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刘宇隆:语言是一国文化的最高努力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2-04 点击: 2315 次 我要收藏

要明确的是:工具性的中文并不低级,它和启示性的中文不是进化论中前者和后者的关系。工具也在不停地发展,启示也在发展,它们如中华文化的两边江滩,是其中的历史主体向两边同时汹涌、潜流的结果。

但启示性的中文往往是归功于有名作者的。它的总量远远少于无名作者的工具性中文,应用范围也较之狭小得多。更有意思的是:启示性中文的有名作者,我们可以认为就那么几个,后世的所谓“再创造”,无非涂脂抹粉,或东吴搬家到西蜀。比如随便翻翻《孟子》,就发现它是地球上的海洋,后来人再怎么欧亚大陆、美洲大陆,都无非被它托在上面。甚至我们如果不曾有《孟子》,今天的中国人不会这么说话,因为明察秋毫、出尔反尔、同流合污、自怨自艾等等的成语要从中文里摘掉,或变化。

有名作者创造的启示性中文非常个性。爱迪生即便弄不出灯泡,过些年别人发明出的那个也不会和他那个长得多不一样。但无数诗人去过庐山,前前后后,“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只有李白;无数诗人仰望过明月,连外国的济慈都可以算上,“对影成三人”、“疑是地上霜”、“我今停杯一问之”的还只是李白。为什么会这样?美学是有规律,而无规范的。甚至大科学家的重要发现,也有他们个人的美学系统在其中。旁人万事俱备,那点个性的东西没有,也弄不出来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东西。启示性的中文是附着于这些独立的美学系统的,是从个体的哲思深处徐徐走出,并最终也要走向另一个个体为美学、哲思——起码为精神的思考的。

无作者、工具性的中文的起点是社会关系,这是一种人的本能;有作者、启示性的中文的起点是人与自己灵魂的关系,这是一种中国哲人、诗人独特的人性本能。由“人的本能”而“人性本能”,就是工具到启示的距离,此非相互追赶的距离,是此岸江滩到彼岸江滩的平行距离。换句话:相望,但永不相见;而通过浩瀚流去的中华文化的主体,及飘渺其上的千里通波、江枫渔火,时时地互相感知。

我们以粗暴、武断地口吻,甚至可以说:无作者、工具性的中文是我们为别人的,而有作者、启示性的中文是我们向自己的。偏偏前者为公,而其实承担着整个自私社会及自私话语;后者为私,而内心的光一旦挣脱出去,“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却都被光芒招呼着变成他们私家的。所以佛家会认为:每个人身上都住着无上菩提。中国文化妥善接受了佛教,尽管如鲁迅讽刺的“佛教初来时便大被排斥,一到理学先生谈禅,和尚作诗的时候,‘三教同源’的机运就成熟了”,但佛教同中华文化的主流,同孔孟传统实在是染色体不同的亲双胞胎。

之所以提出语言的启示性,尤其中文的启示性,而不仅仅强调其工具性,在于我根本认同平中要那篇文章里说的:“在汉语思想中断已久的今天,汉语,已经与思想无关;除了宣传体制律令、经营商业广告、表达个人经验,以及骂街或其他零碎的用途外,汉语,告别思想已经两千多年。”——我们今天用的这套汉语,完全沦为一种交流工具,充斥着无作者的、粗陋的嫁接、臆造,启示性非常有限。侧面也可看出目前的中国在文化最高端上的努力多么的与灵魂无关。

在我看,中文的异化、平面化、符号化,与尼采《悲剧的诞生》里评估的希腊悲剧的灭亡不无相似。——“希腊悲剧的灭亡不同于她的姊辈艺术:她为了一种难解的纠纷自杀而死,所以是悲壮的牺牲。……希腊悲剧一死,到处都深深感到莫大的空虚。正如昔日在提伯玩斯时代希腊舟子们在荒岛上听到凄厉的哀叫:‘大潘神死了!’……‘悲剧死了!诗歌也随之而灭亡!’……”——旧中文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没有伴随着新中文作为儿孙的茁壮成长。旧死而无新生,有如此深厚传统的一种语言,其下竟充满塌陷,你在上面行走,说着就掉入“莫大的空虚”里。

人抱着偷懒的本性和国家普及教育的需要,繁难的文言文是很容易被打倒的。文言文不在了,旧白话的传统本可以被健康传袭下来。但连番战乱、政治运动,把中国社会牢牢地裹挟在生死、权力、阴谋斗争附近,民间不得其安稳,学界不得其自由。久而久之,报章上舒活的旧白话变成了顽横的革命话语。我们今天人的话语资源既不是传统文言文,也不是《红楼梦》到“五四”的旧白话,是文革、改革开放的语言——听今天的中国人讲话,感觉他们的语言故乡始终住着一个战士和一个商人。那战士的梦想,也多是做成“较大的流氓”;而商人的梦想,把舌头先吃回去,跟我念:“在商言商啦”。

还有没有办法救济?没有。上文说过,有作者的、启示性的中文是个体的,李白之前无李白,之后也无李白,既消灭了他在历史上的唯一存在,就不能指望后人也吟诵出他眼中的庐山瀑布、长安古月。中国人又是有毁弃前朝的习惯的,更难以从前人里扒拉出一个不走样的人物。中文充满了赋予自己启示性、同时继续丰富其工具性的机会,但启示性赖以为生的“个人”和工具性赖以为生的“社会”都和我们对最高努力应然寄居的所在有极大出入,又怎去指望中文做出比“让人听懂”更多的事情?

我对平中要的一点反对是不应强调“思想”。思想是非常在乎体系的,连零星的“启示”都难以形成,整体的“思想”更奢谈不上。已经损失了的,继续研究,继续哀悼,而对昨天的绝望,绝不是对明天的虚妄。作者群在,民众中间“向上走”的本能努力在,我们就不必由一处无物之阵再挪向另一处。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762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2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