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平中要:未知的可能——纪念“五•四”九十五周年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5-26 点击: 1138 次 我要收藏

风,好像不满意这里的空间,太疏阔或是太紧密,于是,风就用它的方法修改这里的空间;风的方法只有一个,对于那些无能为力的建筑、街道和人们,风只能更加猛烈的呼吸,而随着每一次呼吸俯仰的,就是我窗前的那棵梧桐树,她的枝条向一侧不停地抽打、甩动,我看见无形的水流一遍遍梳理春天的绿色,风要为大地补妆,它的指印就留在那棵梧桐树上。

我只看见这一棵梧桐树,甚至可以说这是我看到的唯一一棵树,远一些的地方也有树,但是,我所看到的只有这一棵,是因为它离我最近,她的枝条离我的窗只有一臂之远。当我听到或看到“梧桐”这个词的时候,我想到的就是我窗前的这一棵,甚至,当我听到或看到“树”这个词时候,我先想到的就是这一棵。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

也许是想提醒我自己,作为一名观察者来说,我可以观察到任何我想观察的事物;但是,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一名观察者,人的属性就局限了作为观察者的视野,而这种局限又往往被观察者忽略,以为可以越过时空的限制来还原历史的时刻,并在这些时刻中思想、抒情、预言……甚至让时空背负现实无法承载的重量,而在我看来,人一旦将精神置于稍稍不同的时空中,那里吹动的风,就不仅仅是摇乱树梢那么简单,时间的风足以融化所有的想象与雄心,也许,只有如此,我们才能认识到自身的有限,而更加敬畏永恒之物。

我在昨天都没有想过今天是什么日子,风已经吹了几天,而我却一点儿也想不起今天的日子,而当我在一个被风漂白的早晨醒来,才意识到就是这一天。

我曾经以为,用一种纪念或类似纪念的文字献给这一天,于是就或多或少的分有了这一历史事件——准确地说是“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只是“新文化运动”中的插曲与终结,而在历史的语境中拥有了高于“新文化运动”的语权)——的分量和意义,这种将历史与自身一意结合在一起的做法,如果不是出于现实的考量,则是人类自身精神状态的一种反映,也许可以追溯到人类祖先那里,从历史中辨认祖先的身影,并将自身融入进时间的河流,这也许就是人类的纪念活动的起源。

如果说纪念的着眼点是当下以及未来,那么,是否可以在被纪念的事件与纪念者之间做出划分,那些被纪念的事物已经完成,而人们所纪念的事物,更像是已经完成的事物的复制品或影子。

人们的纪念自然无法更改那些已经完成的事情(倒不如说,人们只是在更改对那些事情的看法),这是时间上的不可能;甚至人们的纪念已经与曾经的事情无关,人们对过去事情的影子纪念,并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影子的形状。

对此,人们大概会有两种态度:一是坚硬地强调纪念的意义——而无论出于什么动机;二是坠入无意义的境地。我认为前者无视这其中的问题,而后者意识到问题却没有尝试回答这一问题。

人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人类需要意义,但是,意义不能被给予和灌输,而是从自由的状态中生成。意义可以彼此矛盾或不相关,这是因为意义源于自由心灵;而这也是让人生免于坠入无意义的方法之一。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71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3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