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简化“汉语普通话”拼音字母,谋求新途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2110 次 我要收藏

  作者简介:向维稻,男,汉族,1935年12月生,四川省成都市人,四川省科学技术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教研室主任、学术委员。曾在国家人事部供职,并支援过新疆建设,从事教师职业 36 年。著有《系统经济理论》、《“辩证哲学”深探浅解》、《“道德经”之“辩证哲学”译解》等。
  中国大陆推广“汉语普通话”,已近60年。虽有所成就,而阻埂也很多。其中最主要者,是现行的“汉语拼音方案”,单字拼音,以“北京声调”为基础,难以准确发音。而北京以外各地方言,却迥然不同。于是,数以亿计的人们,特别是南方人,难以辨别“汉语普通话”中许多发音相近似,而易于混淆的单字。几十年来,以现行的“汉语拼音方案”为准,南方人学习“汉语普通话”,到处都出现像孟子所说的那种情景:“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读朽)之。”(一位齐国人在教齐语,众多的楚国人用楚语来挖苦干扰他。)要想做到“引而置之齐庄岳之间数年。”(把他安排在齐国的街巷村庄生活几年)几亿人口如此举动,显然很不现实。
  那末,能不能寻求一种便通的“中庸之道”呢?而且,当代在电脑E网上交流信息的人群,数以亿计。如能减少拼音打字的岔道,将会更加快捷方便。
  本文即试行探索。
一、“汉语拼音方案”中发音近似的单字
  依照现行“汉语拼音方案”的规定,发音近似、易于混淆的单字,在7000字以上。为减少文章篇幅,每一同音者,选5个最常用单字为代表,用以做发音近似对照。
  1、声母近音字
  之一,z子与zh知
  za:扎、咂、杂、砸、咋     zha:渣、榨、闸、炸、铡
  zai:灾、栽、仔、再、在     zhai:斋、摘、宅、窄、债
  zan:簪、咱、攒、暂、赞    zhan:占、毡、斩、展、蘸
  zang:赃、脏、奘、葬、藏    zhang:张、涨、帐 账、障
  zao:遭、凿、早、灶、造    zhao:昭、朝、找、赵、肇
  ze:则、责、择、泽、仄     zhe:折、遮、哲、者、这
  zei:贼、鲗           zhei:这
  zen:怎、谮          zhen:针、臻、诊、阵、振
  zeng:曾 增、罾、赠、甑    zheng:正、争、政、整、郑
  zi:姿、资、滋、子、自     zhi:汁、织、指、志、秩
  zong:宗、综、踪、总、纵    zhong:中、钟、种、众、重
  zou:邹、驺、走、奏、揍    zhou:州、周、肘、宙、昼
  zu:租、足、卒、组、祖     zhu:朱、诸、主、住、祝
  zuan:钻、躜、攥、纂、赚    zhuan:专、传、颛、撰、转
  zui:咀、嘴、最、罪、醉     zhui:追、锥、坠、缀、赘
  zun:尊、遵、樽、鳟、撙    zhun:屯、窀、谆、准、埻
  zuo:作、昨、琢、左、坐    zhuo:拙、捉、灼、酌、濯
  之二,c慈与ch吃
  ca:拆、擦、嚓、礤       cha:叉、插、茶、察、岔
  cai:猜、才、财、彩、菜    chai:拆、钗、差、柴、豺
  can:参、餐、残、蚕、灿    chan:掺、禅、潺、产、阐
  cang:仓、苍、沧、舱、藏   chang:倡、长、场、厂、畅
  cao:糙、操、曹、槽、懆    chao:抄、吵、钞、超、潮
  ce:册、侧、测、策、筴    che:车、扯、彻、掣、撤
  cen:参、 岑、涔、梣     chen:琛、臣、沉、陈、趁
  ceng:噌、层、嶒、蹭     cheng:秤、撑、诚、乘、骋
