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宋震武军治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858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摘要】本文结合有关文献资料及实地考察,认为北宋震武军城当在今甘肃省永登县连城镇连城村水磨沟口古城。
  【关键词】北宋;震武军城;位置;水磨沟口古城
  【作者简介】杨善德,男,生于1981年8月,现为甘肃省永登县西铁中学教师,从事中学语文教育教学工作。
  宋宝元元年(1038),元昊称帝后,宋、夏之间战争频发。宋于熙宁五年(1072)始,展开先复河湟,以取西夏的大规模军事开边行动。期间,宋曾短暂控制河湟地区。元符二年(1099),宋取青唐,置鄯州,以邈川置湟州。建中靖国元年(1101)弃湟州。崇宁二年(1103),宋将王厚复之。湟州(宣和元年,改为乐州),辖通湟寨等十五城寨、治邈川城(在今青海省民和县下川口村,或乐都县南湟水南岸)。崇宁间,宋进占熙、河、湟、鄯等州后,宋夏以黄河、今青海民和境内湟水一线为界屯兵对峙。此后,宋多次进击夏卓罗右厢监军司(治今甘肃省永登县红城镇一带),政和五年(1115)古骨龙之战,政和六年(1116)仁多泉之战,宣和元年(1119)统安城之战即是其例。
  据《宋史.夏国传》载:“(政和)五年春,遣熙河经略刘法将步骑十五万出湟州,秦凤经略刘仲武将兵五万出会州,贯以中军驻兰州,为两路声援。仲武至清水河,筑城屯守而还。法与夏人右厢军战于古骨龙,大败之,斩首三千级。贯奏凯,皆迁秩。”⑴另据《宋史.地理志》载:“政和六年,进筑古骨龙城,赐名震武城。未几,改为震武军。不见四至,据童贯奏,古骨龙元属湟州。”⑵《宋史.宋徽宗本纪》载:“(政和六年)秋七月壬辰朔,以震武城为震武军”。⑶南宋李埴撰《皇宋十朝纲要.卷十七》载:“(政和七年)七月壬辰朔,以震武城为震武军。自崇宁元年用王厚之议再收复湟、鄯至是,角厮罗之地悉为郡县矣。”⑷可知宋夏古骨龙之战和震武军设置的先后史实,以及震武军设置的标志性意义。
  然而,由于“不见四至”,加之文献记载有限,所以震武军治震武军城(古骨龙城)的位置,迄无定论。目前甘、青史学界有三种异见:一是认为在今青海省门源县克图古城,李智信《青海古城考辨》一书首倡其说,《青海通史》、《青海省志.建制沿革志》均采用此说;二是认为在今甘肃天祝、青海互助和门源三县交界处的一段大通河谷(北起甘禅口,南至扎隆口,约20余公里),周宏伟《北宋河湟地区城堡寨关位置通考》一文持此说;三是认为在今甘肃省永登县连城镇连城村水磨沟口的古城,《西北通史》、《永登县志》、青海学者张生寅《北宋震武军城位置考辨—兼谈门源县境内的几座古城的始筑年代》一文、及赵鹏翥、苏裕民等永登地方史志学者主其说。
  周宏伟先生论文,多有创见,然对于水磨沟宋宣和年间摩崖的解读,有失偏颇,亦缺乏实地考察,以致谬论。张生寅先生,从一、三两说各自所持的论据入手,再从宋军河湟开边范围,宋夏交战形势,交通条件,城堡分布等方面进行考辨,且经实地勘察,于“门源克图古城说”驳立分明,可资采信,然犹有需补充支持者。赵鹏翥、苏裕民先生所辨多猜测,欠深入,史料运用有限,对宋宣和摩崖解读也有较多瑕疵。今笔者综合分析各说,结合新旧史料,并经实地考察,认为北宋震武军城当在永登县连城镇连城村水磨沟口古城,而非其他。
