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聊斋志异》中的章丘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886 次 我要收藏

  蒲松龄是山东淄川人,长期在靠近山东章丘的王村镇西铺村毕际有家教书,一生多次到过章丘,《和张邑侯过明水之作》、《女郎山》、长申地庄“浆水庙”《创修五圣祠碑记》等就是来章丘时的佳作,而在传世名著《聊斋志异》里更是有十二篇述及章丘的人和事,展示了一幅幅反映章丘人生活的众生相,对于我们了解明末清初的章丘社会人情提供了重要的文字材料,适补正史之阙,现将篇目一一列出,并不揣朴陋,聊述愚见,以博同好者一哂。
一、勇敢豪爽的章丘人
  《好快刀》是《聊斋志异》中的一个短篇,全文仅101个字,却深刻反映出了明末官逼民反的社会背景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反抗意识,该篇全文如下:
  明末,济属多盗。邑各置兵,捕得辄杀之。章丘盗尤多。有一兵佩刀甚利,杀辄导窾。一日,捕盗十余名,押赴市曹。内一盗识兵,逡巡告曰:“闻君刀最快,斩首无二割。求杀我!”兵曰:“诺。其谨依我,无离也。”盗从之刑处,出刀挥之,豁然头落。数步之外,犹圆转而大赞曰:“好快刀!”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位章丘人“饮刀成一快”的豪放精神体现了自古以来章丘人的英勇豪放和富于反抗的精神,我们仿佛看到了从《大东》和隋末长白山上走来的章丘人,蒲松龄通过这个短篇把章丘人的这种好汉情节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位章丘人慷慨赴死的精神不输于历史上任何一个壮士。
  另外,这个故事也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张爱玲注《海上花》,引摩根《毛姆传》里的一段故事,毛姆参观法属奎安那的罪犯流放区,当地的死刑犯仍用断头台,听说有个医生曾要求一个斩犯断头后眨三下眼睛,但医生发誓说斩犯只眨了两下。
二、迂腐刚直又好面子的章丘书生
  《狐联》为我们塑造了一位迂腐刚直的书生——焦生,小说中的石虹先生,想来也是当时章淄一带的名流,但他没有给我们留下片言只语, 其事迹已不可考,倒是沾了这位“不敢二色”的叔弟的光留下了名号,这位焦生的刚直迂腐与《聊斋志异》中其他色胆包天的书生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另类,请看:
  焦生,章丘石虹先生之叔弟也。读书园中,宵分有二美人来,颜色双绝。一可十七八,一约十四五,抚几展笑。焦知其狐,正色拒之。长者曰:“君髯如戟,何无丈夫气?”焦曰:“仆生平不敢二色。”女笑曰:“迂哉!子尚守腐局耶?下元鬼神,凡事皆以黑为白,况床第间琐事乎?”焦又咄之。女知不可动,乃云:“君名下士,妾有一联,请为属对,能对我自去:戊戌同体,腹中止欠一点。”焦凝思不就。女笑曰:“名士固如此乎?我代对之可矣:己巳连踪,足下何不双挑。”一笑而去。
