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安希孟,我思

安希孟:学术的游击与夫游击的学术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8-13 点击: 29496 次 我要收藏

   【小标题】评刘小枫巡游蜀国演说感语:游击理论,恐怖学说;和平演进,世界大势。
     不懂法,不守法的民族,专会打游击。这个民族是天然的反政府游击队。物权法,禁止燃放鞭炮令,形同虚设。康德的绝对命令,善良意志,道德普遍立法原则,普遍道德规范,永远对一切时代的一切人有效,但对于闯红灯中国人却无效。“规律的概念”,它命令“这样地行动,以便你的行动准则符合普遍的规律。”刘小枫挑选游击队理论谈法学,他谈论的游击战,就是无规范、无道德,如今,已凤行华裔。公法、宪法和国际法。不过我想,游击作风可能正好是敌视国际和民间法律。
     法则源于人的有限性。人的认识有限,能力有限,道德有限,存在有限,归根到底,语言有限。所以要有法则。游击理论,不念及法则规章,缺乏敬畏意识,弗知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星空和胸间,皆有规章。流星雨,和城管人员玩藏猫腻,四六级考试作弊机(美国托福就没有作弊),游击战,恐怖活动,就是不守规则。规则令人敬畏。康德敬畏的是法则本身,不是敬畏星空的力量。怖畏不是敬畏。我们不是单纯守卫规则,是敬畏规则。
     学术游击也可恨,在于它不守学术规程!学术研究不能打游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能信口开河。西方哲学不是中国哲学的脚注。不能搞洋为中用,似乎古代希腊就有父为子隐。中西哲学研究对比的方法,不能用西方附会中国,让老外为中国人买单。孙子兵法,阴谋诡计,三十六韬略,拿美国的西点军校学中国共产党党员共产主义战士雷锋同志说事,说美国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一部分,就有点忸怩作态。
    游击战,暗中袭击,梁山一百单八将,杀人越货,劫富济贫,人肉包子铺,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封建割据,占山为王,藏匿洞中,昼伏夜出,山头主义,单线接头,芦荡火种,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水缸里面把身藏,这些被人类文明抛弃的东西,有被刘小枫复活的可能。在当今世界上,任何暴力和武力,任何游击战争,均为非法武力和恐怖活动。吾人应该思想赶上趟,不能牙牙学语,拾刘氏牙慧。
    有学者最近到峨嵋游走出击,宏扬游击理论,即,不守章法,不按规矩出牌。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声东击西,拉帮结伙,各自为战,奇袭偷袭,孙子兵法,鬼谷子,三十六计,七十二变,兵不厌诈,铁扇公主,假货充斥,等此游击理论,今日已渗透到市场经济,掺假逃税,败坏风纪,文人无行,国家课题,政府项目,破格提升,领导给自己评奖颁奖,党风校风学风严重不正。然而在学术上不能打一枪换一地界,浅尝辄 ( zhe )止,似乎无不知晓。任一学派,任一册书,皆当校译,皆作译序,似乎涉及领域达108个。
    然而这恰恰就是刘小枫的游击理论,但却有些儿中国威胁论:咱中国人在地球上本不讲规则规范。这下好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名人一旦滥用名气,把伪劣产品交给大众,就是堕胎堕落。Terrorism,恐怖主义!恐怖主义就是刘小枫鼓吹的游击战。基地组织,哈马斯,极端宗教团体,游击习气。当前世人大敌是民族主义、恐怖主义、极权主义。复活旧农历节,读经唱喏祭孔拜周公关岳,华夏一族意识。 民主国家对布托之死一致表态哀悼,谴责原教旨主义。世界不稳定根源是狭隘民族主义和刘氏游击战。
    刘小枫说,“‘三个代表’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一次法律方面的行动。怎么了不起呢??因为有毛主席的游击理论!!!”简直就是满口谬论! 游击理论就是现代性吗?三个代表难道是法律概念?地下内部共产党员刘小枫难道不知道仨代表指的是共产党员的标准?须知,仨代表不是国家法律范畴和公民道德规范的事情。
    文人刘小枫忽然在学术领域跑马溜狗打游击,这一通胡言乱语虽然可以让他逃出安全部的注意,但人民不会原谅他:“施米特在阐述毛泽东的游击战理论时,非常强调一个东西,就是毛泽东的游击队理论着眼于本土性,所以他固守住了游击队的一个本色:我是守卫乡土,我没有这样一种高意识形态的追求”。这大概也是汉语本土神学的理据吧。游击专家刘小枫这多年在学术领域跑马溜狗跑单帮打游击从一个领域跳跃到另外一个领域。别人的翻译他自己悍然加上一个自己校正校阅,经他校正的书,一天等于20年。天呐,三头六臂刘小枫乎!超人乎!超常发挥乎!亩产万斤粮日写20万字?游击战略就是现代性!!
