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高拱的惩贪对策及其代价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1647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明隆庆四年初,高拱复政后,力破嘉隆以来日益盛行的“黩货之习”,共惩办贪案64起,惩处文武贪官169人,仕路为之一清。在惩贪实践中,高拱自身廉洁,贯彻执行了奖廉与惩贪、却贿与惩贪、惩贪与罚酷、惩贪与查勘相结合的方针。由于在惩贪中对大案要案的处理上与次辅张居正存在重大分歧,高拱最终被逐出内阁,张居正升任首辅。
  关键词:高拱;惩贪;方略;代价

  高拱(1513—1578年),字肃卿,号中玄,河南新郑人。嘉靖二十年(1541年)中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三月入阁,参预机务。由于与首辅徐阶政见不合,于隆庆元年(1567年)五月称病归里。隆庆三年(1569年)底,穆宗召高拱复政,从任次辅到首辅始终兼掌吏部事。高拱主政虽然只有两年半时间,但改革政绩显赫,特别是在整顿吏治中取得惩处贪贿的事功,对当时官风转变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但是,《明史》却称他“初持清操,后其门生、亲串颇以贿闻”。[1]晚明以降以迄于今的史家不仅无人论及高拱惩贪的事功及其效果,反而有些现代作家还以文学虚构或普及读物的方式,刻画高拱的贪墨形象,虽非学术成果,但对读者的负面影响巨大,严重歪曲了高拱的历史面目。[2]有鉴于此,本文拟就高拱惩处贪贿的方略和代价问题加以初步探讨,就教于方家。
一、高拱的惩贪纲领
  高拱入阁前夕,在礼部尚书最后任上,撰就了《挽颓习以崇圣治疏》即《除八弊疏》,形成了他的政治改革纲领。这一奏疏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呈上,但却是他在隆庆后期主持改革实践的指导思想和行动纲领。《除八弊疏》是高拱对嘉靖后期逐渐形成的弊政亲身观察、深思熟虑而提出来的。此疏在分析形势后指出,时局艰危的根源在于“积习之不善”,对这种“积习”条分缕析,列为“八弊”:一曰“坏法”,即曲解法律,任意轻重;二曰“黩货”,即卖官鬻爵,贪赃纳贿;三曰“刻薄”,即冷酷苛薄,刁难民众;四曰“争妒”,即争功嫁祸,彼此排挤;五曰“推诿”,即推责委过,功罪不分;六曰“党比”,即拉帮结派,党同伐异;七曰“苟且”,即因循塞责,苟应故事;八曰“浮言”,即议论丛杂,混淆是非。[3]这八种积弊,彼此相仿,前后相因,上下相安,已成为社会的习惯势力,官场的腐败风气,国家的沉疴痼疾。我们且看此疏对“黩货”一弊的深刻分析:
  名节者,士君子所以自立,而不可一日坏者也。自苞苴之效彰,而廉隅之道丧。义之所在,则阳用其名而阴违其实,甚则名与实兼违之;利之所在,则阴用其实而阳违其名,甚则实与名兼用之。进身者以贿为礼,鬻官者以货准才。徒假卓茂顺情之辞,殊乖杨震畏知之旨。是曰黩货之习,其流二也。[4]
  嘉靖中期以来,官场盛行唯名是求、唯利是图的风气,官员为追求名利和官运亨通,贪贿成风。严嵩执政,更使官风大坏,“奔竞成俗,赇赂公行”。[5]他们公开卖官,“官无大小,皆有定价”,[6]“凡文武迁擢,不论可否,但衡金之多寡而畀之。”[7]各级官员,因贿而得官,因官而得贿,“去百而求千,去千而求万”。[8]“户部岁发边饷,本以赡军。自嵩辅政,朝出度支之门,暮入奸臣之府。输边者四,馈嵩者六。”“私藏充溢,半属军储。”[9]“嵩家私藏,富于公帑。”[10]严氏父子败落后,江西巡按御史成守节奏报查抄严氏原籍家产,计黄金3.29万两,白银202.7万两,[11]其他还有大量的金银器皿、珠宝古玩、图书字画、田土宅第等财产。嘉靖中期以后的“黩货之习”由此可见一斑。在高拱看来,如不彻底破除贪污纳贿、卖官鬻爵的弊政,国将不治,朝政必衰。