  《盗户》后附的章丘秀才李生为对付刁民的勒索而不承认自己是秀才的故事,深刻反映了人治制度使人性扭曲的残酷幽默。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 “举直措诸罔,能使罔者直;举罔措诸直,能使直者罔”的“官风”对“民风”的影响。
  章丘漕粮徭役,以及征收火耗;小民尝数倍于绅衿,故有田者争求托焉。虽于国无伤,而实于官橐有损。邑令钟,牒请厘弊,得可。初使自首。既而奸民以此要上,数十年鬻去之产,皆诬托诡挂,以讼售主。令悉左袒之。故良懦者多丧其产。有李生亦为某甲所讼,同赴质审。甲呼之“秀才”,李厉声争辩,不居秀才之名。喧不已。令诘左右,共指为真秀才,令问:“何故不承?”李曰:“秀才且置高阁,待争地后再作之不晚也。”
  《颠道人》后附的章丘周生好面子,经常打肿脸充胖子,被淄川人殷文屏揶揄的故事,仿佛就是我们曾亲身经历过的一样。你看:
  余乡殷生文屏,毕司农之妹夫也,为人玩世不恭。章丘有周生者,以寒贱起家,出必驾肩而行。亦与司农有瓜葛之旧。值太夫人寿,殷料其必来,先候于道,着猪皮靴,公服持手本。俟周至,鞠躬道左,唱曰:“淄川生员,接章丘生员!”周惭,下舆,略致数语而别。少间,同聚于司农之堂,冠裳满座,视其服色,无不窃笑;殷傲睨自若。既而筵终出门,各命舆马。殷亦大声呼:“殷老爷独龙车何在?”有二健仆,横扁杖于前,腾身跨之。致声拜谢,飞驰而去。殷亦仙人之亚也。”
  《爱奴》篇后附的章丘朱生恨铁不成钢,致殴女家长的故事,一定让久在塾间的蒲老先生感到了一种痛快淋漓的发泄,《爱奴》中河间徐生受东家深情眷顾的故事,在某种程度上引起了“凄风苦雨冷私塾”的老蒲的心理极度不平衡。
  章丘朱生,素刚鲠,设帐于某贡土家。每谴弟子,内辄遣婢为乞免,不听。一日,亲诣窗外,与朱关说。朱怒,执界方,大骂而出。妇惧而奔;朱迫之,自后横击臀股,锵然作皮肉声。令人笑绝!
  《云萝公主》后附的李善迁和耿崧生两位书生在夫人的严格管教下,勤学成才,可谓是清代版的“筢耳朵”。
  章丘李孝廉善迁,少倜傥不羁,丝竹词曲之属皆精之。两兄皆 登甲榜,而孝廉益佻脱。娶夫人谢,稍稍禁制之,遂亡去,三年不 返,遍觅不得,后得之临清勾栏中。家人入,见其南向坐,少姬十数 左右侍,盖皆学音艺而拜门墙者也。临行,积衣累笥,悉诸姬所贻。 既归,夫人闭置一室,投书满案,以长绳絷榻足,引其端自棂内出, 贯以巨铃,系诸厨下,凡有所需,则蹑绳,绳动铃响,则应之。夫人 躬设典肆,垂帘纳物而估其直,左持筹,右握管,老仆供奔走而已。 由此居积致富。每耻不及诸姒贵,锢闭三年,而孝廉捷,喜曰:“三 卵两成,吾以汝为*(左卵右段)矣,今亦尔耶!”
  耿进士崧生,亦章丘人。夫人每以绩火佐读,绩者不辍,读者 不敢息也。或朋旧相诣,辄窃听之,论文则瀹茗作黍,若恣谐谑,则 恶声逐客矣。每试得平等,不敢入室门,超等,始笑逆之。设帐得 金,悉内献,丝毫不敢匿,故东主馈遗,恒面较锱铢。人或非笑之, 而不知其销算良难也。后为妇翁延教内弟。是年游泮,翁谢仪十 金,耿受盒返金。夫人知之曰:“彼虽至亲,然舌耕为何也?”追之返 而受之。耿不敢争,而心终歉焉,思暗偿之,于是每岁馆金,皆短其 数以报夫人。积二年余,得若干数。忽梦一人告之曰:“明日登高, 金数即满。”次日,试一临眺,果拾遗金;恰符缺数,遂偿岳。后成 进士,夫人犹呵谴之,耿曰:“今一行作吏,何得复尔?”夫人曰:“谚 云:‘水长则船亦高。’即为宰相,宁便大耶?”
