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论晏几道对晏殊词的因革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1390 次 我要收藏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九十八云:“方立(按:当为宋葛立方)有《归愚集》,已著录宋人之中父子以填词名家者惟晏殊晏几道。”可见,晏氏父子之词在宋时已经大有名气。而世人对二晏词的研究,也是精彩纷呈。对于晏几道对晏殊词的因革问题,前贤已有相当精辟之论,如叶嘉莹先生《论晏几道词在词史中的地位》(收入《灵谿词说》)、《大晏词的欣赏》(收入《迦陵论词丛稿》);傅义先生更是写出《论晏几道对晏殊词的继承与超越》;等。再次提及,难免有续貂之嫌。然千虑之余,或有一失。今意欲深究二晏词中之异同,试图作一全面分析。
一、因
(一)
  在考察二晏之词时,我们发现,其中多混有唐五代词人之词,如冯延巳、李煜之词。《全宋词》[1]晏殊存目词列冯延巳词三首、李煜词一首[2];晏几道存目词亦列冯延巳词二首,李煜词一首[3]。我们以为,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误选,这说明了二晏之词风与唐五代之词风有着极其相似之处。也就是说,二晏基本上沿袭唐五代之词风。对此,夏承焘先生在《二晏年谱》一文中也指出:“(晏殊)歌词特婉丽,尤喜江南冯延巳之作。”[4]胡云翼先生在《宋词选》中说:“(晏殊)词受冯延巳《阳春集》的影响很深,没有摆脱五代绮丽词风的窠臼。”[5]胡先生此论虽是对晏殊之词提出指责,但言明大晏深受《阳春集》之影响,所言不虚。至于小晏,受五代、花间的影响尤为突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知道,在小晏之前,柳永已经提倡大量写慢词,且对当时的词坛也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小晏生活的年代,也是慢词发展的时期,然而小晏依然对小令“情有独钟”。叶嘉莹先生指出:“就词之发展演进而言,则小山词却实在该属于一种回流之嗣响。”[6]
  总之,词自产生开始,经历五代到宋,其间“花间派”,无论在词的内容,还是词的创作艺术手法上,都对后来的词人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7]。二晏的创作基本是沿袭了“花间”、五代之传统。
(二)
  对比二晏之词,我们发现,在小晏之词中,有很多内容与大晏之词极为相似,甚至完全相同。先将其内容相似或相同之处列举于兹:
小晏之词大晏之词
酒筵歌席莫辞频。
《临江仙》(东野亡来无丽句)酒筵歌席莫辞频。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花不尽,柳无穷。
《鹧鸪天》(题破香笺小砑红)花不尽,柳无穷。
《喜迁莺》(花不尽柳无穷)
霜丛如旧芳菲。
《临江仙》(长爱碧阑干影)珍丛又睹芳菲。
《谒金门》(忆得去年今日)
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绛蜡等闲陪泪。
《破阵子》(柳下笙歌庭院)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蜡烛到明垂泪,熏炉尽日生烟。
《破阵子》(海上蟠桃易熟)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
《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
惟有花间人别后,无期。水阔山长雁字迟。
《南乡子》(花落未须悲)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鹊踏枝》(槛菊愁烟兰泣露)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清平乐》(红笺小字)
挽断罗巾容易去。
《木兰花》(小颦若解愁春暮)挽断罗衣留不住。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多少雨条烟叶恨。
《浪淘沙》(丽曲醉思仙)雨条烟叶系人情。
《浣溪沙》(杨柳阴中驻彩旌)
古来多被虚名误。宁负虚名身莫负。
《玉楼春》(雕鞍好为莺花驻)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喜迁莺》(花不尽柳无穷)[8]
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
《玉楼春》(东风又作无情计)门外落花随水逝,相看莫惜樽前醉。
《鹊踏枝》(紫府群仙名籍秘)[9]
谁寄岭头梅,来报江南信。
《生查子》(春从何处归)报道江南别样春。
《瑞鹧鸪》(咏红梅)其一
小翦蛮笺细字书。更把此情重问得,何如。
《南乡子》(眼约也应虚)多少襟怀言不尽,写向蛮笺曲调中。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珠帘不禁春风度,解偷送馀香。
《喜团圆》(危楼静锁)春风不解禁杨花,濛濛乱扑行人面。
《踏莎行》(小径红稀)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03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2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