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邓晓芒

邓晓芒两万五千字评刘小枫的“学理”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2-30 点击: 5065 次 我要收藏

【按】政治哲学学者刘小枫曾被无数自由主义青年视作精神教父。正因如此,他近年来在学术上大幅度转进,令无法跟上其脚步的“青年”人都感到无比茫然和痛心。

数月前,他的“国父论”演讲以毛泽东与中国宪政困境为主题,更是令部分人士如鲠在喉。而各方一系列批驳和谩骂不但没能成功驳倒刘小枫,反而引起刘小枫在《开放时代》正式发表全文,并以来者不拒的气势宣称:“为了让漫訾者更好地看清自己的敌人,以便给予精确打击,也为了让历史的后来者看清自己的敌人,有必要刊布由本人整理的讲稿。”这几乎等于在说:像样的对手还没有出现,只能等待历史后人。

在这种情况下,亟需有人来为自由主义者弥合“弑父”或者“失父”带来的心理创伤。80年代著名启蒙哲学家邓晓芒站了出来。11月8日,他用两万五千字回应刘小枫一万五千字的文章,锱铢必较地推敲刘小枫的逻辑细节,兼谈“启蒙”和“宪政”,表现出想要“精确打击”的愿望。

文章伊始,他即宣布小枫文章“底下的‘学理’确实一塌糊涂”,全文则充斥“白读了”“哈哈!露陷了吧?”“刘小枫愤愤地说”“不要老跑题”等意气用词,但这可能是多年教授哲学课形成的意气风发之习惯。邓教授的文章非常认真,一开始就在“必要条件”“充要条件”上体现出不厌其烦、锱铢必较的劲头。对于逻辑细节的细致纠缠如此罕见,不失为一种时代样本。为此,观察者网全文转发,供读者参考,想必也能满足部分读者的智力快感。但本文究竟能否承担起“历史后来者”与“精确打击”的资格,则交给读者评判。

以下为邓晓芒教授文章:

最近,刘小枫的“国父论”在网上引起了一片质疑之声,有些话可能说得比较难听一点。或许是为了避免成为学界的众矢之的,刘小枫在2013年《开放时代》第5期发表了《如何认识百年共和的历史含义》一文,辩称由于网站的哗众取宠,导致“微博人士攻击的敌人面目模糊不清”,因而“有必要刊布由本人整理的讲稿”。我很早就对刘小枫的思维方式感兴趣了,但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来对他的作品进行分析,一个是因为他的东西太多,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再一个他的文章和书中大量煽情的东西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这些东西有许多还是不错的,但底下的“学理”确实一塌糊涂,而由于一般人很难把这两个层次区分开来,所以靶子总是不太清晰。现在,我终于读到他的一篇宣称要“讲究学理地思考”的文章了,这省了我不少事。本文不是要反对他的观点,而正是要清理一下他的“学理”。其实只要有真正的学理支持,打出“国父论”旗号也没有什么关系,可以活跃思考,不必躲躲闪闪的。下面我就来试着做这件手工活(以下凡刘小枫的引文都大体按照前后次序逐一评论,不注页码)。

一、引子

文章一开始,刘小枫就提出了一个目前热议的“宪政梦”问题,他说:

“把‘中国梦’说成‘宪政梦’的意思是,没有实现代议民主制就还没有实现‘中国梦’。可是,把‘宪政’等同于代议民主制,至少在学理上说不通,因为‘宪政’的历史形态并非仅此一种。”

刘小枫的“学理”初次亮相,就在逻辑上摔了一个跟头。先不说谁在把宪政等同于代议民主制,所谓“没有实现代议民主制就还没有实现中国梦”,意思是把实现代议民主制视为实现“宪政梦”的必要条件(没有……就没有……),这怎么就是“把宪政等同于代议民主制”?如果我说“A是B的必要条件”,就相当于说“B等同于A”吗?从概念上说,现代的宪政当然不仅是指代议民主制,还包括政体的问题,以及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和限制政府权限的一系列制度设施,但代议民主制无疑是实现宪政的最重要的手段,在学理上,它是由洛克的《政府论》、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孟德斯鸠的《法的精神》奠定其理论基础的。至于历史上的宪政,当然也可以是没有现代的代议民主制的,例如13世纪时英国的“大宪章”;[1]但它首次提出了用宪法限制最高权力(王权)的“学理”,这一学理在英国“光荣革命”时期被吸收进洛克的宪政理论中。从学理上说,宪政不论是它的历史形态还是现代形态,其精髓都在于限制政府权力以保障人民(最初是一部分人民即贵族)的基本权利,通俗地说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点是一脉相承的。而代议民主制所做的正好就是这件事,即谁滥用权力,我们就把他选下去!——这里面有什么“不通”呢?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4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