  由于有关震武军的历史文献有限,其治四至不明,故无法直接获得有力论证。于是,诸史料之间接论证显得必要。宋史载湟州下属十五城寨,且多说明四至,其中南宗堡(寨)、临宗寨的位置的考订,对于震武军城位置的考订有着重要的意义。
  查《宋史.地理志》,可知南宗堡属湟州管下。南宗堡,史籍又异作“鼐宗堡”,其它相关史籍又作“厮归丁南宗堡”、“厮归丁兰宗堡”、“斯噜丹鼐宗堡”、“斯噜丹兰宗堡”。可知南宗堡、鼐宗堡只是略称而已,且是民族语言的汉语音译,又因音近而字异。明此,则可找到其它有关于南宗堡(鼐宗堡)位置的史料,择其要者如下:
  《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第一百三十九》载:“王厚与童贯及诸将议曰:……湟州境内,要害有三,其一曰癿当,在州之南……其二曰省章,在州之西,正为青唐往来咽喉之地……其三曰南宗寨,在州之北,距夏国卓罗右厢监军司百里,而近夏人交搆诸羌,易生边患。今若城之,可以控制。况此三地,正据鄯、湟腰背,控制之利,可断首尾之患……”⑸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十九.元符二年》载:“十二月戊戌朔…初,羌人中叛,諸城被围,既而师出,围解,咸即归顺。独鼐宗堡遂北附夏戎,夏戎亦不敢有之,谕羌人自为守,假兵数百戍之而已。高永年谓:鼐宗北控夏戎,南接省章峡,西连宗哥,形势天险,得之则足以为吾捍蔽,而省章峡道路无阻。然主者略不加意,苗履等领大军经其地,亦不能取。鼐宗叛羌因结连鼎淩宗羌,间遣人伏省章峡隘险中,肆行剽劫。朝廷竟以道路梗塞,遂弃青唐,然不知失策在不取鼐宗堡耳!”⑹
  《宋史.地理志》湟州(乐州)条下载:“临宗寨,崇宁三年赐名。南宗堡稍南一十五里乳骆河之西。东至三诺巩哥岭五十余里,西至丁星原约三十余里,南至湟州分界二十一里,北至界首抹牟岭七十里。…南宗堡,元符二年,与啰<口兀>抹通(逋)城同收复,寻弃之。后再收复。”⑺
  由以上引文可知,南(鼐)宗堡(寨)应当在省章峡、宗哥与夏卓罗右厢监军司之间,为宋夏交界城寨,且在乳骆河旁近。省章峡即今青海省乐都,民和二县间的老鸦峡,宗哥即在今青海省乐都县碾伯镇西,夏卓罗右厢监军司治在今甘肃省永登县红城镇一带。乳骆河即今之大通河,周宏伟考之甚详甚是。而知南宗堡当在今甘肃省永登县西部大通河沿岸的连城镇,河桥镇一带,而且其为要害,不容置疑,甚至高永年把它的战略重要性放到了关乎河湟宋军生死存亡的地步上。也可知,临宗寨也在永登县连城镇、河桥镇一带,大通河西岸。今连城镇牛站村、河桥镇山岑村一带,与临宗寨方位颇和,其地当是临宗寨所在。今永登县连城镇、河桥镇所在的大通河西岸,就有从享堂峡、冰沟、牛站大坡、张家沟等处通往河湟的较成熟的古道,大通河东岸就有大沙沟、水磨沟等通往河西的较成熟古道,这也符合宋夏相争的交通要件。
  南宋李埴撰《皇宋十朝纲要.卷十七》载:“(政和七年)熙河路筑旧南宗,连大同堡通作一城。丁巳,赐名大同。”⑻这条史料对于确定南宗堡的位置很有意义。可知南宗堡与大同堡曾是一地,那么大同堡也应当在今甘肃省永登县西部大通河沿岸的连城镇,河桥镇一带。明初,今永登连城即称“大通”、“西大通”、“大通城”,见于《明史》、《鲁氏家谱》及一些墓志、碑记,且“通”“同”相通。可知大同堡(南宗堡)与今永登连城有关。《宋史.地理志》震武军条下:“大同堡,本名古骨龙城应接堡,政和六年赐名。”⑼则古骨龙城(震武城)与作为其应接堡的大同堡(南宗堡)应当相距不远,也在永登连城一带。