  高拱认为,“黩货”之弊是“八弊”的重点,并把“黩货”与“坏法”紧密联系起来,贪赃必然枉法,枉法为了贪赃。因此他提出破除贪赃枉法之弊的对策是:“舞文无赦,所以一法守也;贪婪无赦,所以清污俗也。”[12]他决心以严刑峻法惩治贪贿,清除污俗,所以在执政后,对原来“贪酷者,例止为民”的条例,修订、细化为“贪黩者仍提问追赃”、“苟贪黩彰闻,益严提问追赃之法”。[13]高拱以雷厉风行的风格,依法严惩贪贿,上至部卿大臣,下至州县正官,甚至案涉内阁同僚、封疆大吏也一查到底,决不手软。经统计,从隆庆四年(1570年)初到六年(1572年)六月的两年半内,高拱处理贪贿案件多达64起,共计169人。其中涉嫌知县以上的文职贪官131人,涉嫌指挥同知以上武职贪官38人。兹将高拱惩处贪贿案件依时序列表如下:
高拱惩处贪贿案件表
日期纠劾者贪贿者贪贿赃迹部覆圣旨批示资料来源
隆庆4年
1月27日吏科都给事中郑大经惠安县知县萧继美久窃虚名,近乃使行千金于辇毂之下,请逮治之。如议。报可。《穆宗实录》卷41,隆庆四年正月己未
隆庆4年
3月1日南京吏科给事中王祯魏国公徐鹏举、诚意伯刘世延、南京国子监祭酒姜宝、南京刑部尚书孙植徐鹏举以妾郑氏请封夫人,弃长立幼,并送入监。刘世延意图幼子之富,期结姻亲,密请监中驳查,并以金银珠宝行贿姜宝行文驳查,挑起二子之争,酿成家祸。孙植受鹏举重贿,为郑氏请封夫人。请将四人罢斥。郑氏诰命已奉钦命追夺。孙植、姜宝受贿难以遥度,令回籍听勘,移咨南京都察院查勘具奏,另行议处。孙植、姜宝着回籍听勘。《掌铨题稿》卷23,《高拱全集》第356-357页
隆庆4年
3月5日直隶巡按御史杨家相漕运把总指挥同知李天佑等8人贪污不职。把李天佑等回卫。《穆宗实录》卷43,隆庆四年三月壬申
隆庆4年
3月10日刑科给事中舒化刑部山西司郎中孙大霖纳贿银2800两,赃迹数多,乞要罢斥。照依贪例,罢斥为民。孙大霖革职为民。《掌铨题稿》卷25,《高拱全集》第377页
隆庆4年
4月10日河南巡按御史蒋机河南汝南道参政沈寅赃迹昭著,悉有指实。将沈寅回籍听勘。是。《掌铨题稿》卷26,《高拱全集》第399页
隆庆4年
4月16日四川巡按御史王廷瞻四川安绵县兵备佥事史阙疑贪纵不法。勒令闲住。《穆宗实录》卷44,隆庆四年四月癸丑
隆庆4年
6月7日保定巡抚都御史朱大器任县知县林大畜、新安知县李丞弼林大畜贪婪有迹,罢斥。李丞弼贪赃指实,降调。将林大畜、李丞弼俱照贪例为民。林大畜、李丞弼俱着为民。《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26页
隆庆4年
6月28日陕西巡按御史潘民模两当县知县张效良张效良贪赃,罢斥。将知县张效良照贪例为民。张效良着为民。《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27页。
隆庆4年
7月2日山西巡按御史饶仁侃临县知县王士钦王士钦贪赃,降调。应照贪例为民。王士钦着为民。《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28页
隆庆4年
7月3日浙江巡按御史
吴从宽两浙运司副使,今升南京兵部郎中萧九成贪饕成性,秽迹彰闻。乞罢斥为民。萧九成赃私大露,查审是实。依律问谴追赃。萧九成革职。着巡按御史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28-429页
隆庆4年
7月7日兵备副使柴涞福建都司佥书署都指挥佥事曹南奎为人通贿请求。黜曹为民。《穆宗实录》卷47,隆庆四年七月癸酉
隆庆4年
7月11日陕西巡按御史王君赏浦城县知县吕宗儒贪酷著闻,乞罢斥。照贪酷例为民。吕宗儒为民。《掌铨题稿》卷20,《高拱全集》第324-325页
隆庆4年
7月17日江西巡按御史刘思问江西湖东道佥事陈成甫乘赴京赉送万寿表文之机,索骗银两布货杉板,达箱扛80余抬。将陈革职,赃迹由巡按勘实,按律定夺。陈成甫革职,着巡按勘明具奏。《掌铨题稿》卷27,《高拱全集》第401页
隆庆4年