  《司札吏》后附的秀水王司直为牛首山一个玩世不恭的和尚出诗集,体现了章丘人的诙谐幽默,继承了自明代以来李开先搜罗市井艳词俚曲为集的传统,为研究民间“俗文化”提供了一手资料。
  牛首山一僧,自名铁汉,又名铁屎。有诗四十首,见者无不绝倒。自镂印章二:一曰: “混帐行子”,一曰“老实泼皮”。秀水王司直梓其诗,名曰:《牛山四十屁》。款云: “混帐行子,老实泼皮放。”不必读其诗。标名已足解颐。
三、芸芸众生相
  在《聊斋志异》中,记录了许多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奇闻轶事,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巫觋、渔夫、村妇、拜神的官僚,无不展示了那个时代的生活。
  《乩仙》、《龙》、《雹神》正是反映了这样一个群体的奇异故事,至于事情的真实性是不必去考证的,世间以讹传讹的事多类此,较起真来,倒显得自己傻了,因此,当作一则则社会新闻姑妄听之,会给我们平静的生活带来些许的遐想。
  有了《乩仙》中“羊脂白玉天,猪血红泥地”的对联,我曾到旧章丘城南去寻过这块地方,也许是没找对地方,一直没有找到,成了我在一中读书时的一大憾事。
  章丘米步云,善以乩卜。每同人雅集,辄召仙相与赓和。一日友人见天上微云,得句,请以属对,曰:“羊脂白玉天。”乩批云:“问城南老董。”众疑其妄。后以故偶适城南,至一处,土如丹砂,异之。见一叟牧豕其侧,因问之。叟曰:“此猪血红泥地也。”忽忆乩词,大骇。问其姓,答云:“我老董也。”属对不奇,而预知遇城南老董,斯亦神矣!(《乩仙》)
  民间常有一些离奇的故事,村里的老人讲起来头头是道,有名有姓,下面这则小故事发生在章丘的小相公庄,不知现在到那里去,还能不能听到这个故事,如果有的话,可能还会知道这位民妇的后代是谁呢。
  章丘小相公庄,有民妇适野,值大风,尘沙扑面。觉一目眯,如含麦芒,揉之吹之,迄不愈。启脸而审视之,睛固无恙,但有赤线蜿蜒于肉分。或曰:“此蛰龙也。”妇忧惧待死。积三月余,天暴雨,忽巨霆一声,裂眦而去,妇无少损。(《龙》)
  相邻的几个县自古以来就有互相编排取笑揶揄的传统,淄博流传着笑话章丘人的“段子”,章丘也流传着许多笑话淄博人的“段子”,下面这个段子可能就是蒲松龄杜撰出来,不见得有什么恶意,只是要表达章丘人沾了淄博人的光,曾受淄博人庇护,让章丘人感恩的意思。
  王公筠苍,莅任楚中。拟登龙虎山谒天师。及湖,甫登舟,即有一人驾小艇来,使舟中人为通。公见之,貌修伟。怀中出天师刺,曰:“闻驺从将临,先遣负弩。”公讶其预知,益神之,诚意而往。天师治具相款。其服役者,衣冠须鬣,多不类常人。前使者亦侍其侧。少间,向天师细语。天师谓公曰:“此先生同乡,不之识耶?”公问之。曰:“此即世所传雹神李左车也。”公愕然改容。天师曰:“适言奉旨雨雹,故告辞耳。”公问:“何处?”曰:“章丘。”公以接壤关切,离席乞免。天师曰:“此上帝玉敕,雹有额数,何能相徇?”公哀不已。天师垂思良久,乃顾而嘱曰:“其多降山谷,勿伤禾稼可也。”又嘱: “贵客在坐,文去勿武。”神出,至庭中,忽足下生烟,氤氲匝地。俄延逾刻,极力腾起,才高于庭树;又起,高于楼阁。霹雳一声,向北飞去,屋宇震动,筵器摆簸。公骇曰:“去乃作雷霆耶!”天师曰:“适戒之,所以迟迟;不然,平地一声,便逝去矣。”公别归,志其月日,遣人问章丘。是日果大雨雹,沟渠皆满,而田中仅数枚焉。(《雹神》)
  《王六郎》讲述的是一个好人有好报的故事,一个姓许的渔民因在河上打鱼喝酒时,经常洒一杯祭奠淹死的鬼魂,后来鬼魂王六郎就为他驱鱼报恩,两人成了好朋友。在后来王六郎一念之仁放走了一个抱孩子的替死鬼,被上帝查知,派往招远县的邬镇做土地神,临走前嘱咐渔夫前去探望。后来,渔夫就去了邬镇,那个地方的人得到神的梦谕,送了大量的钱物给这个渔夫,让他过上了幸福生活。在那篇故事的结尾处,蒲松龄说王六郎当土地神的地方“或言即章丘石坑庄。未知孰是?”我常想,这个章丘的石坑庄到底在哪里?翻遍章丘的村庄名录,未见有此村,因名思义,“石坑”即是“石匣”,章丘有两个石匣村,一在官庄乡,一在垛庄镇,几次想实地考察以解《聊斋志异》中的这个谜团,都因诸事缠身,未能成行,望有兴趣者从传说、民俗中证之。
