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从《疯狂动物城》看,迪士尼到底赢在哪儿?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6-03-14 点击: 598 次 我要收藏

这个早春,一部中文名被译作《疯狂动物城》的迪士尼动画长片迅速火了。据报道,近几日,《疯狂动物城》北美中国票房齐爆!绝赞口碑亦两国同步,北美CinemaScore得分A,中国豆瓣得分9.5!

迪士尼为什么做得这么好?

这部作品原名其实是Zootopia,一个生造出来的英文单词,更确切的含义是“动物乌托邦”。有意味的是,今年正好是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一书正式出版500周年。虽然迄今为止,Zootopia的创作团队似乎并未公开证实过该片与名著之间的纪念关系,但是我却愿意相信:选在这个时间节点并非巧合,而是迪士尼动画精英们对人类价值想象力的深度致敬。所以接下来,请原谅我将坚持矫情地使用这部作品的英文原名行文——其中文译名的低幼风格再次暴露了我们主流影视场域对于动画世界之哲学能力的视野局限。

Zootopia有多火?仅仅一个周末的时间,该片票房就在北美与中国同时创下迪士尼动画片首映新高,而相关赞誉之声则更是燃遍各大社交平台:豆瓣、时光、猫眼、格瓦拉、微票儿、烂番茄的观众评分全线破9,海报、宣传片、影评和同人漫画在微博与微信上自动刷屏……可以说,近年来,像这样没有前期炒作、口碑却接近完胜的作品几乎绝无仅有。

Zootopia赢在哪里?我认为,说到底,它还是赢在了价值想象力上。当然,在美学层面上,Zootopia承继迪士尼在收购皮克斯之后已经持续十年的锐意创新之势,所获成绩确实首先值得我们点赞:其技术上接近完美,毛发、水流、冰雪、灯光、列车追逐……诸多动画制作难点在该片中均被挑战并被克服;其人物刻画和场景设计上格外用心,兔子、狐狸、羊、豹子、大象、树懒、老虎、鼩鼱……超过50个种类的动物在该片中展现了活灵活现的神态动作,而大量广告牌、商店招贴,以及戏仿细节中则隐藏着令人目不暇接的“彩蛋”,提供给粉丝格外丰富的“超文本”;更不用说其情节架构的娴熟稳健——笑点饱满密集,笑料温暖良善,既不需要色情暗示,也没有私相夹带的阶层、地域或者性别优越感,不会使一群人在另一群人的笑声中陡然生出尴尬癌来。

至此,我们其实已经谈论到了价值问题。但是如果仅仅是常规意义上的“三观正”,还不足以让Zootopia在迪士尼家族中脱颖而出。因为众所周知,搭建积极而均衡的价值框架,在迪士尼这样一个“专事生产G级片90年”的公司里早已是熟练精准的基本技能,算不得里程碑。

所以,Zootopia的开拓意义在于,它以可爱的动物形象和充满娱乐性的类型故事,不仅坚持了迪士尼动画世界中一以贯之的现代中产阶级价值体系——比如追求自我实现、宣扬个性独立,崇尚个体主义与利他精神的完美融会等等,更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传达出对时代情绪的敏锐把握和对世界困境的深刻理解。换言之,通过扎实的前期调研和深厚的哲学积累,Zootopia的创作者们意识到:我们时代的核心困境,在于社会共识的日益匮乏,在于各类偏见甚至是敌意的不断膨胀,这个困境无疑是全球性的。我们越来越不再觉得安全,因为我们以邻为壑;我们越来越不再觉得平和,因为我们拒绝率先改变自己的观念标尺。因为曾经的创伤去制造更大的创伤,使用已有的标签去制造更多的标签,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每个人都带着创伤和标签生活。

立足这种全球性的困境解读,Zootopia的创作者们开始建构彼岸。其成功充分证明迪士尼作为90年老店,仍然具有吐故纳新、保持跨文化影响力的气势。再一次,它不仅仅迎合或者取悦,而是用恰到好处的姿态,尝试引领甚至创造“主流价值”。对于什么是“更好的世界”,Zootopia做出了大胆的价值想象:一个更加平等、更加多元、更少偏见、更多包容、更尊重差异和多样性的世界,这正是Zootopia的小动物们最终向我们呈现的世界。抛去情节不谈,即使是在为观众津津乐道的各种场景细节里——诸如不同体型动物的火车车门、河马的“专用水道”和长颈鹿的“饮料升降机”等——我们也能在饶有兴味的观赏中体验到这种想象的力量。我始终相信,有价值想象力的人或团队,才有细节想象力可言。

长期以来,中国动画场域所普遍缺乏的,恰恰是这种价值想象的能力。国产动画似乎对动画世界所需要的“天真”怀有一种误解,即将“天真”等同于价值上的“低幼”,等同于简白的“惩恶扬善”,却不去尝试在深层上涉及对个体与社会、个体与世界关系的设问。

事实上,优秀的动画片所需要的“天真”应该是一种“高级的天真”,一种永远敢于追问和敢于改变的“天真”,一种永远对于“更美好的世界”怀抱想象与信心的“天真”。“Ready to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兔朱迪的这句口头禅可能在无意间命中了中国动画乃至整个影视场域的症结。

你还相信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吗?你打算为之努力吗?

 

本文首发于《探索与争鸣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1843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9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