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唐故卧龙寺黄叶和尚墓志铭》校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920 次 我要收藏

  《唐代墓志汇编》武德○○二《唐故卧龙寺黄叶和尚墓志铭》(下称黄铭):
  “和尚自说姓张,名真志,其生缘桑梓,莫能知之。隋故特进蜀人段经、兴善寺僧释永蒨并见和尚於太清初,出入中条,往来都邑。年可五六十岁,未知其异也。隋氏末年,稍显灵迹,被发徒跣,负杖挟镜,或徵索酒肴,或十馀日不食,预言未兆,题识他心,一时之中,分形数处。属我皇应运,率土崩裂,和尚竟著先知,住锡黄龙寺。迨於定鼎,果获奇验矣。以武德二年五月廿有九日,即化於卧龙寺之禅堂。先是移寺之金刚像出置户外,语僧众曰:‘菩萨当去尔。’越旬日,无疾而逝。沉舟之痛,有切皇心,殡葬资须,事丰□厚。乃以武德三年秋九月四日葬於万年县凤□原。望方坟而掩涕,瞻白幕而惊心,爰诏有司,式刊景行。其铭曰:□化毗城,金粟降灵。猗欤大士,权迹帝京。绪胄莫明,邑居孰见?譬彼涌出,犹如空现。五尘夙离,三修九依。戎珠靡缺,忍铠无违。智灯含焰,慧驾驰騑。哀兹景像,悲斯风电。将导舟梁,贻我方便。形烦心寂,□□□□。观往测来,睹微知显。石□亡儒,皇开□贤。反初息假,薪绝火然。神明何计,暗石空传。”
  案,“隋故特进蜀人段经、兴善寺僧释永蒨并见和尚於太清初出入中条,往来都邑。年可五六十岁,未知其异也”,点误,当作“……并见和尚於太清初,出入中条,往来都邑……”。太清,南朝梁武帝萧衍年号(五四七至五四九)。若太清初(五四七)黄叶年只五十有五,则其武德二年(六一九)卒时已逾百廿岁矣。佛门固多斯类,不足异也。又,中条,即中条山,居太行西麓。《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舜耕历山。”张守节正义:“《括地志》云:‘蒲州河东县雷首山,一名中条山,亦名历山,亦名首阳山,亦名蒲山,亦名襄山,亦名甘枣山,亦名猪山,亦名狗头山,亦名薄山,亦名吴山。此山西起雷首山,东至吴坂,凡十一名,随州县分之。历山南有舜井。’”《魏书》卷一一四《释老志》:“河东罗崇之,常饵松脂,不食五谷,自称受道于中条山。”《旧唐书》卷二○《哀帝纪》:“载省载思,当徇幽栖之志,宜放还中条山。”乃知中条者,固为修道所也。
  又,汪鋆《十二砚斋金石过眼录》卷九:
  “黄叶和尚墓志铭,许敬宗撰,欧阳询书。案新、旧唐书,武德初,敬宗为涟州别驾,询亦未至弘文馆学士。而《旧唐书》方技传亦无黄叶之名,疑是后人伪作。”
  检《旧唐书》卷八二《许敬宗传》:“武德初,赤牒拟涟州别驾。……(贞观)十七年,……权检校黄门侍郎”,卷一八九《欧阳询传》:“贞观初,官至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封渤海县男”,而黄铭之制固在武德三年,汪氏说是。
  汪氏复云:
  “然文笔书势,均属可观。”
  鄙意以为黄铭当系《艺文类聚》卷七七《内典》下《寺碑》所录梁陆倕《志法师墓志铭》、梁简文帝《宋姬寺慧念法师墓志铭》、《湘宫寺智蒨法师墓志铭》、《甘露鼓山寺敬脱法师墓志铭》四铭之杂糅也,文笔固宜。
  《志法师墓志铭》:
