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陆游的悲性与悲情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812 次 我要收藏

  【摘 要】南宋诗人陆游,因诗词而为后人所称道,属南宋四大家之一。然纵观诗人一生,除诗名之外,更多的却是悲剧色彩。应试科举屡遭败绩,求达仕途却几遇贬斥,就连家庭婚姻也不尽人意,他与表妹唐婉的爱情凄绵绯恻,给诗人带来了一生的伤痛,令人悲叹不已!
  【关键词】诗人;陆游;悲性;悲情
  【作者单位】乐平市众埠中学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诗人。他一生创作了大量作品,今存诗9000多首,是历史上存诗最多的诗人。品读陆游的诗,我们能读到一种悲性情怀,一种历经人生坎坷的悲凉与理想破灭壮志难酬的失意。应该说陆游的一生充满了太多的悲情,无论事业与爱情,都饱受挫折。其政治上的失意与困顿,情感上的失落与困苦,此中展现的悲性与悲情令后人不胜唏嘘!
一、儒书有种觅封候,仕途曲折名难致
  陆游出身名门望族,祖上四代都是达官,家族显赫。祖父陆佃进士出身,著述甚丰,成就陆氏家学,可谓家学渊源,儒书有种。有此家庭背景,陆游少时也自然怀着“学优入仕”的梦想,并躇躇满志,意在功名。其《闲游》诗云:“大冠长剑已焉哉,短褐秃巾归去来。五世业儒书有种,一生任运仕无媒。麦经小雨家家下,菊著新霜处处开。自笑闲游心未歇,青鞋蹋碎白云堆。”优越与自信跃然纸上。他在《答王樵秀才书》中也说道:“士以功名自许,非得一官,则功名不可致。”对功名与官场的迷恋显而易见。然事与愿违,陆游的功名仕途却坎坷曲折,难如其愿。
  首先是科举的失败。陆游少有才学,十二岁时能诗文,以家世荫补登仕郎。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十六岁的陆游以登仕郎身份去临安参加吏部主持的出官考试,首尝败绩。然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更是打击连连。绍兴十三年(公元1143年),陆游在绍兴府参加了以试诗赋为主的进士科的考试,虽入闱但在第二年的礼部考试中再次败北,因此陆游颇受打击,倍感失意。其在《答刑司户书》说:“吾曹有衣食、祭祀之累,则出而求禄,恐未为非。既不免求禄,则从事于科举,亦未为可憾。”从中流露出功名难致的心酸,诸多无奈,令人感叹。绍兴二十三年(公元1153年),陆游已二十九岁,仍执着科举,到临安参加两浙转运司锁厅考试,锁厅试只限于现任官员及恩荫子弟应进士科的人方能参加,录取名额相对较宽。但因陆游与权臣秦桧之孙秦埙同场竞试,虽为主考赏识,名置第一。但第二年参加礼部放官考试中,主考官因受秦桧指使,将陆游排除榜外,致使其功败垂成。漫漫科举路,辛酸谁能及?直到绍兴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宋孝宗即位,陆游才被赐进士出身,此时陆游已三十八岁了。这对少时就立志功名,学优入仕,意在封候的他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其次是官场失意,仕途曲折。绍兴二十八年(公元1158年),34岁的陆游初入仕途,入闽任宁德县主薄一职,品轶在八品以下。绍兴三十二年,孝宗即位后主张北伐,并召见了‘喜论恢复’的陆游,赐游进士出身,吸收采纳了其许多政治军事主张。正当陆游要一展抱负之时,随着张俊北伐失败,陆游即被削职还乡。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陆游重入仕途,改任夔州通判,后又到四川宣抚使王炎幕府中办理军务,王炎幕府不久解散,陆游也被调任成都府安抚司任参仪官,后虽改任代理蜀、荣州通判、知州等职,然这些官职只是临时性差遣,并非常设官职,且官轶始终未超六品。淳熙七年(公元1180年),陆游因诗名日盛,再次受到孝宗召见,但未受重用。只派他到福州、江西做了两任提举常平茶盐公事。在江西任上,因发水灾,陆游因开仓赈济,发粟予民,以“擅权”罪名被再次罢职还乡。在家闲居六年后,淳熙十三年(公元1186年),又起用陆游为严州(今浙江建德)知州,淳熙十六年(公元1189年),参与修高宗实录的陆游又因“所至有污秽之迹”而被再次罢职。光宗即位后,任陆游朝议大夫,礼部郎中,因游上奏谏劝朝廷减赋,结果反遭弹劾,又被罢官。此后一直归居山阴(今浙江绍兴)老家,直至离世。
  纵观陆游一生仕途,几起几落,可谓坎坷曲折,即便为官也终未入流。直至宋宁宗即位,以陆游赐进士身份,才升其为宝章阁待制,这是陆游担任的最高级别也是最后一个职位。此时陆游已是年过七旬的老翁了,陆游一生未考取进士,却以赐进士出身跻身宝章阁。这与其说是完成了其一生万里以觅封候,以彰显家族的夙愿,还不如说是对其致仕前的一种精神安慰。陆游的仕途之路给他带来了太多的辛酸与悲叹!