7月17日福建巡按御史蒙诏大田县知县李校,浦城县知县潘玉润,长泰县知县唐珊李校以酷济贪,当罢斥提问。潘玉润、唐珊犯贪例,俱当罢斥。李、潘、唐先行革职,转行巡按查勘。李校等革了职,着巡按御史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29页
隆庆4年
7月19日兵科都给事中温纯原广西总督刘焘刘焘致书温纯,开函见有礼帖一通,内开金色缎等物共代银24两。馈送无名,指摘有据。令其致仕。刘焘着致仕。《掌铨题稿》卷23,《高拱全集》第358-359页
隆庆4年
8月9日巡按御史傅孟春天津兵备副使周希哲被降调时,临行索取县官银两。周希哲罢斥。《穆宗实录》卷48,隆庆四年八月丙午
隆庆4年
8月11日原广东改浙江巡抚都御史熊汝达潮州府通判升临江府同知杨肇,惠来县知县施哻杨阴险贪污,施粗卑贪饕。俱罪状显著,均当罢斥。施照贪例为民,杨逃回原籍,着福建巡按解赴广东巡按依律追遣赃私具奏。施哻着为民,杨肇着巡按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20,《高拱全集》第325-326页
隆庆4年
8月11日湖广巡按御史雷稽古按察司佥事樊仿,长洲府通判胡穆,襄阳府通判季文启,黄安知县李讲,长阳知县姚尚实,益阳知县石震,汉川知县张崇德,应山知县龙希尹,蓝山知县吴国器,卢溪知县曾倬各官被劾事情俱为贪赃,情节有轻有重,各按情罪罢斥或提问。樊仿等前5人俱按贪例为民,石震等后5人赃迹数多,通行巡按御史提究赃私下落,依例追遣。樊仿等着为民,石震等巡按御史提问俱奏。《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31页
隆庆4年
8月11日贵州巡按御史蔡廷臣思南知府何维,思仁兵备佥事金瓯,土官田时茂,应捕杜自贵贼犯李仲富27人俱系平民,挑盐觅利,应捕杜自贵奸其妻女,搜其家财,拿送巡捕。土官田时茂诬赃指盗,不加审问,一概拷死,仅存1人。本官到任,曾打死木匠彭万唐等8人。何维以淫刑断狱,致死民命。佥事金瓯听从府官,任其停阁。将何维革职,金瓯革任。土官田时茂、应捕杜自贵以及李仲富是否真盗,从公体勘,如所劾皆实,通行提究如律。是。《掌铨题稿》卷27,《高拱全集》第403页
隆庆4年
8月21日吏科都给事中光懋南京礼部精膳司郎中蔡茂春素行卑污,官常已坏。照不谨例,冠带闲住。蔡茂春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26,《高拱全集》第389页
隆庆4年
8月27日广东巡按御史杨标石城知县涂光裕,惠州府通判陈廷观,广州府通判吕希望,平远知县陈廷式涂光裕赃私狼藉,贪婪不职,当提问。陈廷观等3人贪酷异常,各有指实,请罢斥。将涂光裕等4人通行提究赃私下落,照例追遣。涂光裕等着巡按御史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20,《高拱全集》第326-327页
隆庆4年
10月28日直隶巡按御史傅孟春满城知县周思大本官贪酷,革职提问。先革职提问追究,果至明白,照例处分。周思大革职,着巡按御史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32页
隆庆4年
11月5日南京给事中张涣等小教场提督坐营应城伯孙文栋及党孙继宗贪婪无忌,昵其党孙继宗等为奸利,乞治之。上命革文栋任,下继宗等南京法司问。《穆宗实录》卷51,隆庆四年十一月己巳
隆庆4年
11月18日总理河道侍郎右都御史翁大立山东淄川知县和格和格赃迹败露,乞改教。将本官素行不谨例,冠带闲住。和格着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29,《高拱全集》第433页
隆庆4年
12月18日武职自陈襄城伯李应臣等自陈不职,章下兵部复言,李应臣贪鄙,谭宏纵肆。得旨:应臣、宏革任闲住。《穆宗实录》卷52,隆庆四年十二月辛亥
隆庆4年
