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杜诗“画图省识春风面”“省”字新释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1049 次 我要收藏

  唐代宗大历元年(公元766年)秋天,杜甫滞留于夔州(今重庆奉节),睹夔地江山风物,追思千古流传的历史人物,写下了五首联章体七律组诗《咏怀古迹五首》。每首吟咏一人一事,分别为庾信、宋玉、王昭君、刘备、诸葛亮。其中第三首咏王昭君诗云: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3 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年3月第2版,以下简称教材)选录了这首诗。其中在对“画图省识春风面”句进行注释时,将“省”注释为“曾经”。我觉得这个注释有点似是而非,且与史实也有出入。而我们常见的选录此诗的本子也大都不予注释,甚或觉得不屑作注。故特对此注略陈管见,补偏纠缪。
  首先,我们看看杜诗最通行且最具权威性的注本是如何解释的。
  清人仇兆鳌的《杜诗详注》引朱瀚曰:省,乃省约之省。言但于画图中略识其面也。
  清人杨伦的《杜诗镜铨》于“环佩空归夜月魂”句下引朱瀚注:画图之面,本非真容,不曰不识,而曰省识,盖婉词。
  清人浦起龙的《读杜心解》云:“省识只在画图,正谓不省也。”
  从上述注释中我们可以看出:仇兆鳌引朱瀚之注,语焉不详,令人瞀乱不得其解。但从仇的句意串讲中,大抵可以看出训“省”为“略”,这是用“省”的基本意。就是说汉元帝略识昭君之画像,至于昭君容貌如何,元帝看后有何反应等,就无从知晓了。这个解说是就画论画,强调了画图而忽略了有关史实。
  杨、浦两家注释简明扼要,皆释“省”为“不”。不过这个解释缺乏文献佐证,只能是强作解说。并指明这是委婉讽刺元帝省识只在画图,哪知画图并非昭君的真面目,其结果还是不识。这样杨、浦两家就与仇注殊途同归了。
  我们再查考大型权威性的辞书《汉语大词典》“省识”条,结果发现,它解“省识”为“犹认识”。在列举的书证中,唯独没有举出杜甫这句诗。这里不妨抄录几条如次:
  唐.韩愈《赴江陵途中寄赠王二十补阕李十一拾遗李二十六员外翰林三学士》诗:“汗漫不省识,怳如乘桴浮。”
  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一:“弟子出遗像,乃一老僧。使今见其人,亦不复省识矣。”
  清.纳兰性德《金缕曲.再赠梁汾》词:“多少殷勤红叶句,御沟深、不似天河浅。空省识,画图展。”
  很显然,如果按照《汉语大词典》的这个解释,我们就可得知汉元帝认识王昭君,图画也真实再现了昭君的真貌。这个解释应该说于史实和图画尽皆乖谬。
  其次,我们看史书是如何述说这位千古佳丽的。王昭君,名嫱,原本蜀郡秭归人,汉元帝宫人,西晋时避晋文帝司马昭讳,改称明君或明妃。关于她的记载最早出自班固《汉书.元帝纪》和《匈奴传》。至范晔《后汉书.南匈奴传》、蔡邕《琴操》以及东晋葛洪伪托刘歆所作《西京杂记》等书,内容屡有增添,渐次形成哀感顽艳的故事,而且这一故事在民间也广为流传。于是历代文人对此题材风咏不辍,弦歌不绝。但历来一提到王昭君的故事,大都提起《西京杂记》这部史书。这部书以记述西汉的人物轶事为主,其中尤以叙述王昭君、毛延寿故事,司马相如、卓文君故事最为流行。该书叙昭君故事云: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案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闲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世。籍其家资皆巨万。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刘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为牛马飞鸟众势。人形好丑不逮延寿。下杜阳望亦善画,尤善布色。龚育亦善布色。同日弃市。京师画工于是差稀。
  这个记载甚是详明,读之令人愤慨,兹概要如下:
  其一、元帝宫女甚多,不能一一面选,只能按图召见。其二、宫女贿赂画工,以冀画美容颜,企盼幸于君王。昭君不行贿,故不得见于王。其三、元帝按图让昭君远嫁,充当单于配偶。临行前,元帝召见,发觉其“貌为后宫第一”,但悔之晚矣。据此可知昭君“遂不得见”而身居冷宫、湮没无闻的原因是 “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的画工。简言之,就是画工提供给元帝的昭君画像非昭君的真貌。