  ci:刺、词、慈、此、次     chi:吃、痴、池、驰、齿
  cong:匆、囱、葱、聪、从   chong:充、冲、虫、崇、宠
  cou:凑、辏、腠        chou:抽、仇、畴、丑、臭
  cu:粗、促、蔟、醋、蹴    chu:出、初、雏、躇、处
  chua:欻           chuai:揣、搋、啜、嘬、踹
  cuan:汆、攒、窜、篡、镩   chuan:川、氚、穿、传、船
  cui:衰、催、脆、毳、翠    chui:吹、炊、垂、陲、锤
  cun:村、皴、存、蹲、寸    chun:春、椿、纯、醇、蠢
  cuo:搓、磋、撮、措、错    chuo:戳、啜、绰、辍、龊
  之三,s司与sh石
  sa:仨、撒、洒、卅、萨    sha:杀、沙、煞、啥、傻
  sai:腮、塞、噻、塞、赛    shai:筛、酾、色、晒
  san:三、叁、伞、散、糁    shan:山、扇、善、珊、陕
  sang:丧、桑、搡、嗓     shang:伤、商、上、赏、裳
  sao:搔、骚、扫、嫂、臊    shao:烧、稍、勺、少、邵
  se:色、涩、啬、塞、穑    she:奢、赊、蛇、社、涉
  sen:森            shen:身、深、甚、神、审
  seng:僧、鬙         sheng:生、声、甥、绳、胜
  si:私、思、死、四、食     shi:师、 诗、十、始、是
  sou:搜、廋、艘、薮、擞    shou:收、熟、手、寿、兽
  su:苏、酥、俗、肃、塑    shu:书、叔、疏、蜀、树
  suan:狻、酸、蒜、筭、算   shuan:闩、拴、栓、涮
  sui:虽、岁、穗、绥、遂    shui:谁、水、说、税、睡
  sun:孙、狲、损、笋、榫    shun:吮、顺、舜、瞬、瞚
  suo:所、唆、嗍、索、锁    shuo:说、妁、烁、朔、硕
  之四,n呢与l勒
  na:那、拿、哪、纳、娜    la:拉、喇、旯、落、腊
  nai:乃、氖、哪、奈、耐    lai:来、崃、睐、赖、籁
  nan:男、南、难、楠、赧    lan:兰、岚、蓝、澜、览
  nang:囊、囔、馕、曩、齉   lang:郎、狼、廊、阆、浪
  nao:孬、挠、恼、脑、闹    lao:捞、劳、醪、老、姥
  ne:哪、讷、那、呐、呢    le:乐、勒、了、雷、累
  nei:哪、馁、内、那      lei:勒、嘞
  neng:而、能         leng:棱、楞、冷、堎、睖
  nong:农、浓、弄       long:龙、聋、笼、隆、弄
  nou:耨            lou:搂、楼、陋、漏、露
  nu:奴、驽、努、弩、怒    lu:卢、卤、虏、录、戮
  nuan:暖           luan:峦、鸾、銮、卵、乱
  nun:黁            lun:伦、论、囵、纶、轮
  nuo:挪、娜、诺、懦、糯    luo:落、罗、骡、裸、雒
  nv:女、钕、恧        lv:吕、捋、旅、律、虑
  nve:疟、虐          lve:掠、略、锊
  2、韵母近音字
  之一,en 恩与eng鞥
  en:恩、蒽、摁        eng:鞥
  chen:琛、臣、陈、称、趁   cheng:秤、诚、城、程、骋
  den:扽            deng:灯、登、等、邓、蹬
  gen:根、跟、哏、艮、亘    geng:更、庚、耕、羹、耿
  hen:痕、哏、很、狠、恨    heng:亨、哼、恒、横、衡
  ken:肯、垦、恳、啃、裉    keng:坑、吭、牼、硁、铿
  ren:人、仁、忍、认、纫    reng:扔、仍、礽
  sen:森            seng:僧
  shen:申、身、深、神、审   sheng:升、生、声、牲、绳
  zen:怎、谮          zeng:曾、增、赠、甑
  zhen:针、珍、斟、诊、阵   zheng:正、争、政、拯、整