  “法师自说姓朱,名保志。其生缘桑梓,莫能知之。齐故特进吴人张绪、兴皇寺僧释法义并见法师于宋泰始初,出入钟山,往来都邑。年可五六十岁,未知其异也。齐宋之交,稍显灵迹。被发徒跣,负杖挟镜,或徵索酒肴,或数日不食,豫言未兆,悬识他心。一时之中,分身数处。天监十三年,即化于华林园之佛堂,先是忽移寺之金刚像出置户外,语僧众云:‘菩萨当去耳。’后旬日,无疾而殒。沉舟之痛,有切皇心。殡葬资须,事丰供厚。望方坟而陨涕,瞻白帐而拊心。爰诏有司,式刊景行。辞曰:欲化毗城,金粟降灵。猗欤大士,权迹帝京。绪冑莫详,邑居罕见。譬彼涌出,犹如空现。哀兹景像,愍此风电。将导舟梁,假我方便。形烦心寂,外荒内辩。观往测来,睹微知显。动足墟立,发言风偃。业穷难诏,因谢弗援。慧云昼歇,慈灯夜昏。”[1]
  《宋姬寺慧念法师墓志铭》:
  “电逝生危,舟沉道灭。石坼亡儒,星开殒哲。……”[2]
  《湘宫寺智蒨法师墓志铭》:
  “嗟尔名德,超然有晖。五尘夙离,三修允依。戒珠靡缺,忍铠无违。智灯含焰,慧驾驰騑。……”
  《甘露鼓山寺敬脱法师墓志铭》:
  “……神明何托,暗石空传。”
  固相似也,乃知“题识”当作“悬识”、“九依”当作“允依”、“皇开”当作“星开”、“何计”当作“何托”,盖形讹也。而“事丰□厚”即“事丰供厚”、“□化毗城”即“欲化毗城”、“□□□□”即“外荒内辩”、“石□亡儒”即“石坼亡儒”、“星开□贤”即“星开殒贤”。复以《唐文拾遗》卷一六、《十二砚斋金石过眼录》卷九所录黄铭对校,惟“掩涕”者,或作“掩泪”。又,唐人丧葬多在陕西长安凤栖原,如王维《故任城县尉裴府君墓志铭》:“以某月日柎葬於凤栖原先府君之茔”、《新唐书》卷一九二《颜杲卿传》:“乃葬长安凤栖原”、颜真卿《幼舆碑》:“即以其月窆於万年县凤栖原先茔西北”,则黄铭“凤□原”即“凤栖原”也。
  特为整理黄铭如次:
  “和尚自说姓张,名真志,其生缘桑梓,莫能知之。隋故特进蜀人段经、兴善寺僧释永蒨并见和尚於太清初,出入中条,往来都邑。年可五六十岁,未知其异也。隋氏末年,稍显灵迹,被发徒跣,负杖挟镜,或徵索酒肴,或十馀日不食,预言未兆,悬识他心,一时之中,分形数处。属我皇应运,率土崩裂,和尚竟著先知,住锡黄龙寺。迨於定鼎,果获奇验矣。以武德二年五月廿有九日,即化於卧龙寺之禅堂。先是移寺之金刚像出置户外,语僧众曰:‘菩萨当去尔。’越旬日,无疾而逝。沉舟之痛,有切皇心,殡葬资须,事丰供厚。乃以武德三年秋九月四日葬於万年县凤栖原。望方坟而掩泪,瞻白幕而惊心,爰诏有司,式刊景行。其铭曰:欲化毗城,金粟降灵。猗欤大士,权迹帝京。绪胄莫明,邑居孰见?譬彼涌出,犹如空现。五尘夙离,三修允依。戎珠靡缺,忍铠无违。智灯含焰,慧驾驰騑。哀兹景像,悲斯风电。将导舟梁,贻我方便。形烦心寂,外荒内辩。观往测来,睹微知显。石坼亡儒,星开殒贤。反初息假,薪绝火然。神明何托,暗石空传。”
注释:
[1]亦见《宝华山志》卷七《塔铭》、《续金山志》卷下《禅宗》,文字各有异同。
[2]“坼”,《全梁文》卷一三作“拆”。据四库本《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卷八二下改。
(作者单位: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7004.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96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