12月24日山西巡抚石茂华,巡按御史饶仁侃,巡按山西等处地方监察御史武尚贤原任总理边关粮储户部员外郎席上珍受贿贪污银1249两,给商人谋利,挂欠国家钱粮。本官照贪例为民。商人转行有关部门追缴原欠钱粮数目。席上珍革职为民。《掌铨题稿》卷25,《高拱全集》第378页
隆庆5年
1月10日南京科道王祯,王嘉宾知府徐必进等25人徐必进等25人俱贪酷异常。巡按御史提问追赃,徐等25人革职为民。徐必进等革职为民,巡按御史提问追赃。《掌铨题稿》卷19,《高拱全集》第315页
隆庆5年
1月11日吏部会都察院考察方面有司官参议郝永祯、喻显科,佥事陈成甫、赵时齐、李得春,知府杨守让,布政周世元,佥事盛当时前6员俱贪,后2员俱酷。罢斥降调如例。《穆宗实录》卷53,隆庆五年正月甲戌
隆庆5年
1月15日吏科都给事中韩楫,云南广西道御史赵可怀等福建右布政使周贤宣,广东按察使佘敬中,浙江按察使曹天佑,河南副使陈忠翰,四川右布政使王道行,江西右布政使刘忦、副使冯叙吉,湖广副使黄錝周贪肆历闻;佘赃罚盈囊;曹官守大坏;陈素称贪横,日尅数金;王扣织造羡余数千,受指挥分例三百;刘性行贪淫,克扣糜厌;冯肥家好货,吏农纳班,尽行浸没;黄贪声夙著于皖守,宪体尽坏于楚藩。周等5人照不谨例冠带闲住;刘忦从重降用;冯叙吉量行降用;黄錝调简。周贤宣等冠带闲住,刘忦降二级,冯叙吉降一级,黄錝调用。《掌铨题稿》卷19,《高拱全集》第316-317页
隆庆5年
3月4日南京户科给事中张涣等,南京广西道御史李绍先通政使司右参议宋训,江西都御史李一元,延绥都御史何东序宋赃私数多,贪酷异常,乞罢斥。李行为卑污,乞降用。何心同虎狼,行类鸱枭,乞罢斥。宋先令回籍听勘,巡按御史作速勘明,具奏定夺。李卑污庸劣,调外任。何致仕。宋训回籍听勘。李一元降一级调外任。何东序准致仕。《掌铨题稿》卷19,《高拱全集》第318页
隆庆5年
4月15日河南巡抚都御史粟永禄周府左长史许邦才明受宗室之分例,潜纳绝府之苞苴,贪饕复甚,擅离职守。明受分例,贪肆复甚,操守不立,照不谨例冠带闲住。许邦才着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27,《高拱全集》第405页
隆庆5年
4月20日宣大总督王崇古威远副总兵牛相及二子伯杰、心山,守备伯英,中军指挥徐世臣,云石堡守备范宗儒等把汉那吉自云石堡出,执叛人刘五来献,索千金,牛相不能应,计剥诸军粮银足之,诸军怨望,事发。王崇古劾相父子奸利,牛心山、伯英、徐世臣、范宗儒匿情济恶。诏革牛相任,下总督逮问。《穆宗实录》卷56,隆庆五年四月辛亥
隆庆5年
5月18日巡城御史王元宾汉阳府知府孙克弘孙克弘朝觐回府,路遇孙五,写禀帖一封、礼柬二个并银200两与五,嘱其至京师通关节转升肥缺河东盐运使。孙克弘钻刺买官,照素行不谨例冠带闲住。孙克弘着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26,《高拱全集》第394-396页;《穆宗实录》卷57
隆庆5年
7月6日给事中程文,御史王君赏大理寺寺丞孙丕扬,浦城县知县吕宗儒丕扬纳乡宦王表贿500金,唆使御史王君赏论吕宗儒。孙丕扬回籍听勘。孙丕扬回籍听勘,吕宗儒免职。《掌铨题稿》卷24,《高拱全集》第366页
隆庆5年
7月10日广西巡按御史李良臣总兵俞大猷大猷奸贪不法,宜从重治勘。银豹首功不实,亦宜量罚。罪状不明,暴摧折之,恐将士闻而解体。令大猷回籍听用。《穆宗实录》卷59,隆庆五年七月庚午
隆庆5年
8月30日直隶巡按御史刘世曾徽州知府段朝宗赃迹败露,乞将罢斥。将本官冠带闲住。段朝宗着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38-439页
隆庆5年
9月1日直隶巡按御史蔡应阳凤阳府通判张永廉,安东知县陈敦质,英山知县叶世行张老而且贪,陈贪而且酷,叶亦多入己之赃,皆合贪酷之科。前2人乞罢斥,后1人降调闲散。三人俱当革职为民。张永廉等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39页
隆庆5年