  之二,in因与ing英
  bin:宾、彬、斌、濒、殡    bing:冰、并、丙、饼、病
  jin:今、金、津、紧、进    jing:京、经、景、警、敬
  min:民、岷、皿、闵、敏    ming:名、明、鸣、铭、命
  pin:拼、贫、频、嫔、品    ping:乒、平、评、凭、瓶
  qin:钦、亲、芹、禽、勤    qing:青、轻、氢、倾、情
  xin:心、辛、新、囟、信    xing:兴、星、邢、行、形
  yin:因、音、寅、引、印    ying:应、英、莺
二、如何简化发音近似的单字
  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单刀直入,对发音近似、易于混淆的单字,实施合并。对过去要求区别发音与要求区别用拉丁字母拼音书写的字,放任其混淆,确认其为同音字。至于口语,任其选择,或用舌尖,或用舌根,不作强制。
  1、声母近音字的合并
  之一,对声母z子与zh知,c慈与ch吃,s司与sh石,其三族字群,取消用以区别声母近音字的“h”字母。从而,认可z子与zh知字群,为z子字群。认可c慈与ch吃字群,为c慈字群。认可s司与sh石字群,为s司字群。
  之二,对声母n呢与l勒,其一族字群,取消用以区别声母近音字的“n”字母。从而,认可n呢与l勒字群,为l勒字群。其中,声母ni你与 li李字群,有明显区别,可维持原案。
  2、韵母近音字的合并
  在现行“汉语拼音方案”中,韵母n 恩与ng鞥,其字族,包括若干字群,但只有en 恩与eng鞥字群,in因与ing英字群,才近音混淆。因而,只在这二字群中,取消用以区别韵母近音字的“g”字母。认可en 恩与eng鞥字群,为en 恩字群。认可in因与ing英字群,为in因字群。其它区别较大,易于辨认者,仍然维持原状。
三、对简化“汉语普通话”拼音字母之争执的评说
  简化“汉语普通话”拼音字母,不可避免,会引起各种争执。然而,现实问题,是不可回避的。
  有一种见解认为,“标准北京话”,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结晶,是中国人的“骄傲”,应该坚持。“汉语普通话”拼音,是许多语言学精英的辛劳成果,不容改变。
  然而,“辩证哲学”认为,一切事物都处在运动演变过程之中,不断新陈代谢。而且,事物在演变过程中,经常会产生“趋中”的倾向。对立成份中过极的因素,会在对立斗争中迅速损失,使冲突减弱,从而自然而然维持事物的统一。
  中华汉语古代语言,由多元的地区方言,在象形文字的连结下保持统一。地区之间,方言滚动变化。相隔较远,则语言差异很大。于是,形成“字通,话不通”的状态。当时人口流动率不高,并无大碍。
 明代清代以来,朝廷逐步推行官员回避制度,规定地方官员不能在原籍做官,以免徇私舞弊与裙带关系。为使其在异地沟通语言,于是,给予北京语培训,百姓称之为“官腔”。后来的文人,咻之为“南腔北调”。
  民国以来,汉语语言学者在上海各大学倡导“国语”,其效果,依旧是“南腔北调”。
  现在,中国大陆推广“汉语普通话”,60年的成果,只有很少数人,能讲标准的“北京普通话”,被新闻媒体、学校与语言研究机构聘为专家,更只有极少数人被誉为“国嘴”。能达到“地方腔普通话”水平者,也还是少数。而大多数人方言依旧,并不理会“汉语普通话”。
  许多人之所以不理会“汉语普通话”,其原因虽很多,而主要者,是学“汉语普通话”费时、费力与怕“咻”。学校与培训班的老师,都把精力与时间用在教学生如何区别声母z子与zh知,c慈与ch吃,s司与sh石,en 恩与eng鞥,in因与ing英等五类字群的发音。而学生感到最沉重的负担,就在于此。至于自学“汉语普通话”者,遇到这些难题,自然也会裹足不前。能坚持自学者,少之又少。
  请注意一个状态。改革开放以后,许多人学“粤语”。为什么?便于同港台人交流。广东经济发达,便于在广东挣钱。近几年,从上海,沿长江而上,到成都。许多地方的电视台,大讲特讲地区方言。为什么?地方听众的收视率很高,电视台依收视率评积效。
