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杨裕荣:那些年他们、你们、我们一起用过的语言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17 点击: 2240 次 我要收藏

语言第一次带给我惶惑不安的是进入县城的新华书店,十来岁的我进入其中购书用的是当地十余万人说的本地话,当营业员带着费解兼鄙夷的态度质疑为什么不说普通话的时候,来自山村、四年级的我不住地感到尴尬和不安;第二次也是那一年特别甚而是更早父母时而就已经叮嘱,到学校里千万不要乱说话,对于初步接触课本的我显然难于理解言论的尺度,只是对于说话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隐隐地有了一些恐惧,特别是听说当时大学生闹事的结果之后,于事实一无所知却一再被父母强调要听老师的话,又加强了违背命令或训诫的惩罚在我心中的焦虑。这种焦虑和恐惧从此开始伴随着我逐渐熟练掌握和阅读普通话及其文字而增强,特别是二十年之后,当年我什么也不知道的事日益成为一种禁忌,使得马齿加长,青史成灰,尘封如故,探寻的欲望与未知的恐惧缠绕在心中,不得安眠。

语言向我敞开了世界的一部分,也关闭了许多,令我离开那群山环绕的故乡,也令我再难以回到那简单而淳朴的时间。从未意识到这是一条不归路,在成长的过程中接触到和使用过的语言,却促进了这条不归路的疑虑和延伸,即便是管中窥豹,语言中的毒素似乎让阅读、知悉和使用的我离想要的世界越来越远。

在这些语言中,即就途径而言,有口耳相传的,比如大学生闹事;通过阅读教科书或其他书籍接触与强化的,比如人民当家做主;来自新闻联播的,比如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一次胜利的大会;来自报纸刊物的,比如必须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来自网络的,比如铁血社区;也有亲眼目睹的,比如常见的拆迁的标语,此时不拆,更待何时,晚拆一日,后悔一世。

目不暇给,眼花缭乱,促使自己整理和反思已经深陷在其中、不自觉以各种形式使用或化用的各种语言。以体现形式而言,其中有通过人名来传达的,比如命名,政治教科书的第一页,白暴力,以及我在青藏路上唐古拉山脚下借宿的藏民家的男主人名字为反修;通过行政、司法机关或法律条文、文件传达的,比如嫖宿幼女,坚持党领导的司法改革;以临时机构形式出现的,比如马上就办办公室,中国梦办公室,西瓜办办公室;以诗、歌形式出现的,我把党来比母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落实在实际行动中的,比如剃阴阳头,坐喷气式飞机,痛打落水狗,日本人滚出中国,计划生育中的大月份引产等等。

语言的体现形式和传播途径实则密不可分,而其所起的作用也令人心潮起伏,啼笑皆非,掩卷长叹。语言可以是解决问题的万金油,比如中国人多;可以用于许诺,如共产主义必将实现;可以制造民意,如中国人民不答应;可以误导民众,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以塑造典型,如雷锋,焦裕禄;可以颠倒黑白,如义和团是一场反帝爱国的运动;可以网民于罪,如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干扰公务活动;可以寻找替罪羊,比如临时工,志愿者,女同学,表妹,干爹等;可以连坐,如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地富反坏右,海外关系;可以污名化,比如上访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是精神病,公知,母知,反动学术权威,学阀,诸种不胜枚举。

约略言之,还有矮化对方的,控制式,命令式,欺骗式,恐吓式,辩护式,诱导式,丑化式,狭隘化,宣言式,反讽式,侮辱性,疯狂式,影射式,美化式,数字式,奴化式,歧视性,仇恨式,谴责式,颂扬式等。这其中多有一语而兼数种作用和形式,多管齐下,一箭多雕,比如以实体形式存在的五七干校,既是对于其中群体的命名,也反映了其命运,更是一种控制,也是一种宣言的落实,又美其名曰校,同时也是一种歧视,在其中更体现了奴化的思想和行为。甚至是被奴役和控制的一方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奴役与控制一方所使用的语言,以暴易暴,进而通过历史的叙说与传承绵延许久,深深地烙印在较大的群体的语言与行为上,在国内外造成经久不息的拥泵与粉丝,乃至使人去国怀乡而蒙蔽自我和误导他人,使人身处其外而雾里看花又如盲人摸象,活或躺或睡在过去和现在语言的笼罩中。

语言的毒素,既来自政府,也来自‘人民群众’的发明创造,来自国内,也有假出口转内销的,有被迫接受的,久之习惯成自然,来自历史,也来自现在,涉及的方面,具体到一个人、一家人、一群人、一国人的悲欢离合,也涉及到国家、民族的认知与交往,交互影响。有的也远远背离了其本意,离题万里,有的狐假虎威,口是心非。有的已经走入了历史,却没有彻底终结,以各种形式的暗流涌动,去旧来新,本质却仍然没有变,触目惊心,闻之胆寒,不得不言。

(1)控制式、奴化式及人名化:即如我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革命的螺丝钉,笔杆子,党的喉舌,七不讲,白暴力,反修,永远跟党走,红色江山永不倒,忠于共产党领导,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等,这类语言主要是强调绝对的忠诚与深入骨髓的泯灭自我,把个人作为领袖、主义、党派、国家的工具,漠视公民的自由与其他基本权利,制造愚民。

(2)丑化式、妖魔化:如狗崽子,牛鬼蛇神,国民党反动派,反动学术权威,学阀,封资修,渔霸,地主老财,外国死人部,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投机倒把,非法集会,造谣生事,唯恐天下不乱,下九流,臭老九,崇美亲美恐美,崇苏亲苏恐苏,右倾投降主义,小资产阶级,精神病,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西方反华势力,西方敌对势力,不明真相的群众,别有用心的一小撮人,八九动乱,民主之后杀全家,民族败类,窜访,反动,偏激,负面消息,公知,母知,教兽,南方系,汉奸媒体,洋奴,美分,五毛等,这类语言主要用标签化的政治倾向区别对待个人或团体,抹黑异见或不同的思潮,或者抹黑其他国家或派别,以达到垄断信息,制造绝对认同的目的。

(3)辩护式或卸责式:反党集团,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功过七三开,出发点是好的,研究研究,有关部门,中国人多,船大掉头难,中国人素质低,干爹,临时工,志愿者,休假式治疗,生活腐化、堕落、糜烂,自主式坠亡,国有企业是长子,暂时性失控,确认性选举,礼节性受贿,保护性拆除,下放,下岗,躲猫猫,领导外出开会等,此类语言庸俗化各种宜深刻思考的问题,寻找替罪羊,实施障眼法,恍如皇帝的新装,明知无以塞天下悠悠之口,而仍然裹挟着权力的傲慢,大言不惭。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76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9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