9月5日江西巡按御史刘思问瑞昌县知县石元锳本官衰年贪得,酗酒废事,乞将罢斥。照贪例革职为民。石元锳着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39-440页
隆庆5年
9月15日科道官宋良佐、御史唐錬漕运参将顾承勋贪纵不法。革职闲住。《穆宗实录》卷61,隆庆五年九月甲戌
隆庆5年
10月2日操江都御史陈省亳州知州刘光奕既贪且酷,降调闲散。照贪酷例为民。刘光奕着革职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0页。
隆庆5年
10月10日山东巡按御史张士佩齐河知县陈天策本官倚钱神营求荐剡,钻刺通天,乞罢斥。陈……先革职为民,巡按御史提究具奏。陈天策革职为民,着巡按御史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1页
隆庆5年
10月10日山东巡按御史张士佩莒州知州李思忠,乐安知县吴一龙二人贪婪无厌,乞罢斥。二人正合贪例,不止罢斥,例应为民。李思忠、吴一龙着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1页
隆庆5年
10月17日河南道监察御史吴道明应天巡抚都御史陈道基奸贪不职,乞要罢斥。令回籍听勘。将被劾事情移咨都察院剳行彼处巡按查勘明白具奏。陈道基着回籍听勘。《掌铨题稿》卷24,《高拱全集》第368页
隆庆5年
10月25日直隶巡按御史苏士润河南府同知管通州事刘耀武纵容吏书侵盗库银4000两,怡不举发,乞革职勘问。应革职为民。巡按御史提问追究,并召人犯详查明白,拟罪具奏。刘耀武着革职为民,巡按御史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2页
隆庆5年
12月8日河南巡按御史杨家相归德府知府罗大玘,原尉氏知县韩天衡罗贪酷显著,应罢斥;韩赃迹著闻,应调闲散。罗、韩俱照贪例为民。罗大玘、韩天衡着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3页
隆庆5年
12月19日直隶巡按御史余希周河间府通判史篆,永平府通判王建史赃私显著,王索常例偿私债,照贪例罢斥为民。史篆照贪例为民,王建照不谨例冠带闲住。史篆革职为民,王建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3页
隆庆5年
12月19日山西巡按御史饶仁侃潞城知县钟爵,乐平知县侯维藩,临知县李从诲钟、侯各赃私狼藉,乞罢斥。李亦有指实之赃,乞改教。三人俱照贪例为民。钟爵等着革职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4页
隆庆6年
1月8日广东巡按御史赵焞南雄府通判王柯,新兴知县邓应平,恩平知县赵文祥,琼山知县王国相王、邓赃私狼藉,应罢斥。赵克扣兵粮,受财纵法,应降调。王纵亲友贷故人贸货,应改教。王、邓照贪例为民。赵、王照不谨例冠带闲住。王珂、邓应平革职为民。赵文祥、王国相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5页
隆庆6年
1月8日直隶巡按御史郭庄建德知县罗元士罗操守大坏,正合贪例,应罢斥为民。将本官照贪例为民。罗元士着革职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5页
隆庆6年
1月13日宣大总督王崇古勘报将官张刚虽尝贿虏,亦有所斩获,宜赎罪。诏敕张刚戴罪立功。《穆宗实录》卷65,隆庆六年正月庚午
隆庆6年