  回顾“世界语”推广的历程,也值得注意。百余年前,曾有学识之士研究“世界语”。费尽心血,响应者有几多?各国推广“世界语”之同仁,年复一年地开会宣传。可是,“世界语”的声音,只有在“世界语”同仁开会时,才可听到。然而,由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领导世界潮流。于是,使用英语的人群,日趋增多。
  中国有句成语:“尾大不掉”。意思是,猢狸尾巴太大,转身很艰难。中国,泱泱大国,不只是北京的胡同。且不说把几亿人口“引而置之庄岳之间数年,”显然很不现实。即使做到此举动者,也不会长期有效。外地人到北京居住,两年学会北京调,四年学会北京音,六年学会北京味儿。然而,一旦离开北京,一年失去北京味儿,二年失去北京音,三年失去北京调。应该令人深省。
  说起“骄傲”,不可否认,遇事都有“宋玉效应”:“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歌曲声调越高,能跟着唱的人越少)。对文学艺术等级、科学技术等级、人才劳力等级,都可以如此认同。应以《阳春》、《白雪》为标竿,提高《下里》、《巴人》的水平。
  然而,衡量知识文化水准的高低,主要依据是内容,即用词的雅俗与知识文化含量。以此而论,北京语言与地区方言,都可以完美地兼容《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可见,语言的读音本身,并无高雅低俗之分。
  说起“中华传统文化”的汉语读音,据现代大文豪郭沫若先生考证。中原历经战乱与人口迁徙,语言都不同程度有所沟通。能较多保留古汉语发音的地区是广东,在广东话中,还保留有发音短促的“入”声(平、上、去、入中之第四声),而现代北京语言中,已将其改归“阳平”声与“阴平”声。可见,传统语言,也不断在演化变迁。
  在这种演变潮流中,艺术语言的游戏规则,也不得不发生妥协便通。古代诗词中规定的“平仄”规则,由“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七字对仗;后来便通为“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四字对仗,下面三字不论。再往后,“平仄”不论;再往后,新诗词流行。
  由此可见,“趋中”、妥协,便通,并非倒退。而是切合实际,谋求可行的新途。
  诚然,文字和语言本身,也是一种艺术。文字是一种艺术,据成都研究汉文字变迁之学者向维实先生考证,中华汉文字由“陶文”直接演变为“隶书”,之后演变为“楷书”、“草书”、“行书”,而同“陶文”、“隶书”并行的“甲骨文”、“大篆”与“小篆”,则属于宫廷祭祀用的“艺术字”。
  语言,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国嘴”抑扬顿挫的解说,艺人悠扬慷慨的朗诵,都可以给人们予艺术享受。所以,在文字和语言艺术之中,当然也会有《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别。
  然而,推广“汉语普通话”,本身不是追求语言“高雅”化;恰恰相反,是追求语言“大众”化。它主要是为了全国汉族文字,不仅以文字沟通,而且普遍都能以口语快捷畅通。若能达到这种效果,就算实现目的。作为沟通信息的工具,应该越简单、越广知、越广用,则越佳。
  况且,退一万步讲,简化“汉语普通话”拼音字母,丝毫不会损伤词语内容的表达,更没有因此而降低词语的知识文化含量。
2009年5月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19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4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