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平中要:沉默的代价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8-19 点击: 1324 次 我要收藏

基督教如何在一个非基督教文明地区传播自身(即使这并非该地区的期望,甚至往往反对着这种传播)?不必舍近求远,看看基督教在中国的历程——虽然,这一进程并未完结——就有着普遍的代表性。

首先就是在上层的传播,也就是在统治层面中的传播,利玛窦为代表的这一路线,为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贡献了力量。且不说利玛窦便宜行事对教义进行的修正,这一上层路线在利玛窦之后随即沉没。

其次就是从19世纪初,西方传教士在中国所做的努力,这种传教接近于地下工作,直到1840年后,随着中国国门的逐渐打开,这种地下工作才转到明处并有着继续扩展的趋势。如果不将义和团运动视作对这一趋势的有意阻挠,那么,这一底层路线要比上层路线成功得多。其时间和效果大大增加了信徒的数量。

第三,也就是两者之外的第三条道路,以太平天国运动为代表。当然,大概没有人认为太平天国与基督教传播有着什么联系,但是,既然太平天国以基督教(确切地说是“拜上帝教”)为旗帜,基督教对这一运动就负有了一定责任。太平天国运动证明,即使用暴力传播真正的教义,也必然带来不可挽回的灾难,从人类经验来看,暴力有违基督教的本义。

以上三条路径大体描绘了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的方式。将权力对基督教的影响排除在外——经验来看,权力似乎是阻碍基督教传播的最大力量;但是,从汉语文明的角度来看,此文明拒斥基督教以及所代表的基督教文明,在历史的向度上已经非常明显。

有理由认为,目前中国基督教信徒的数量已经相当可观,但是,与这一数量丝毫未引发汉语文明的更新,甚至仅仅是局部细微的变化。我只能说,在传播一种宗教的意义上,基督教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在文明的意义上,汉语文明与基督教文明依然难有交集。

而这也许才是最正常的事情。

在我看来,所谓文明,就是在诸文明间无法同化的部分,而这一部分,又是此文明的元价值中心。国人喜中餐,西人喜西餐,或者无论哪种组合,无涉及文明的价值中心;但是,基督教文明中心的超验信仰,以及汉语文明的世俗主义倾向,则是构成彼此文明的元价值中心。

除非文明灭绝,否则,这种元价值中心,永远是识别一种文明身份的最终标准。在这个意义上,担忧汉语文明外的文明同化我们,是一种杞人忧天;【当然这种同化并不包含:占领、奴役、殖民甚至种族灭绝这些可能。而且,在历史上这些灾难也真实发生过。汉语文明并未发生同化。】而意欲用其他文明来取代汉语文明,也几乎是巴别塔的工作。喜忧参半,谁喜谁忧啊……

对于汉语文明而言,生长在这一文明中的子民,获得的是此文明中的“前在经验”,在接触汉语文明之前,就已经生活在这一文明构建的环境之中。而汉语文明的轨迹蜿蜒至今,其文明已经被自身经验证明为真。在这个意义上,不仅儒家有着汉语经验上的真理意义(请注意我的措辞“汉语经验上的”),就连最与普世价值抵触的法家,不也通过历史证明自身对于汉语权力的真理意义吗?实际上,除了这些经史子集所代表的汉语文化精华,世俗文化更是提供了更广泛、深刻的汉语经验,并以自身的赓续证明了其真理地位。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1821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20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