    他引述施米特的话说:“众所周知,‘全民皆兵’也是组织抵抗拿破仑的战争的普鲁士总参谋部职业军官们的用语。”我认为中国的任何事物都有自己有别于西方先进文明的东西,全明皆兵,大炼钢铁,汉语神学,汉语化学,汉语人造卫星,朝鲜中国所独有之军国主义也,今已被放弃。刘胡说:“这一段话就把毛泽东‘全民皆兵’口号与普鲁士与克劳塞维茨联系起来了……克劳塞维茨便属于这些军官之列。”全民皆兵,我们这一代人的怕和爱。刘小枫说:“在八九年苏东事件以后,欧洲以俄国为首的很多共产党变了。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党也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不是也要变成‘中国民主党’呢?”刘小枫居然煞有介事,自称“我们党our party”,你什么时候入党???难道任何人都有资格宣称“吾们党”?原来你也是共产党员?游击理论、暴力革命,现在就是恐怖活动。名人不因为是名人就智力超群,才识卓绝。到处作报告, 难免陈芝麻烂谷子。
    “记得八九年,中宣部发了一个文件,讲,我们的共产党以及我们的革命取得胜利与俄国革命是非常不一样的。”刘说:“像不像我们的语言?很像。施米特的眼光尖锐啊!”文人刘小枫也扛起枪杆为人民了。施密特的理论为“汉语神学”所利用。原来游击战争就是本·拉登或者刘·拉登。
     刘小枫说: “游击战和正规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差别是游击战总是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实际的敌人。今天是敌人,明天只要你同意和我一起去搞暗杀就是朋友了,就像当初我们还在高呼打倒美帝国主义的时候,毛泽东已经在中南海和尼克松握手了。当时毛泽东考验了一下林彪说:“我们的军队应该怎么样布防呢?”
    毛泽东整肃林彪,林彪难以揣摩圣上旨意。我觉得即使刘小枫当年当副统帅,以他的聪明,也难逃林彪的结局。游击战就是喜怒无常,出乎尔,凡乎尔。派工作组或不派工作组,系乎一念之间。
    “林彪就瞎猜,经常试图摸索毛主席的意图,他以为毛泽东心中的敌人是美国人,说当然要重兵放置在南方,因为美国人打到越南来了嘛,北方我们可以是空着的。可是毛泽东听了冷笑了一下:‘林彪啊,永远只是懂战术,不懂战略。’因为毛主席的敌人已经定位是俄国人啊,美国人已经不是敌人。没有绝对的敌人,看实际情况转变,这是毛主席胜利的一个法宝。”
    林彪在毛泽东面前肯定是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动辄获罪。没有绝对敌人,捕风捉影,怀疑一切,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大撮,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不断革命,四处寻找敌人。刘小枫对于毛泽东的崇拜已然超过林彪元帅——但我不认为刘公比林总更懂军事政治。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刘小枫觉得得这是了不起的诗词。“毛泽东领导的红军被国民党打的屁滚尿流、几乎就要被灭亡,他还能够发世界梦。所以他的眼界真的是蒋介石比不上的,他那个时候就能够想到我们中国在世界中的位置。” “准确的预见到了今后就是三分天下”。我觉得这活学活用有点罗瑞卿批评的庸俗化。
    刘小枫说,当前国际形势是这样的:“俄国没戏了,欧洲(欧盟)、美国,现在事实上中国气盛的不得了(尤其我们年轻人啊,小心啊,太冒失)。”宗教美学家一下子成了国际问题专家。 刘公说,“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这种观念就是自由主义的观念。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自由主义的观念?刘公说他在巴黎讲到毛泽东是自由主义者,全场愤然:“毛泽东怎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呢?他迫害了那么多知识分子。”同志们,我安希孟弗懂政治哲学,但是知道自由主义是一种国家理念,恰恰是我们伟大领袖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反对自由主义最激烈。刘小枫胡说:“他就没有弄懂什么叫做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就是要消灭这个世界上所有冲突,结束政治状态。”法国人不知道源出于他们西方的自由主义,这就让我们笑哈哈了。大概对于自由主义的定义,我们还是应该回到西方!!不能搞汉语自由主义,文化基督徒自由主义。
    刘小枫的学说包含着对于当代恐怖主义的阿谀:“游击队的正当性在哪里?就在守护自己的生活方式里;如果他们说我们守卫我们伊斯兰教的传统生活方式,他们就是一种后现代的游击队员!后现代的状况已经被施密特准确的预见到。这个预见就是现代化的发达国家作为强权国家,订立了一些所谓的‘法’,不合这些东西,就是‘不合法’。”
   这就是恐怖主义“有理”论!