  如果认为《西京杂记》一书有野史性质,不足为凭的话,我们再看看正史是怎么说的。
  《汉书.元帝纪》说:“其改元为竟宁,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为阏氏。”
  《汉书》应劭注曰:“郡国献女未御见,须待命于掖庭,故曰待诏。”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说:“昭君字嫱,南郡人也。初,元帝时,以良家子选入掖庭。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
  据《汉书.元帝纪》及应劭的注可知昭君“未御见”,待命掖庭。据《后汉书》则看出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的美貌。但如此美貌佳人却“入宫数岁,不得御见”,不知何故,读之令人感慨歔欷。
  总之,无论据正史,还是野史,汉元帝在昭君远嫁匈奴前未睹其面,这是事实;如果画图之说可靠的话,那么画工所呈现的图像也没有能真实再现昭君的美颜,这也是事实。反之,我们以为汉元帝即使愚蠢昏庸之极,也不会将这个“貌为后宫第一”的大美人拱手送给匈奴单于做阏氏的。
  基于上述史载和论断,我们反观教材的注释:教材把“省”解作“曾经”。这样的话,“画图省识春风面”这句诗的大意就是说,汉元帝曾按画工所提供的画像认识昭君,熟悉其美貌。显然,这样解释就与上述史实和分析大相径庭了。
  我们以为这个“省”通“眚”,当作“过失”或“错误” 解。这样就与上述所谓画图之说、史实记载均怡然理顺了。也就是说,汉元帝在根本没有召见王昭君,根本不认识王昭君的情况下,仅仅依据画工之图,即只看图画不看人(我们且不管这个图像是否经过画工的歪曲,也不管图像能否再现昭君的美貌,即如王安石诗《明妃曲》所说的“意态由来画不成”),从而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致使这个钟灵毓秀的“尤物”,生长名邦,远嫁塞外,生归异域,死葬胡沙。
  从传世文献中我们可以找到“省”通“眚”的证据: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鼎部》:“省,叚借为眚。”《小尔雅.广诂》:“省,过也。”《书.洪范》:“曰王省惟岁,卿士惟月,师尹惟日。”孔颖达疏:“史迁‘省’,作‘眚’。”孙星衍疏:“古省、眚通。”《说命》:“惟干戈省厥躬。”陆德明《经典释文》:“省,一本作眚。”《公羊传.庄公二十二年》:“肆大省者何?灾省也。”陆德明《经典释文》:“二传作眚。”《周礼.春宫.大宗伯》:“省牲镬。”陆德明《经典释文》:“本又作眚,同。”《史记.秦始皇本纪》:“饰省宣义,有事而嫁,倍死不贞。”张守节正义:“省,过也。”《潜夫论.述赦》:“《尚书.康诰》曰:‘人有小罪匪省。’”汪继培笺:“今书作非眚。”
  其次,我们对颈联“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试加以语义和语法上地分析。这一联的上、下句,实质上都是一个首尾闭合的句子。上句的首尾指昭君,即“画图”乃昭君之画像,“春风面”喻昭君之美颜;下句的首尾也指昭君,即“环佩”以饰品代明妃,“魂魄”乃明妃之化身。于是全联可压缩为“省识”和“空归”两个词。“省识”是“空归”之因,“空归”是“省识”之果。“省识”是生前 失意的怨恨,“空归”是死后无依的怨恨。我们似乎可以感触到这位千古佳人的幽怨灵魂因“省识”而“空归”,惆怅地徘徊于汉宫,怨埋没汉庭,恨远离家国。
  另外,“省识”和“空归”两词对仗工整, “省”、“ 空”相对,“识”、“ 归”相照,前者均作形容词修饰限制作动词的后者。细玩文意,则此联的意思便涣然冰释,豁然开朗。也就是错图误画,错识春风之面;诏令远嫁,生不得回,死后魂归;汉之寡恩,归亦徒然。如此解读,可谓上下两句意脉通畅,蕴藉摇曳,读之令人回肠荡气。
  最后,我们考查一下唐诗中“省”字作“曾经”解的用例情况。“省”作“曾经”解时,主要有三种情况:
  其一,“省”与“曾”常以对文出现而意义相同,即互文而见义。兹举几例:
  宋之问《嵩山夜还》:“家住嵩山下,好采旧山薇。自省游泉石,何曾不夜归。”
  元稹《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苟务形骸达,浑将性命推。何曾爱官序,不省计家资。”
  白居易《咏怀》:“我今幸双遂,禄仕兼游息。未尝羡荣华,不省劳心力”。
  周贺《寄新头陀》:“相逢竹坞晦暝夜,一别苕溪多少年。远洞省穿湖底过,断崖曾向壁中禅。”
  孟贯《怀果人》:“好月曾同步,幽香省共闻。相思不相见,林下叶纷纷。”
