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冉云飞:学着做知识人的十点看法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5-26 点击: 1090 次 我要收藏

冉又按:这是八年前回答一家报社的小文章,后来被一些门户网站转载易名为《我做知识分子的十条标准》,还颇得些朋友的赏识。首先这标题之大把我给吓住了,不敢以此自傲。再者,也觉得余英时先生主张用“知识人”替代“知识分子”的说法,有道理,今从而更名如此。这十条,我至今认为还有点小意思,自己坚持得也还算不差,差堪自我告慰。2014年5月24日于成都

冉按:这是昨天(2006年10月6日)为《华西都市报》写的一个命题作文,他们找了一批人来写这个题目,以构成对“浮华时代的知识分子”的群体言说。说实在的,我也可以写得很海(hai,用四川话念,平声),意谓庞大而空洞,看上去抽象而炫虚,自然可以唬人。但我早已过了那种动辄包举天下,囊括万有,并吞宇宙的写法的年龄,一上来就想把“浮华时代的知识分子”一股脑儿地言说尽,没有比这更“浮华”的了。我不敢说浮华时代的知识分子该怎么做,我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于是弃大言小,弃他人说自己,因而有如下这篇拙文。2006年10月7日于成都

老实说,我已很久不思考这样抽象的问题了,何况像这样大得可以做专题研究的题目,如果不是报社命题,我真的不敢起这么个思索的念头。但即便有思索的兴趣,我也不想将这则小文搞得那么周武郑王,看上去好像自成体系,却只是废话连篇。二十世纪的思想家波普尔说:“我们爱炫耀我们自己,使用晦涩难懂的语言,目的无非是让人刮目相看”,我可不想这样,我想用大家看得懂的语言来讲述一些常识。我自认是个知识分子,但我也只是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并以此告诫自已,实在不足夸饰。我对自己有些不上台面的期望,说出来自策自励:

一:我只知道每天从点滴做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做到问心无愧。

二: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从事实根据出发,做细微末节的个案研究。没有根据的、不是事实的、游谈无根的东西,不去写,不去说。

三:告诫自己不拿任何违背良心的封口费。笔头与口头表达,都是拿来表达自由思想的,不是可以拿来无度交换的。笔头和口头当然也存在一个交易问题,因为知识分子也是人,一样得养家糊口,一样得吃喝拉撒。但任何交易都是有底线的,即为了拿钱,说昧着良心的话,我要拒绝。

四:不唱高调,尽量低调。我历来反感唱高调的人和事,因为这些悬的过高的标准,是专门去要求他人而设的。站得低的人,才可以平稳地行走,才可积跬步以至千里。

五:不敢说移风易俗,不敢说影响他人,更不敢说影响时代,只敢说首先自己保守底线。底线就是一些做人原则,如不攀附强势者,而丧失自己的批评良知;但也不为讨弱者的欢呼,而曲意迎合。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renwen/1771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32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