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冉云飞:遭戮的学者著作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5-26 点击: 1043 次 我要收藏

冉按:有朋友来信问为什么大陆出过的书,我都愿意买港台版来读?港台版很贵,你的银子多到无处可用吗?我当然不是银子多到无处可用,这是我们为信息管控、摒蔽、删削付出的代价。这个代价,当然不应该付,不过前提是在自由社会。一个社会让我们付出高昂的税收,还要付出极高的信息探询成本,这样的不公平是显而易见的。可惜的是,由于长期的信息管控,有很多人对知识和信息的获取动力却显得十分低下,乃至麻木了。

对获取信息和知识动力不足,乃至麻木,这是件极糟糕的事。但这样行尸走肉的活死人,却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这是好奇心、探险精神、求知欲被扼杀的结果。一个有好奇心、求知欲和探险精神的人,是不会被别人所捆绑的,同时也最终不会赞赏不自由且无趣的生活。想必很多人都读过何柄棣先生的《阅世读史六十年》,这里面被删节的内容,以及他曾经于文革中后期访问中国,对中国官方的谀词,一般人并不知晓。现将此旧文转载于敝公微,以便大家读大陆著述时,多一个心眼,多问一个为什么。2014年5月9日于成都

近来无意中读到搞中西比较史学研究的杜维运先生的书《变动世界中的史学》,感觉其识见不错。其实他的《清代史学与史家》早在1988年就由中华书局出版了,可惜无从读到。另见一册同是去年北大出版的《史学方法学》亦尚未读到,很想于近期找来读读。

如果说史学家,确如西人所说是“对有强烈欲望掩盖真理的权势人物而作的战斗”,那么在中国便是杀头的事业。中国古代良史遭戮不在少数,“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都是用生命维护史学的尊严,像司马迁一样身遭腐刑,依旧要“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人虽然难得,但也非绝无仅有。更有朝代易鼎之际,博罗文献,表彰气节,发明幽隐的黄宗羲、全祖望等人,堪为后世治史者之师表。可惜四九后这一优良传统几乎完全丧失,在八十年代以前,在史学著作中对民国的史实几近颠倒黑白之能事。即便是现在,也是禁区多有,事实芜乱,但在这样所谓的近现代史的领域里,却是党棍多有,篡改历史成风的博导等相关学者,何其多也。真可谓刘知几所说之“记言之奸贼,载笔之凶人”,想一想四九年后若干被遵奉的史学家吧,他们有几人能逃此讥?虽然他们有时也身不由己,但不少时候还是迎合得非常有创造性的。说实在话,在目前这样的环境下,要治近现代史,尤其是涉及国共的历史,要保持戒之惧之的态度,才不至于说些自掴耳光的违良心的话。诚如杜维运说:“史学家须实录直书,以存真历史,历史须超然于政治之上,而维持崇高的水准,是史学上的真理,是史学所呈现的最灿烂的美境”

所幸现在有许多华人学者处在没有意识形态桎梏的情形下,能够为我们贡献一些相对清醒而客观的见识。能读到余英时、何炳棣、黄宗智、黄仁宇、汪荣祖、张灏、张朋园、王尔敏、张玉法、徐中约、陈永发、唐德刚、杜维运等人的书,是多么幸运的事。只有在不太涉及意识形态的史学领域,我才稍微相信大陆史学作者的劳动,但其间治史的态度与方法上,与港台及海外华裔学者相比,其差距仍然是不小的。因此,我的理念是,尽量读港台及海外华裔学者的著作,少读国内与时俱进的旌表文章,这样才不致使自己陷入大一统的党派至上的意识形态阉割之中。

史学家何炳棣与杨振宁、王浩、蒋彝等人于七十年代解禁时,第一批到达中国,在中国有关方面的“陪同”(其实就是监视)下,作了有限的游历,说了些现在看来是令人脸红的话(我手中香港七十年代出版社出版的这些学者回国之观感集)。有人便会说,在那个时代,只能说这种话才行嘛。这当然可以理解,但一个负责任的人都知道他所说的话,必然是历史的一部分,岂可等闲视之!多年以后何炳棣在《阅世读史六十年》里道出自己的“惭愧”,这段惭愧的话,大陆广西师大版当然是删了的。就连杜维运对《阅世读史六十年》的评价里涉及此点的话,也惨遭删削。杜维运说到何炳棣的史学著作秉承渐东史学派的传统时说道:“他述时事,以及褒贬当代的儒哲,全无避忌,凡‘成见甚深’、‘心胸狭隘’者,皆直斥之,此与全祖望直接揭穿伪学者钱谦益、毛奇龄的假面目何异?他也自我批评,认为‘一生处世最大的缺陷——往往与中外学人不能和谐共处’”。我读到这里,觉得文气不畅,理有未尽,遂上网查找相关的网站,以便作一对证。果然,北大版于上文嘎然而止处,其实杜先生还有一段关于何炳棣先生对七十年歌颂毛领导下的惨淡中国的反省,兹据台湾《联合报》2004年4月12日查阅所得如下:

“他的侄子说他:‘像叔叔这样国际知名的历史学家,竟会公开赞扬毛泽东那魔鬼般的人物!’能够有如此直率的揭自己的疮疤,学人之中,有几人能如此?”

前不久我曾介绍过余英时先生的著作在大陆被删削的情况之一斑,今再介绍杜维运先生的著作遭删削的点滴,以便读者存着谨慎的眼光阅读大陆所出的港台及海外华裔学者的著作,因为这里面往往可能因为大陆当局打压言论自由,而进行相应的删削。以后,我只要读到有相关被删之事实,一定会及时知会读书的朋友们,以便我们在不疑处有疑,从被阉割的信息中清醒过来。

2007年3月14日8:30于成都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71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9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