  其二,唐诗“省”字如单用的话,作“曾经”义居多,但其前一般有“未”、“不”来修饰或限制,构成“未省”或“ 不省”,其意义为“未曾”或“不曾”。此种情况甚夥,兹举数例:
  王维《哭祖六自虚》:“未省音容间,那堪生死迁。”
  岑参《函谷关歌颂刘评事使关西》:“野花不省见行人,山鸟何曾识关吏。”
  韩愈《感春五首》之三:“朝廷未省有遗策,肯不垂意瓶与罍。”
  又,《听颖师弹琴》:“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
  张籍《和左司元郎中秋居》:“闲来松菊地,未省有埃尘。”
  元稹《楚歌》:“宜僚南市住,未省食人恩。”
  又,《有鸟》:“有鸟有鸟名燕子,口中未省无泥滓。”
  刘禹锡《九日登高》:“年年登高处,未省不伤心。”
  白居易《恨词》:“翠黛眉低敛,红珠泪暗销。从来恨人意,不省似今朝。”
  又,《寻春题诸家园林》:“渐以狂为杰,都无闷到心。平生身得所。未省似而今。”
  又,《病后寒食》:“抛掷春光负寒食,曾来未省似今年。”
  李群玉《哭小女痴儿》:“平生未省梦熊罴,稚女如花附晓枝。”
  贾岛《咏怀》:“纵把书看未省勤,一生生计只长贫。”
  又,《巴兴作》:“三年未省闻鸿叫,九月何曾见草枯。”
  刘沧《及第后宴曲江》:“归时不省花间醉,绮陌香车似水流。”
  司空图《有感》:“国事皆须救未然,汉家高阁漫凌烟。功臣尽遣词人赞,不省沧州画鲁连。”
  其三,“省”与“曾”不以对文出现,也不以“未省”或“ 不省”结构出现的。但根据诗意解作“曾”,则意义显豁,顺理成章,无疵纇之弊。此例较少,略举几例,本文所讨论的不举。
  李商隐《评事翁寄赐餳粥走笔为答》:“粥香餳白杏花天,省对流莺坐绮筵。今日寄来春已老,凤楼迢递忆秋千。”
  贾岛《赠僧》:“从来多是游山水,省泊禅舟月下涛。”
  李群玉《赠妓》:“谁家少女字千金,省向人间逐处深。今日分明花里见,一双红脸动春心。”
  李郢《张郎中宅戏赠》:“谢家青妓邃重关,谁省春风见玉颜。闻道彩鸾三十六,一双双对碧池莲。”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将“省”通“眚”,作“错误、过失”解,一方面不会造成与史实上的牴牾,且与所谓的画图之说也不会扞格。另一方面也与文意是贯畅的,与全诗的主旨更无方枘圆凿之弊。全诗结尾明标“怨恨”二字,此即诗旨,可谓卒章而显志。首联写江山灵秀蕴育这位惊天动地的窈窕淑女。这是一怨,怨苍天无灵降此日后多灾多难的旷世奇女;颔联写这位窈窕红颜远嫁荒漠,生不能归,死葬漠北,一去一留,一生一死,判若天渊。这是二怨,怨大地全无怜香惜玉之情,瘗玉埋香,芳魂流落,顿成孤魂野鬼。颈联道出了美貌佳人的悲剧之由,错识画图,命薄缘悭;环佩作响,魂魄空归;一腔血悃,千古奇怨。这是三怨,怨红颜之远嫁,怨汉庭之寡恩,尾联直言怨恨,是怨天、怨地、怨人的归宿处,何以罄沥,琵琶弦上抒怨恨。千古佳人的衷肠被杜诗倾诉无余,杜甫可谓昭君之知己矣!
参考书目:
《史记》「汉」司马迁撰 中华书局 1959
《汉书》「汉」班固撰 中华书局 1962
《后汉书》「汉」范晔撰 中华书局 1965
《太平广记》「宋」李昉等编 中华书局 1961
《全唐诗》(增订本)「清」彭定求等编 中华书局1999
《杜诗详注》「唐」杜甫著「清」仇兆鳌注 中华书局 1999
《杜诗镜诠》「唐」杜甫著 「清」杨伦 笺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
《读杜心解》「清」浦起龙著(《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八》) 齐鲁书社 1997
《唐诗三百首》陈婉俊补注 中华书局 1959
《诗词曲语词汇释》张相 著 中华书局 1977
《刘禹锡集》卞孝萱校订 中华书局 1990
《元稹集》冀勤点校 中华书局 1982
《岑嘉州诗笺注》廖立笺注 中华书局 2004
《王维集校注》陈铁民校注 中华书局 1997
《白居易集》顾学颉校点 中华书局 1999
《李商隐诗歌集解》刘学锴 余恕诚著中华书局 2004
《杜甫心影录》黄坤 著 中华书局 2004
《全唐诗语词通释》魏耕原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作者单位:河南省固始县慈济高级中学)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439.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2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