四、勇于探险的章丘人
  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和探索欲望,是人类的天性,因此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去高山、沙漠、丛林、密洞探险,《聊斋志异.查牙山洞》就记述了一个探险故事,虽然有很多人说章丘并无此洞,但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我相信,那个洞就在那里,只是我们无缘见到,也许哪一天我们会与它不期而遇,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章丘查牙山,有石窟如井,深数尺许。北壁有洞门,伏而引领望见之。会近村数辈,九日登临饮其处,共谋入探之。三人受灯,缒而下。洞高敞与夏屋等,入数武稍狭,即忽见底。底际一窦,蛇行可入。烛之,漆漆然暗深不测。
  两人馁而却退;一人夺火而嗤之,锐身塞而进。幸隘处仅厚于堵,即又顿高顿阔,乃立,乃行。顶上石参差危耸,将坠不坠。两壁嶙嶙峋峋然,类寺庙中塑,都成鸟兽人鬼形:鸟若飞,兽若走,人若坐若立,鬼魅魍魉,示现忿怒;奇奇怪怪,类多丑少妍。心凛然作怖畏。喜径夷,无少陂。逡巡几百步,西壁开石室,门左一怪石,鬼面人身而立,目怒口箕张,齿舌狞恶,左手作拳触腰际,右手叉五指欲扑人。心大恐,毛森森以立。遥望门中有爇灰,知有人曾至者,胆乃稍壮,强入之。见地上列碗盏,泥垢其中,然皆近今物,非古窑也。旁置锡壶四,心利之,解带缚项系腰间。即又旁瞩,一尸卧西隅,两肱及股四布以横。骇极。渐审之,足蹑锐履,梅花刻底犹存,知是少妇。人不知何里,毙不知何年。衣色黯败,莫辨青红;发蓬蓬,似筐许乱丝粘着髑髅上;目、鼻孔各二,瓠犀两行白巉巉,意是口也。有想首颠当有金珠饰,以火近脑,似有口气嘘灯,灯摇摇无定,焰纁黄,衣动掀掀。复大惧,手摇颤。灯顿灭。忆路急奔,不敢手索壁,恐触鬼者物也。头触石,仆,即复起;冷湿浸颔颊,知是血,不觉痛,抑不敢呻;坌息奔至窦,方将伏,似有人捉发住,晕然遂绝。众坐井上俟久,疑之,又缒二人下。探身入窦,见发罥石上,血淫淫已僵。二人失色,不敢入,坐愁叹。俄井上又使二人下;中有勇者,始健进,曳之以出。置山上,半日方醒,言之缕缕。所恨未穷其底;极穷之,必更有佳境。后章令闻之,以丸泥封窦,不可复入矣。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都是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外部世界的,比如姚鼐的《登泰山记》、老舍的《济南的冬天》等都是宣传泰山和泉城的最好广告。《聊斋志异》作为一部文学名著,在广为流传的同时,也宣传了章丘。笔者殷切地期望有诸如《闯关东》等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来宣传章丘,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进一步挖掘反映当地人文传统的历史文献,为文化事业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智力支撑。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695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0.87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