  古骨龙城始筑年代不详,原应是西夏城堡,是河湟和河西间的一个战略枢纽,也是兵家必争之形胜。政和六年,北宋进筑古骨龙城就是为防御西夏对湟州的威胁,构筑湟州之北的防御体系。考其得名,赵鹏翥先生、苏裕民先生说“古城中曾发现大量龙骨化石”,“古骨龙即龙骨化石的古代称谓”。此说大谬不然。“古骨龙”当是其时民族语言(藏语)的汉语音译。“龙”是汉语沟、谷之意,又译作“隆”、“浪”,今永登、天祝地区地名中有“隆”、“浪”者多是其意,如“赛拉隆”意即“冰雹沟”,“庄浪”意即“野牛沟”等。今水磨沟口古城(后文详)南墙外,有一低洼沟壑,当地人就称“拖龙(音)”。笔者又发现一条重要史料。宋王安中撰《初寮集.定功继伐碑》载:“(政和)六年,诱蕃官赵怀明杀边吏,率众而奔,始命以主道兵讨之。先是,上尝以御贼形胜语诸将曰:古郭隆地,下瞰西凉清水河,逼乌尔戬渡,压贼右厢城。此则贼在吾股掌中。于是,法出乐州据古郭隆,筑震武军;仲武出会州,据清水河筑德威城。”⑽其中“古郭隆”即是“古骨龙”异译,有力证明“古骨龙”就是藏语音译。笔者以为,“古骨龙”就是今水磨沟,沟口之城因以名之。《宋史》所谓“战于古骨龙”,即是战于今水磨沟这一战线,未必是战于城下。明清时,由于引沟水置水磨,故称“水磨沟”。“清水河”即今大通河,周宏伟考之甚详。“乌尔戬渡”即“喀罗川”,当是今庄浪河。“右厢城”即夏卓罗右厢监军司,治在今甘肃省永登县红城镇一带。另据《宋史.列传第二百二十七宦者三》载:“将秦、晋锐师深入河、陇,薄于萧关、古骨龙,谓可制夏人死命。”⑾古骨龙城的重要战略意义可想而知,难怪乎皇帝嘱咐诸将称其为“形胜”。宋徽宗指称地图,咫尺千里,故有“下瞰”、“逼”、“压”之类笼统说法。但可以进一步确定的是,古骨龙必在今庄浪河川以西大通河岸的连城一带,或许就在水磨沟附近。
  1989年夏,赵德才先生在连城水磨沟发现一处摩崖,极具史料价值。现据现场勘察,按原行列转记如下:
  宣和乙巳仲夏十八日巡按
  震武回留题挦麻湾石壁
  陕宪郭传师
  水嗽寒敲玉山光翠泼
  蓝虽然居塞北却似到
  江南
  准大同副将陈思恭
  监押王励
  知震武军严永吉
  该摩崖据地八米,刻面高五十厘米多,宽六十厘米左右,为楷书,阴刻。其文字,“永吉”二字明显较小,“准”和“思恭”因石壁已风化,字迹不清,但尚能辨认。
  可惜自发现以来,对于它的解读,有一些瑕疵,以讹传讹,很不应该。如“郭传师”。几乎所有解读,都作“郭傅师”,实谬。细察之,原是傅、傳繁简异体而致误。查《宋史》其人无传,但在北宋末南宋初,多有其活动。其人名郭仲荀,字传师,洛阳(今属河南)人。高宗建炎三年(1129),以殿前副都指挥使为两浙宣抚副使守越州。绍兴三年(1133),为检校少保,知明州。五年,为检校少傅,提举太平观。九年,迁太尉,充东京同留守。十年,知镇江府。十五年(1145),卒于台州。摩崖称其字,以敬其名。今人编《全宋诗》收其诗三首,此摩崖五绝,当其佚诗。其任陕宪履历,待查。再如原文为“挦”而非“荨”,挦,音xi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宋震武军治考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43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55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