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

冯筱才:政商潜流与历史变迁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1-30 点击: 3659 次 我要收藏

冯筱才教授受邀在共识网第一次上海读书会上的演讲全文。演讲分两个部分:一是介绍作者的新书《政商中国:虞洽卿与他的时代》(社科文献出版社2013年9月出版)的写作背景、基本思路及主要结构;二是介绍该书的核心论点,包括“政商”概念是什么意思,本书的最核心的一个线索——“政商化”这个过程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它对历史发展有什么潜在影响。

选择这本书作为第一次上海读书会讨论书籍,因为虞洽卿是上海人,适合在上海来读。并且虞洽卿的时代跟现在差了100年左右,两个时代又都有商人和政界的问题,这些原因我都非常赞同。很巧合的是,2010年我曾在《近代史研究》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那篇论文的题目,听起来跟共识网的宗旨有点像——“左右之间”。写的是1925-1927年间虞洽卿与中共合作与分裂的过程,主体内容也就是这本书的第四章。今天的中国,需要的恰恰是在各种不同的观点之间形成共识。虞洽卿之所以能够在上海滩立足,而且能够发展出他自己的一些事业,或谓“商业帝国”,造成他自己的社会地位,乃至于对历史发挥关键性的影响。其要害也在于,他是当时上海滩能够凝聚共识、维护共识的一个人。

所以,我想共识网在上海组织讨论这本书,是蛮有意义的。虞洽卿跟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史,确实极为相关。从1880年代开始,一直到1940年代,虞氏都参与了上海历史的塑造,甚至可以说,他在许多关节点上影响了历史事件的变化方向。在上海,“虞洽卿”这个名字也是老少咸知。这不仅仅是因为1936年到1943年期间,上海有一条大马路被命名为“虞洽卿路”,也就是今天的西藏中路;更关键的是,他曾经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担任上海规模最大的同乡会的领袖,这就是宁波旅沪同乡会;另外,虞也一直是上海最重要的一块区域——即公共租界的华人领袖,对租界政治及社会有巨大影响。这些因素,决定了虞洽卿跟上海之间关键性的联系。因此,要研究讨论上海近现代历史,这个人绝对是绕不过去的。

我们大家知道上海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些重要事件,如晚清的“大闹公堂”案、辛亥革命、“二次革命”,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等,虞洽卿都介入其中,并且角色极为重要。1927年后,蒋介石把上海当作是南京政府的财政基地,后来又当作是他发动的排日运动的基地,虞洽卿仍然扮演重要角色,如曾担任反日会的领袖。中日战争爆发后,虞洽卿在上海继续支持重蒋介石。重庆政府之所以在孤岛时期还能在上海部分延续其权威,实际上跟这些人有密切的关系。

虽然虞洽卿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很重要,但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坊间并没有一本权威的著作。这些年,市场上曾出现过不少关于虞氏的“传记”,但这些作品的内容大部分雷同。其蓝本就是民国时期虞洽卿诞辰纪念时编的一些东西或时人颂扬性的叙述,也包括战时的一些政治定论。

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我就尝试着手研究虞洽卿这个人,全方位调查他的资料。但是,我越研究,越体会到历史人物的复杂性。原来许多有关他的记载,都是把其经历简单化了。比如1980年代的时候,一些中国经济史家在争论虞洽卿是个买办反动资本家,还是一个爱国的民族资本家。实际上这种标签化、概念化的描述,都太低估了这个商人的多维度面相。他当然经常替外人做买办,他也跟日本人之间有商业合作,但是他同时也在协助政府推动一些排外运动;战时,他一方面在支持重庆政府,另外一方面,他仍然在跟日本人作一些生意;从其一生来说,他常常喜欢做多元性的政治投资及经济投资,以保证利润的最大化,这也使得给他的历史作一个定性描述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我后来一直很迷惑,这么复杂的历史人物,应该怎么去写他?研究历史人物,真的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不过,现在市面上的传记创作太过于随意,不管是否专业人士,不管是否有长期积累,一些作者仅用二三年时间就可以把一本传记创作出来,这真是匪夷所思的“跃进式写作”。其实历史传记尤其难写,你不但要搞清他的经历,还要解释他行动的逻辑,为此你也必须把他全部历史连起来观察,包括他的身份背景、他所处的时代、他的人际网络、制约他的利益结构等等,否则没有办法对他的言行做出较具说服力的解释。

在过去一二十年中,在把有关虞洽卿的档案、报道以及各种研究文献都搜集到手后,我便一边整理这些资料,反复阅读,一边持续地思考一个问题:虞洽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最后我认为,如果真的要用一个概念来给虞的一生作一个归纳的话,就只能从“政商”的角度来讲他的故事了。这里的关键不仅在这个人的历史,也是想通过其个案来阐明整个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一种潜在线索。

  “潜历史”与新的历史解释

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然跟我自己的研究取向有关系。因为我不是特别强调“历史还原”,我更倾向于在结构化解释的过程中去重建历史故事。我在这本书的后记里曾讲,研究者写出来的“历史”本来就是研究者对过往人事的一种解释,也是作者与外部世界对话的一个平台。如果我们满足于历史人物的生平叙述,便容易人云亦云。因为虞氏一生表面的经历大家都很熟知了,虞自己讲了很多,后来的人又不断在重述,我觉得不值得再浪费笔墨。我自己比较强调要以问题意识来引导历史研究。也许在对历史材料与研究文献充分把握之后,每个研究者都得提出一个恰当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但决定了研究的基本路径,并且制约着你的结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ithink/1578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9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