二、扫胡尘壮志难酬,诉衷情关河梦断
  科举的失败,官场的失意留给诗人是无法言说的辛酸与悲叹,陆游一生推崇北伐中原的政治主张也是屡受打击,倍遭排挤,给诗人带来了无尽的失意与惆怅。
  陆游出身书香门弟,少时即怀有读书报国之志,对当时南宋王朝偏安一隅,贪图享乐之景深感忧愤,立誓“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一生以恢复中原为己任。但生不逢时,虽立有远志,却倍受投降派的排挤与打击,壮志难酬。
  陆游早在临安参加应锁厅试时,就不忘国耻‘喜论恢复’,又因应试成绩位居秦桧孙秦埙之前,复试时竟被除名,可以说第一次因主张北伐中原而惨遭打击。孝宗即位后,主张北伐,召见了陆游,陆乘机提出了许多有关一统中原的政治军事主张。后张俊北伐失败,孝宗动摇,陆游也很快被罢职,其北伐主张也随即付之东流。乾道八年(1172),陆游又应四川宣抚使王炎之聘,由夔州赴王炎幕府,为其办理军务,此间陆游向王炎积极提出恢复中原的作战策略,旨在一展宏图。这在他后来的诗词中均有反映。如“四十从戎驻南郑,酣宴军中夜连日。打球筑场一千步,阅马列厩三万匹”; “客游山南夜望气,颇谓王师当入秦。欲倾天上河汉水,净洗关中胡虏尘。”(《夏夜大醉醒后有感》);“昔者戍南郑,秦山郁苍苍。铁衣卧枕戈,睡觉身满霜。”(《鹅湖夜坐书怀》);“夜栖高冢占星象,昼上巢车望虏尘。”(《忆昔》)。此时的诗人可谓意气风发,豪情入云,满怀抗敌复国的情怀。然王炎因受孝宗猜忌,被召回朝廷,幕府随之解散。诗人也被调任成都安抚司参仪官,满腔报国热情刹时被浇灭,令其感伤不已。在转赴成都途中,诗人满怀感伤地写下了“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由原先的“昼上巢车望虏尘”一下子跌落到“骑驴入剑门”,此种失落与悲苦可想而知。之后诗人再也没有机会亲临前线,杀敌报国,直至老死家中。
  陆游在南郑的军旅生活虽然只有七月左右时间,然这段短暂的从军生涯给了诗人太多的记忆与感伤,也带给了诗人一生无尽的遗憾。若干年后诗人还不时记起这段岁月,感慨铁衣卧枕的岁月。宋孝宗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夏,诗人因遭弹劾罢官,躬于田亩之际,因穷困病倒,仍不忘恢复之意。“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作者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志士情怀读来令人感动。“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朱门沈沈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戌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中原士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抒发了作者壮士心怀被白白消磨的悲愤,同时对朝廷求和苟安政策进行愤怒谴责!作者即便年过七旬,退隐在家,对北伐中原,渴望统一仍是初衷不改,矢志不移!“二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饱含诗人对金人占领的大好河山和人民的深切怀念,同时也流露出对无力收复失地的南宋统治集团的强烈不满。“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作者即景抒情,借梦言志,令人感佩,令人心酸。“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望告乃翁”作者即将离世时对儿孙的谆谆教诲,见证了一位风霜老人生前不见九州一同的无限失望以及死后仍希冀王师北定中原的永久惦念,读之令人怆然泪下。
  由此可见,北击狂胡,一统中原是诗人平生的夙愿,更是他一生的惦念,然而在当时南宋最高统治者只求苟和,不思进取的情况下,诗人的理想壮志注定是悲剧性的结局,这是诗人的悲哀,更是南宋王朝的悲哀!
