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读一种相思,味两类情愁——李清照与朱淑真词中相思情愁的比较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772 次 我要收藏

  李清照与朱淑真的很多词作都表现了一种愁情并且直接写到“愁”字。细看二人之词,读在口中,会发现这种愁情多由对所爱恋之人的相思引起。但即使是一种相思,却由于二人身世处境和性格爱好的不同,表现在二人的笔下,体会到的是两种情味。下面,即来具体观照与探讨一下这同一种相思下的两类情愁。
  相思因与所爱之人的分离而生。但这种分离,是一时的还是永远的呢?不管怎么说,永远的分离所产生的愁情总会比因一时分离产生的愁情要深重得多、悲哀得多。观照李清照与朱淑真二位女词人的一生,无论是一时的分离还是永远的离别,她们都曾先后经历过并均在词作中有所体现。据此,为了更清楚细致地比较两人的相思之愁,我在这里就分为两个阶段来作比较。
  一、第一阶段(一时的离别而产生的愁情):苦中有甜的闲愁与情不能把握的缥缈之叹
  李清照年轻时候有着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有一个深爱着她、并互相引为知己的丈夫赵明成,并且家境优渥。应该说,南渡之前的李清照是过着甜蜜的闺中少妇生活的。然而当丈夫外出做官,李清照独守空房无人相陪,便会生出寂寞相思之情。这在《一剪梅》中表现得较为明晰:“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相思之情跃然纸上:希望有丈夫的音信传来;同时心中甜甜地想到:此时此刻,丈夫你也应是举头望月像我思念你一般思念着我吧!愁是淡淡的愁,幸福却是浓浓的。再有像《凤凰台上忆吹箫》中“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多美的情!武陵人当指赵明诚,应是想当日二人一处,共做武陵人,深醉。令人羡慕!因这美丽的相知,愁也是美丽的!这个阶段李清照的相思之愁,我读到的是淡淡的幸福,苦中带着深深的甜。
  再来看朱淑真。与李清照不同,朱淑真听从父母之命,所嫁非人,婚后生活很不幸福。但从她的词作中看,她似乎有一个深深喜欢着的恋人。当然在古代封建社会是不允许女子婚外有情的。但是感情的抑郁与整日面对着毫无爱可言的婚姻,情又如何能够压制得住呢?但因为这情没有社会的认可所以也便失去保障。在朱淑真的笔下,对恋人的思念表现出了一种无力把握的奈何之叹。且看她的《江城子赏春》中,“昨霄结得梦姻缘,水云间,俏无言,怎奈醒来,惆怅又依然。辗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相见、缔得姻缘,只能在梦中,醒来只有空懊恼。相见是如此地难!生活在那样的社会,相爱却不能相守的人会有很多,可对于多情且有才华的她,又情何以堪!纵有“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的勇气,奈何没有出走的条件,只能一个人在现实中苦苦挣扎。今朝相见,下一次聚首又会是何时?于朱淑真处,我体会到的是那种幸福不能把握的、心愿浮于空中的缥缈之叹!
  二、第二阶段(永远的离别而产生的愁情)忧伤和孤寂的沉重与浓重的怨、恨、无助
  当赵明诚身死,李清照继续南渡并最终在南方居住下来。面对国破家亡,李清照的愁有令人窒息的沉重。再也没有彼此相知的最可亲爱的丈夫,每当相思时候,又得承受怎样的伤痛!在《武陵春》中她写道:“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再也不是那样轻柔的“闲愁”了。还有在《声声慢》中有:“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深深的忧伤与孤寂跃然纸上。清冷、寂寥、忧伤,浓重得让人心生凄凉意。然而尽管如此,我却是没有体会到怨和恨,更多地还是读到一种坚韧。
  再说朱淑真。朱淑真的恋人最后还是走了,只留下她一人独自垂泪,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诉说,成了真正的“幽栖居士”。这个时候,她笔下流露出浓重的怨、恨和无助之情。在《谒金门春半》中她写道:“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无人过问自己的愁情,斯人已去,只剩她“断肠芳草远”。在《减字木兰花春怨》中,她“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是在想恋人已远去,此处再也无人相知,何必耽留于世吗?而事实证明,恋人远去不久,朱淑真也离开了人世。
  为什么两人在相似处境中的选择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异呢?我想这与二人的性格和志趣有关。李清照关注的不仅仅是儿女情长,她是把词的创作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的,我们说她是词之大家,同时她还是个金石学家。自号易安居士,而从她的一生所为,我们亦能读到她的坚韧。而朱淑真,虽有才华,却并不将词作作为事业,她的全部精力可说是寄于感情。当情已逝,又如何能承受!
  三、结语
  囿于篇幅和学力所限,我遍观二人之词作读到的是这样的情愫。无论是相思之情愁的美丽或脆弱还是那沉重的忧伤与不可言说的无助,都伴着那美丽的文字化作缕缕余韵在我心头徘徊,或温暖或心痛。
  李清照和朱淑真都算得上是风华绝代的才女,奈何封建社会给女性戴上了沉重枷锁使她们步履维艰动弹不得,这也算得上是那个时代的悲哀。读她们的词作,是一种美的享受,不管那美是温暖的还是凄凉的。那情真,那风华,那美丽,那心动,会使我们永远铭记!(作者为山西大学文学院2007级汉语言文学)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12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6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