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平中要:文明与解构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7-22 点击: 1148 次 我要收藏

对于上个世纪后五十年中,法国诞生的一种哲学思想来说,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场文化的炫富,就像“土豪”用钞票点火一般,只不过,解构主义燃烧的是精神财富。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我们不乏对“土豪”行状的经验认知,这有助于理解解构。若要炫富,就需要财富,解构同理,没有文化财富又何来“解构”呢?

 

旧大陆的回光闪耀在十九世纪,无论人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在其精神产品中,这种预示在各个领域得到展现。而这已经不仅仅是文化层面,而是旧大陆的文明状况,即将迎来历史性的巨变。

 

也许,每当文明巨变前行,精神,就会以一种反常的繁荣燃烧尽文明的积淀,而这一点只有在尘埃落定后,人们才会看清,而在当时,人们只会炫目醉心于这种文明的景象。

 

诸神的裁决迅速降临,两次世界大战彻底毁灭了旧大陆,连同附着在大地上的文明植被。英、法、德三个欧洲文明重镇,在战争中遭到重创,英国的经验主义精髓已经在新大陆得到了继承和发展;而法国接棒德国继续着哲学的探索。

 

单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形上学的末路以及对形上学终结后的哲学探索,在二十世纪初就开始了。将源于英国经验主义的分析哲学放在一旁——为了区别于欧洲大陆的唯理性主义传统;现象学和存在主义在德国兴起,若不是二战的原因,两者很可能在德国继续发展。法国在经历了存在主义的阶段(以萨特为代表)后,结构主义以及后结构主义成为了法国哲学的代表,并产生了一个明星思想者谱系。

 

而如果将二战后法国哲学的独尊放在欧洲的背景下,我以为,这种一枝独秀的景象,无非是对毁灭后的欧洲所留下的文明灰烬的再利用,而这一次,将是十九世纪以来欧洲文明的真正落幕。

 

对于结构主义一代来说,德里达是后起之秀,在学术上,他远没有其校友福柯成功。但是,德里达的犹太人和阿尔及利亚移民身份,使得“终结者”的任务非他莫属——一个实在的“旁观者”身份。如果说德里达将“解构主义”全面展示出来,在哲学的角度成立,但是,在文明的角度上,从萨特的存在主义到结构主义一代,实际所做的正是对旧文明的解构。而这种解构是不会产生任何新的东西的。德里达所做的只是为这一历史轨迹命名罢了,让这一趋势更为明显而已。

 

在这个意义上,无论在哲学的角度如何否认德里达的理论,并非要点所在,而是旧大陆文明一去不返,已经成为事实。随着结构主义一代的巨星陨落,法国哲学将近半个世纪的狂飙运动宣告完成。

 

再来看看汉语王国。

 

两种不同文明的发展,却戏剧般交汇在一起,解构。

 

如果不否认解构本身就包含着破坏的向度,那么,解构一直是汉语文明的常客,即使,它不以这个名字登记。

 

从汉语文明的起点开始,以文字和口语为区别的汉语文明就展现了两个不同的向度:前者代表了精英文化(准确地说是一种被文明规训后的文化,其自我约束是其明显标志之一),后者则代表了通俗文化(相较于精英文化,其特点是未被文明规训的原始特征,诸多因素杂糅其中)。两种文化向度之间的张力,为解构提供了丰富空间。

 

对于汉语文明的历史来说,是精英文化在主导着对这一历史进程的叙述。但是,通俗文化从来没有放弃对这一主流话语的骚扰和袭击,这就是汉语文明中的解构。很显然,这种汉语的解构绝不是通俗文化的唯一功能,甚至不是其主要和重要功能。汉语的解构,更像是通俗文化的一种娱乐形式,无疑,在汉语解构中这种娱乐性是明显的,而且构成了汉语解构的基调和特征。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1809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2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