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安希孟

安希孟:“独处”与外语学习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21 点击: 2308 次 我要收藏

教育是人的一种闲暇享受,教育也给人提供多种选择和可能性供人生享用,如同学钢琴、学绘画,并非求职而乃供消闲之用。当今学外语的也成为完美人生的一种需求。

顾海兵先生说:一个人如果不愿意语言交流而喜欢独处,他不应当被强制地要求学习外语,否则就是扼杀人的多样性。一个人若不想上大学,不想考研,也不想到外企工作,不想参考外文文献,不想学习外国技术与思想文化,那肯定是他的自由。不过,似乎当今社会并没有人强迫他学习外语。但他若上中学、大学、考研,则外语学习是义务教育,是必需的。考外语(英、俄、德、日等)已成为今日“多样化”的一部分,而不是违反多样化。你若到外企工作,外语是强制性的;但没有人强制你进外企。一个人喜欢独处是无可非议的,但独处的人也离不开社会、世界,似乎古代的隐士也写诗文,因而就有了社会语言。外语乃是社会交游的延伸。当今之世,同外界交流乃是人的需要,因而有了外语要求。你若存心不与外国人交流,并且你也可以有理由认为“凭什么让我说外语而不让老外说中文?”这理由也确实堂皇。但反过来也一样:中国人说外语,难道不是有利于交流合作而是跌份子吗?外语教育如商品,只提供给需要的人,你若不需要,拒绝外语,无可厚非。但国家教育必须使所有的人有机会、有条件、有师资、有环境学外语。国家也得有考评办法才行。你不学外文,在家耕地,谁强迫你学外文,那是侵权!笔者写到此,电视中忽然播放西哈努克亲王用英语同央视记者谈话。西氏会法文,也会英文。说不定我们今天学英语的千千万万学子中,有朝一日会有一人当老板、当老总、用外文——不必说谁应当学外文,谁不应当学外文。

人类语言的发展趋势是由象形文字而至拼音文字。汉字错过了语言进化史由象形到拼音的阶段,如今已不可弥补,犹如没有进化成人的猿猴,今天已不可能再进化成人。鲁迅用过“繁难的象形字”来形容汉语,毛泽东提倡“走世界拼音文字大道”。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就采用公历纪元,后又发明汉语拼音,使用拼音字母,又简化汉字,这大大先于台湾。50年代推广普通话,是为标准语。也有人认为地方方言好,反对语言统一。汉语如今的发展趋势是由汉字而到汉词(双音节或多音节词及复音词)。东汉许慎著《说文解字》,我们今天则可能叫“说文解词”。今人出版《英汉大词典》而不是《英汉大字典》。《汉语词典》越来越多(包括逆引词),这可以说是汉语的发展趋势。汉语原来的最小单位是字,英语的最小单位却是词。中国几千年文盲、迷信、不卫生是旧疾(毛泽东语),打头是的文盲,因为汉语不如拼音文字易学,故而就有迷信、不卫生。在讲拼音语言的国度里,文盲较少,因为语言与文字的读音相近,较易为人掌握。英语现在在世界许多国家已不是外语,而是“第二语言”。我手头有一本《英语:全球通用语》,中文导读者王逢鑫先生云:英语在70多个国家为官方语言,在100多个国家被作为第一外语(中、俄、德、西、埃、巴)。阿尔及利亚原以法语为第一外语,现已以英语为第一外语。作者肯定:英语是“全球通用语”,是“国际语言”,这是历史造成的,不管喜欢不喜欢。英语又叫“世界语言”或“全球通用语”,人们莫可奈何。当今,就连法语也受到英语的影响。“无论怎样,我们最终还得接受这个现实,接受这个名词。”另一位外国学者伯希费尔德(Burchfield)说:“英语也已变为通用语,以至任何有教养的人如果不懂英语,就会在真正的意义上陷于贫困。穷苦、饥馑、疾病,已被看作最残忍、最不可谅宥的贫困。语言上的贫困是最不易觉察的状况,但却具有重大意义。”

有人说:“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都无可避免地走上了教育国际化的不归之路。”我赞成这一看法。最近有人提倡婴幼儿读经复古,可能与此潮流相悖。有人说外语“并非人人必须使用的工具”,因而大呼“废除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强制性公共外语教育”。我不赞成这一点:究竟什么人才可以学外语,什么人不可以学外语?外语不是“英才教育”,而是当今的“通才教育”的一部分。学习英语恰恰是许多婴幼儿家长对孩子的希望。该文说:绝大多数人(包括学者)不可能学贯中西,不可能也不需要都走在国际前沿,不必要花费时间学外文。然而,诺贝尔奖获得者这参天大树必须有雄厚肥沃的良田,必须从千千万万学者之林中产生——这些学者当然应当学外文——总不能等到折桂夺冠之时再学外文吧!又有人说:提倡双语教育就打击了中国人的“自尊”!恐怕这“自尊”有些脆弱。有人甚至反对招聘中的外语要求(“语言歧视”),反对新闻发布会英语翻译,反对国际学术会议高于地方省内学术会议的观点。民族主义甚炽。

当今,贫苦不仅值得怜悯,也是一桩耻辱和错误。难道语言上的贫苦不也令人切齿吗?然而,竟然有人反对国家对大学生实行四、六级英语考试,反对高考、考研、晋职考外语,反对学术杂志的英文目录和英文摘要,反对大都市街头英语广告牌,反对商品和药品的英文说明书,而且振振有词!理由是:用不上。也许你毕生用不上(X+Y)2=X2+2XY+Y2,你能不学习吗?

 

1 顾海兵:《值得反思的公共外语教育制度》,《中国教育报》,20041029日。

2.David Crystal:《英语:全球通用语》,外研社与剑桥大学出版社,2001年,F29,王逢鑫导引语。

3.R.Burchfield, the English languag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5, p160.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8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