的孔庆东,以及力捧新国家主义、认定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摩罗。这三人当年都是很激进、反体制的同代人。从前余杰的书畅销得不得了,巡回中国演讲,有无数人歌颂这年轻人的文笔和思想,但最后他却要落得一个流亡美国的下场。他当年的名着《火与冰》,最近重新在九江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算是奇迹。新版里面还有他朋友许知远写的一篇很动人的序。其实在我的口味而言,我对余杰的文风从来都有些保留。即使当年三杰的政治立场今天已经变得那么不同,但他们说话的方式却都有些相似,太过激情,太喜欢全面肯定或否定一件事。我不太认同这种路子。但我很敬重余杰的为人,我从来都当他是一个很值得尊重的文人。

但重点是,为甚么余杰会变成敏感人物?当年这本书在大陆大街小巷都买得到。他很激情,他说话说得很有火,但官方还是勉强接受得了他。那甚么时候官方开始把他放上黑名单呢?据说是因为他把新书文稿拿去一间大出版社,出版社编审时过不了政治审查一关。其实这很常见,你在大陆过不到一间出版社的审查,你可以在全国几千间继续找,迟早找到也不为奇。但当时因为这消息传了出去,然后整个行业都发现原来余杰的书是不能出的。慢慢地,连报纸等媒体都觉得余杰的书不能出,那一定是很敏感吧,于是也不敢随便采用他的文章。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767.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3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