1月24日福建巡按御史杜化中福建南路参将王如龙,福建游击将军署都指挥佥事金科,都司军政佥书署都指挥佥事朱珏,兵部左侍郎谷中虚,大理寺卿何宽,福建按察使莫如善,福建都转运使司运使李廷观,福州府推官李一中,总理练兵事务兼镇守蓟州等处总兵官戚继光王:侵克兵粮,受贿银3千余两,受广寇厚贿,奸淫良妇,贪秽残酷。金:克减钦赏功银及兵粮,诈骗银7000余两。朱:侵削军饷,索银5千余两,刑毙无辜。金、朱以2千金请托戚继光行贿谷中虚以求解救。谷令福建巡抚问理。金、朱以700金和丝布等物送巡抚何宽,何令李廷观、李一中问理。金、朱又送廷观、一中700金,各从轻拟。按察使莫如善听其舞文弄法。王、金、朱各捐千金贿戚,代奏行取赴京听用。乞将王金朱递回福建严究如律。乞敕吏兵二部,将戚戒谕,谷、何、李罢斥,莫如善致仕,李一中降用。除戚继光由兵部查覆外,谷中虚、何宽受贿纵奸,重干法纪,但未经勘实,没有证据,先令其回籍听勘,待事明奏请处分。莫如善照年老例致仕。李廷观照不谨例冠带闲住。李一中照不谨例降用。谷中虚、何宽回籍听勘,莫如善致仕,李廷观冠带闲住,李一中降用。《掌铨题稿》卷24,《高拱全集》第368-371页;《穆宗实录》卷65,隆庆六年正月癸未
隆庆6年
2月2日吏科给事中涂梦桂兵部左侍郎谷中虚谷中虚奸贪不职,乞要亟行罢斥。令本官冠带闲住。谷中虚着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24,《高拱全集》第372页
隆庆6年
2月2日福建巡抚都御史何宽,大同巡抚都御史刘应箕,南赣巡抚都御史殷从俭延平府同知萧端贲,西路通判孙绪先,广西宾州知府梁大中,南安知县丘凌霄,上犹知县吕元声萧贪婪险酷,播恶已深,孙年老行污,梁贪污纵肆,丘贪饕酷暴,吕贪而刚愎,乞罢斥。五人俱照贪例为民。萧端贲等都革职为民。《掌铨题稿》卷20,《高拱全集》第329-331页
隆庆6年
2月5日浙江巡抚都御史升户部侍郎郭朝宾遂昌知县郑惇典,龙泉知县翁莹郑、翁各赃私狼藉,乞将闲住。将郑、翁照贪例为民。郑惇典、翁莹着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6页
隆庆6年
2月15日吏科左给事中宋之韩山西太仆寺寺丞何凌霄贪声素著,操守尽坏,乞要罢斥。照不谨例冠带闲住。何凌霄冠带闲住。《掌铨题稿》卷26,《高拱全集》第396页。
隆庆6年
2月29日直隶巡按御史赵应龙新青知县邢继芳本官贪酷显著,官箴大坏,乞要罢斥。邢既贪且酷,两犯明例,照贪酷例为民。邢继芳着为民。《掌铨题稿》卷30,《高拱全集》第447页
隆庆6年
闰2月3日保定巡按都御史宋纁真定府知府升云南按察司副使杨道亨盗卖仓粮600余石,得银240两,假公侵欺入己,乞将革职提问。本官革任,转行巡按御史查勘明白,具奏定夺。杨道亨着革任听勘。《掌铨题稿》卷27,《高拱全集》第407页
隆庆6年
闰2月20日陕西巡按御史郭廷梧陕西按察司副使范懋和贪肆不职。范懋和闲住。《穆宗实录》卷67,隆庆六年闰二月丙子
隆庆6年
3月25日直隶巡按御史姚光泮应天府府丞丘有岩,原翰林院编修曹大章,原苑马寺卿韩子允丘有岩乘机纳重贿,乞要罢斥。曹大章、韩子允朋计诓骗平民财物万余,乞要提问追赃。先将丘革职,并同曹、韩移咨南京法司提问明白,奏请发落。丘有岩革职为民,并曹大章、韩子允南京法司提问具奏。《掌铨题稿》卷24,《高拱全集》第375页
隆庆6年
3月25日御史许大亨云南临元参将袁荫劾其贪庸。罢袁荫,下御史逮治。《穆宗实录》卷68,隆庆六年三月庚戌
隆庆6年
5月4日贵州巡抚阮文中贵州参将汤世杰,贵州都司署都指挥佥事王月,卫指挥周天麒等赃污不职。革汤世杰、王月任,下周天麒等御史问。《穆宗实录》卷70,隆庆六年五月戊子
隆庆6年
5月9日陕西抚臣论劾陕西参将钱秉仁,西安前卫指挥同知殷诰劾其赃汙。革钱秉仁闲住,下殷诰御史问。《穆宗实录》卷70,隆庆六年五月癸巳
隆庆6年
5月11日湖广巡抚汪道昆湖广都指挥掌印署都指挥佥事张元任同前参将汤世杰贪赃不职,汤下御史问。革张元任任。《穆宗实录》卷70,隆庆六年五月乙未
隆庆6年
5月22日镇守清浪卫右参将署都指挥佥事梁高坐奸贪罪。发边方戴罪立功。《穆宗实录》卷70,隆庆六年五月丙午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33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8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