   然而恐怖主义就是恶。恶就是善的缺乏和虚无。西方哲学和宗教寻求一本,以释万流万法。普罗提诺(Plotinus ,204-270)认为,物质是恶的原因(原理),是理性的缺少,是不完善。但恶也源自太一,因而也源于神。神是恶的来源。恶没有单独来源。恶不是本体。而且恶不是肯定的破坏性力量,不是与善神争斗的力量(如摩尼所言)。普氏认为,恶是善的匮乏。这一思想影响了奥古斯丁。恶不是肯定的原理,即,恶不单独存在,不离善而独立存在。因而人不能离世修行。恶是缺少形式的质料——善的缺如。
   基督教认为人应该回归善,而不是禁欲修行如佛家。如此似乎知道,中西文化之差异,不是可以以道里计的。中华基督教神学目前可惜还是空白。如果有,那也是灾难。在哲学宗教上,咱们还是向和平西方演进吧。
   中国的虚无主义表现为把制度虚无化。在西方 ,虚无完全融化、消失在存在中。虚无不仅不能和存在分庭抗礼,抑且不能和存在统一,盖因为不能对立。
   诗经“高山仰止,景行行hang 止”。止,语助词。行hang,效法。我们应该效法西方先进发达国家,不要和缅甸举案齐眉。游击战就是恐怖活动。我们对于国际事务,不可茫然无知。大同世界,就是环球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一体化,而非赤帜扬帆,儒学招摇,土节日盛行,和国际脱轨。苏东波之败绩,非外力颠覆,国破家亡,阴谋推翻,实乃人民自主选择,也是赤帜公制命门衰竭,制度痼弊使然。人类不会拿生命作赌注,不会走回头路如刘树林所言再一次试验大锅饭公社化。资本主义并没有因为自身腐朽而垮台,其曲折反复乃是和复辟者斗。但穷过渡的破灭,乃是内里蛀空,其速朽起于内部,而非外力颠覆。苏联解体,是必然规律铁则。刘齐鲁云:大呼隆大寨田还得反复试验。呜呼,吾人再也经不住折腾矣。但愿少拿人命开玩笑。设若当初国共隔江分治,和平竟猜,比翼双飞,必不至于文革风云压城,反右狂飙骤起,人民生灵涂炭。
   中国当前游击习气表现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吾国在国际大家族内断不可强词夺理、胡搅蛮缠、逆反心理、到处唱反调,伍修权大闹东欧共党集会。可是现如今,却不能自以为是、自封为马。
         帝王为尊自封号,
         走路偏找泥泞道。
         专和西方反着来,
         不取正确惟独标。
         遇到红灯绕邪路,
         见了警察躲着跑,
         联国制裁我偏反,
         国际社会任逍遥,
         八路歧途我遵奉,
         爱走捷径踏花草。
   和谐社会,制度治国;法治国家,规范是问。有序而非混沌, 一般而非特殊!普遍而非标异。异中有同,同中有异,而非为异而异。调门一致,不荒腔走板,要中规中矩、合理合法、不走捷径、抄近路踏花草。汽车超载,闯红灯,肇事逃逸,皆游击习气。土八路反对刘伯承正规化军队建设,批周反冒进,非法制,反对条条本本框框。当今流寇闯王,杜鹃山沙家浜洪泽湖威虎山劫路劫车,更遑论违规破矩,破格晋升,破格提拔,全无规则。土法上马建高炉,万亩田挑灯夜战,人多大胆地多达产。在当前的表现:私挖乱采,矿难频发。这绝非福音,而乃凶音,险象环生,凶多吉少。现代法制化,即正规化,形式正义,司法公正,法理平等,法权至上,自由平等,实乃形式正当。游击暴力,乃非法采矿,地下活动,不正当。在往昔,不义之财,劫之无碍,然而,现在,劫富济贫,迎闯王,不纳粮,揭竿而起,陈胜吴广,就非法。
   中华文明之最大特点是靠天吃饭、天人合一。然而商贸文明,抱布贸丝,以货易货,遵守规则,买卖公平,则不然。农业文明又是宗法制度,商业精神不发达,公平交易、法权平等,很欠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人自为战,组自为战,违法乱纪,顶风作案。我国乃法律真空,国人在任何一地,皆如入无人之境游击区。弃婴私奔,买卖妇孺,和谐社会之大敌也,乃游击流寇土匪山大王座山雕习气。当前,我们要融入国际主流文化,和人家达到共识,不可以闭门不管窗前月,吩咐梅花自主张。
                2007 年12月岁尾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64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