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云梦楚王城属性之我见——与日本马彪教授商榷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839 次 我要收藏

  摘 要:马彪教授关于云梦楚王城属性的基本观点,与云梦秦简文义、楚王城实际不相符合。本文以云梦出土秦简、文化遗存等为依据,论证“离宫”与“禁苑”之区别,“禁苑耎地”与“离宫耎地”之异同,论证楚王城是一座多元的、综合性的城邑,论证云梦禁苑的主体不是楚王城,而是楚王城以南的云梦泽地区。
  关键词:禁苑;离宫;耎地;楚王城;云梦泽。
一、“禁苑”说与楚王城实际不符
  (一)不应把历时性认识当做共时性分歧
  随着云梦睡虎地秦简、龙岗秦简的出土,经过专家学者三十年来的潜心研究,云梦楚王城及其周围地区诸多问题的千古之谜得以逐步揭示,且认识比较一致,没有根本性的分歧。然而,日本国立山口大学人文学部教授马彪先生,却出人意料地于2006年写了两篇关于云梦楚王城属性的文章,把多年来专家学者对云梦楚王城属性由表及里、由局部到全体认识逐步深化的历时性观点,描述成共时性的歧见,划分出鼎足而立的三个派别,并且提出了与云梦秦简文义、楚王城实际相悖的“禁苑”说、“耎地”说和“归葬”说。这就使本已清晰的楚王城属性,又蒙上了迷雾,在客观上造成对云梦历史认知的混乱。故此,笔者不揣冒昧,欲就云梦楚王城属性诸问题与马彪教授商榷。
  考古资料证实,云梦楚王城的外城垣是战国中后期所筑古城的遗址,距今有2300多年历史。今人要认识它,确实存在很大难度。值得庆幸的是,1975年云梦楚王城西郊出土了震惊世界的睡虎地秦简,1989年楚王城南郊又出土了以“禁苑”为中心内容的龙岗秦简,这为今人研究云梦古城和云梦禁苑提供了最真实、最可靠的证据。三十年来,专家学者正是运用这些证据,对云梦古城和云梦禁苑进行科学探讨,证明楚王城是一座多元的、综合性的城邑。但是,马彪教授却在《三十年来云梦楚王城属性研究的特征及其启示》一文中,说:“出土文字却可以直接证明楚王城很可能就是一处禁苑”,“笔者基本上是赞成楚王城乃离宫禁苑所在地的观点的,所以对县治(郡治)所在地说乃至折衷说,抑或军事设施说都不敢苟同”,等等。
  (二)楚王城不是蓄养禽兽的苑囿
  马彪教授笼统地说云梦楚王城是“一处禁苑”,并且极力否认同城行政、军事体系的共存,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它与云梦出土秦简、楚王城地上地下的文化遗存都是相悖的。
  有专家称:龙岗秦简的中心只有一个,就是“禁苑”。“禁苑”是干什么的?《周礼.地官司徒第二.囿人》载:“囿人掌囿游之兽禁,牧百兽。”龙岗秦简中明确记载关于野兽的简文接近三分之一,说明畜养野兽是云梦禁苑的基本任务之一。而马彪教授将楚王城定性为“一处禁苑”,那就说明楚王城是畜养野兽的地方。可是,文物工作者历次对楚王城的发掘,其文化遗存都证明楚王城是居民聚居的城邑。例如1988年,省、县考古工作者对楚王城遗址进行局部发掘,在仅177平方米的揭露面积中,就清理出东周至秦汉的灰坑29个,灰沟6条,土井6口,还有大量日用陶器残片、网坠、纺轮和凹形锄等生产工具,这就说明楚王城不是畜养野兽的禁苑。
  龙岗秦简还告诉我们,云梦禁苑不仅畜养野兽,还饲养家畜,放养鱼类、禽类,种植经济林木等。如此多的生产项目不可能由一个苑囿来承担,如野兽和家畜就不会放养在同一个苑囿里,因此,云梦禁苑必然设有多个苑囿,其规模应是相当大的,畜养野兽的苑囿尤其需要广阔的地域,否则就难以满足野兽野性的生存需要。
  (三)蓄养禽兽的苑囿不需修筑高城深池
  《周礼.地官.司徒第二.泽虞》:“泽虞掌国泽之政令,为之厉禁。”《汉语大词典》释“厉”:藩界。这说明禁苑只建藩界,即篱笆、栅栏之类,无须建造高城深池。而云梦楚王城却是高大坚固的城墙、宽阔深邃的护城河,即便以今日论,该城残存的城墙仍高出地面3米多,顶宽12米,脚宽26米,护城河宽30多米。这与禁苑仅防动物外逃而建篱笆、栅栏之类迥异。根据相关考古资料测算,秦汉时云梦古城的城墙、护城河的总体高度达10米以上。因此,楚王城残存城池的存在就排除了它是“一处禁苑”的可能性。
  龙岗第一百一十九简描述:用田(猎)车将野兽赶入包围圈,趁其未逃,马上将野兽栅栏围住,不让其外逃。这是关于皇帝或贵族狩猎的简文。《礼记.月令》:“因田猎以习五戎。”这是说,历代皇帝和贵族狩猎都是准军事活动,围猎场的面积都是数百平方公里。如清代木兰围场的规模就超过五百平方公里,面积最小的南苑也“方一百六十里”。而仅两平方公里的楚王城又被分割为东西二城,城中还分布着十多处建筑物台基。出土文物证明,楚王城中人口密集,几乎没有剩余空间,且不说皇帝的准军事活动在此无法展开,恐怕连皇帝围猎的车马猎队都容不下。
  (四)不可笼统地讲楚王城是“一处禁苑”
  上述事实表明,把楚王城定性为“一处禁苑”是不符合楚王城实际的。
  仔细研读龙岗秦简,从语境中就会发现“禁苑”既包括饲养家畜、放养野兽等生产一线的苑囿,也包括禁苑的管理机关云梦官,还包括皇帝驻跸的离宫别馆云梦行宫。因此,笼统地说楚王城是“一处禁苑”,就造成对云梦禁苑和楚王城属性认知的混乱。从云梦出土文献、地上地下文化遗存来看,云梦禁苑的主体即生产一线的苑囿在楚王城外,禁苑的管理机关云梦官和皇帝的离宫别馆云梦行宫在楚王城内,它与各级行政、军事体系是共存的,不存在“绝对排他性”(详见后文)。只有这样认识云梦禁苑和楚王城属性,才符合客观实际,接近历史事实,一切疑难也才能迎刃而解。
二、“禁苑耎地”并不等同于“离宫耎地”
  (一)一个更新奇的结论——“离宫耎地”
  马彪教授的另一篇文章是《从〈龙岗秦简〉到〈张家山汉简〉的考察》。严格言之,这篇文章的主题与云梦楚王城并无多大关系。可是,马彪教授不仅把二者扯上了关系,而且给云梦楚王城属性作出了一个更新奇的结论:“禁苑耎地”(“耎”音ru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353.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1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