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平中要:命名时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2-04 点击: 1429 次 我要收藏

“音—物”系统

在写完《语词发明背后的思维》一文后,我意犹未尽,我一直在想汉语的命名问题,并设置了这样一个时刻,即,我们的祖先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事物,比如一匹马的时候,其为马取了一个名字,也就是用一个声音来代表马。至于这个声音如何被大家接受的,我认为是一个共识的过程,无论最初的命名者是如何命名的,只要大家都承认这一声音与“马”相连,那么共识就达成了。这是设置的第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就复杂得多,甚至我现在也没想明白,我记录在这里,以作备忘:当我们这位祖先,假设其在上文中看到的是一匹白马,而当其看到一匹黑马的时候,他如何命名这匹之前没有见过的黑马?这就是我关心的问题,确切地说:我们的祖先如何为那些有相同也有不同(比如两匹不同颜色的马)的事物,在用声音命名的时候,做了怎么样的处理?祖先能用声音把这种“有相同也有不同”的性质,在声音中得以体现吗?

我对这个问题还没有确定的回答,只是罗列想法:我认为祖先不可能在声音中体现这种事物的差异,理由是,汉语的发音是有限的,不可能用有限的发音体现这种差异。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要用声音表达这种事物的差异,我能想到的方法,就是增加“声音”,比如“马”是单音词,“白马”是双音词,我的意思就是,除非增加声音用两个以上的音词,来体现这种事物的差异。于是,这又产生的了一个问题,如果仅仅按照增加音词的方法,很快,我们就拥有了一个数字增长的命名谱系。我有理由认为,在历史的某个时刻,我们的祖先按照如下方法命名:白马用一个音词、黑马用两个、红马用三个……以此类推。但是,很快,人们就得放弃这种命名法,因为太不经济了。于是,人们采用另一种方式,人们发现用两个音词组合,就可以产生比一个音词时更多的结果。无疑,这增加了人们的命名可选。但是,还是有问题,即,即使减少了音词,但是,对于用不同的声音命名不同的事物而言,比如在白马和黑马之间,这依然是一个庞大的谱系,我认为除非是祖先眼中的世界并不辽阔,或者记忆力超强,否则,这种命名法实在并不比增加音词方便。那么,这时就需要一种抽象的方式,把那些事物进行一种“归类”,比如白马和黑马归类在“马”下,即,归类在“马”这个音词下,然后再用颜色对两者进行区分,比如“白”、“黑”。

【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除了对名词的命名外,祖先们是如何认识到形容词、动词、量词等等词类的?我认为对于名词的命名最为直观和迫切,但是,若要用一种“归类”命名法,就需要使用其他词类。我想弄清楚的是,人们是在采用“归类”命名法的时候,才认识到其他词类的存在,比如“白”、“黑”这样的形容词,以及对这一颜色系列的命名,因此才有“颜色”这个词,而这个词绝对是一个需要抽象归类才能得到的词,“颜色”不存在于直观的自然中。还是在此之前就发现了其他词类的存在?我认为是后者,不能想象祖先们无法给自己的动作命名:走、坐、吃、打猎、种庄稼……也法想象,当人们看到这个世界时,惊讶于她的五颜六色,而这种直观的感受,我们祖先不会不对其命名。因此,我倾向于认为,以上对于命名法的罗列,很可能是交叉的,也就是说,可能几种命名法同时发挥作用,而最终的共识结果,倾向于“归类”命名法。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现在,我们拥有了一个“归类”法的命名体系,关键是,这种“归类”法的边界在哪里,或者说,归类到什么程度上为止?以下是我的猜测。

我认为汉语的命名,真的是以“命名”为目的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汉语的命名,是一个多体系的命名法则共同完成的。如果说“归类”法有着诸多好处,而这种好处也只是一种工具性的,换句话说,这种对事物的“归类”运动,会在这样一个地方停止,即:用最少的音词为一个事物命名,使其与周围的事物区别开来。那么,不得不说,汉语的“归类”命名法,在一个最“经济”的位置终止,它以一种模糊的方法确定了一种精确的界限,祖先们对于一个词在简单又有效率的张力中确定了对于一个事物的命名,我相信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个漫长的达成共识的过程。而一旦共识达成,命名就宣告结束,“归类”的命名法则光荣退役。

以上是以汉语祖先为例,但是,我认为这一命名的思维过程,也可以普遍应用在人类全体上。我认为如果以上的命名过程是人类的普遍阶段,那么,不同的就是,我认为西人在同样经历以上阶段后,也就是在命名功课完成后。一部分人,对命名,以及命名的这种思维工具,产生了兴趣,这些人已经不单纯地满足于对事物进行命名,而是要探索命名法则的边界,我认为这些人的初衷可能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思”,也许,这就是人类思想的源头吧:“很有意思”。

这就是我对西语和汉语从此分道扬镳的猜测,准确地说,是在产生逻辑学上的分道扬镳,而逻辑学又是西方哲学的基础。

“音—物”与“字—物”系统

我在《语词发明背后的思维》一文中提出,西语的文字系统是对声音系统的文字化,或者说,是文字式的声音。换句话说,西语的文字,依然可以用“音—物”模型来表示。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平中要:命名时刻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7617.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4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