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赵汀阳:一种对存在不惑的形而上学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17 点击: 3934 次 我要收藏

一种对存在不惑的形而上学

赵汀阳(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来源:《哲学研究》2012年第1期

 

从理解世界到理解意识,再到理解语言,形而上学的线索走的是一条唯心论道路。胡塞尔试图论证的不仅是主观性能够构造出客观性,而且只有在主观性之中才能够构造出客观性;于是,存在的客观性就总是内在于意识而直接显现的。对于维特根斯坦来说,这种我思其实仍然是心理学式的主体,而真正的主体必须是彻底形而上学化的主体,不能含有心理学成分。维特根斯坦找到了语言:语言不是我思,却是决定我思之可能所思的形式。有意义的世界是语言所定义和构造的:语言并非世界的再现,而是构造了世界的显现。语言本身就蕴含世界,而且本身就具有客观性,不会为心理活动所拖累。这样就更彻底地解决了客观性问题。尽管后期维特根斯坦放弃了“语言图像论”,但并没有放弃语言的决定性地位,而是转向了“语言实践论”,就是说,人们在语言游戏不断演变的实践中不断调整所理解的世界。

通过知识论路径来讨论的形而上学,几乎是在不同方面去证明唯心论才是成熟的理解方式,同时顺便证明唯物论是不成熟或质朴的理解方式(唯物论非常接近人们对世界的日常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唯心论的成就表现为确认本体(noumena)并不在现象(phenomena)背后,而就在现象之中;并且,本体是思想所构造的思想对象,而不是思想无法理解的实在,也就是说,本体不是被给予思想的,而是思想构造出来的。希腊人早已把noumenon 定位为所思之物,但没有能够确定它是思想构造出来的内在对象,还是思想试图探究的外在存在。作为感知的经验现象,phenomenon 显然事关noumeno,但只是相关而已,并不能直接说明noumenon。那么,noumenon 到底在哪里?是什么样的?是思想所造还是事物本身?这些是老问题。现代唯心论者发现,既然本体不可能通过现象而被给予,因此本体只能是思想所造;证据是,我思是无疑的(笛卡尔论证),我思确实在意向着确定的东西(胡塞尔论证),我们还确实谈论着某种共同理解的东西(维特根斯坦论证)——这些就是本体乃思想所造之明证。唯心论成功了。

我们在对唯心论的精妙思想赞叹之余,却仍然感到不安:即使超越了怀疑论,那些似乎绝对可靠的哲学原理仍然对真实世界无所言说。唯心论所说的世界只不过是知识所构造的世界,是思想的自述,是思想讲解它的所思世界。就像维特根斯坦所指出的,我们只不过唯我论地(至少也是唯心论地)说明了“我的世界”,我们并没有说出多于我们所思的事情。(参见维特根斯坦,5. 6 - 5. 641)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唯心论的成就仅限于思想对所思的自述,而对世界并无所言说。换个角度看,因为唯心论只关心所思的世界,因此并没有注意到也不知道实在世界对我们说了什么;即使听到了,也无法听懂实在世界之言说。作为精炼的经验知识,科学传达了“现象”所说的;作为纯粹的反思知识,形而上学说出了所思之义,但二者都对超越的世界之所示无所言说。如果思想不理会超越在唯我论世界之外的真实世界,我们如何解释我们之所在、所是、所依、所为呢?假如中国古代哲学家无论是孔子、老子还是墨子,听说了笛卡尔的理论,估计一定会说:笛卡尔的我思只证明了“我在”,却有说明“我在做什么”,而“我在”的全部意义只能由“我在做什么”去说明。我们每一个存在动作或者每一个存在状态都是与超越的存在者打交道,我们在超越的世界中得到存在,而不是存在于所思之中。既然我们首先存在于真实世界中,那么首要的问题就是与真实世界交往,而不是去反思知识。有趣的是,海德格尔也意识到了比知识更基本的在世问题。尽管其与中国哲学的追求相去甚远,但仍然在问题上形成一种有意义的呼应。海德格尔试图越出思想的自述去言说存在,这一点可以看作是海德格尔对现象学的背叛,但也可以看作是他对胡塞尔现象学的批评和超越(海德格尔有理由批评胡塞尔现象学没有触及真正的存在问题)。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469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8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