三、惊鸿影池台非复,悲梅花情绝沈园
  如果说政治上的失意与困顿给予了诗人太多的打击,那情感上失落与困苦更是对诗人的致命一击。陆游科举是失败的,仕途是曲折的,一生为之号呼奔走的抗金事业也是关河梦断,衷情难诉。在婚姻情感上陆游也深受打击,倍受折磨。
  据史载,陆游于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在其二十岁时与唐婉结婚。唐婉字惠仙,乃其舅父唐闳之女。因为姻亲,少时陆游与唐婉便相识,并经常在一起玩耍,可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婚后二人情投意合,郎情妾意。加之唐婉也善于诗词,夫妇二人琴瑟相和,夫唱妇随,真是天作之合,伉俪情深。但好景不长,婚后幸福生活并未使两人相伴而终,由于种种原因,陆游最终将唐婉休出,棒打鸳鸯散,演绎出一段动人心魄的爱情悲剧。
  关于陆游出妻的原因,周密的《齐东野语》,陈鹄的《耆旧续闻》,刘克庄的《后山全集》等书均有记载,大意是唐婉不合陆母意,陆母迫游出妻,令绝去。至于唐婉未何弗获于陆母,后人有诸多猜忌,或说无嗣,或说恐误陆游前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这里我不做探讨,从史实看,陆游出妻属实,出妻后对唐婉也是念念不忘,这在其诗词中均有反映。最为经典,且广为传诵的当属《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这首词作于绍兴二十年(公元1150年),当时作者参加礼部考试失败,来到绍兴老家沈氏花园散步时,与同在沈园游玩的前妻唐婉邂逅,唐以酒菜相待,席上两上默然相视,竟无语凝咽。考场的失意,爱情的伤感,功名不致,佳情难续,诗人不甚伤感,悲情之下,信笔提下这首流传至今的爱情绝唱,令读者动容。从词中不难看出,诗人对往昔美好感情的追忆,对迫于分离的痛苦发出了无奈的感叹!唐婉看到陆游的题词,大为悲恸,也和词一首“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表达了一对恋人迫于分离的痛楚,那种怕人寻问,独语斜栏的孤寂恐怕只有他们最能体会了。沈园邂逅不久,唐婉便怏怏而卒,两人从此天阴阳相隔。唐婉由此便成了诗人心中永远的痛,这种无法言及的伤痛一直伴随着诗人的一生,沈园在诗人心中也有着抹不去的情怀。
  庆元五年(公元1199年),已是年近八旬的陆游再次来到沈园,旧地重游,景色依旧,佳人非昨,令诗人不尽感伤:“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透露着对昔日恋人刻骨铭心的眷恋与相思,也充满着不堪回首的无奈与绝望,真是荡气回肠,震烁人心。在此后幽居家乡的岁月,诗人每年春天都前往沈园凭吊唐婉,或诗或词以寄情愫。
  即便在诗人辞世前的最后一个春天,在儿孙的搀扶下,老人仍不忘来沈园与唐氏决别。“路近城南己怕行,沈家园里最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诗人对爱情的伤痛情怀及对昔人恋人的惦念之情令人潸然落泪。沈园见证了诗人凄婉的爱情,更见证了一段爱情悲剧。
  陆游的一生,功名、事业、爱情均不如意,他的诗词文章更多透露的是一种悲性情怀,这是他人生的写照,更是他内心伤痛的表露。陆游的一生充满了太多的悲性与悲情,然其留给后人的诗作,是我国文学宝库中可贵的精神遗产,我们从中读到的不应只是伤悲!
参考文献
1.《宋史.陆游传》
2.《剑南诗稿》
3.《齐东野语》
4.《耆旧续闻》
5.《后山全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陆游的悲性与悲情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03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7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