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学

宋词里的三滴眼泪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22 点击: 635 次 我要收藏

第一滴眼泪
  第一滴眼泪关乎江山社稷和个人政治抱负。古代文人从小受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熏陶,身怀治国安邦的政治理想,如果抱负不伸,往往会被认为是人生最大的失败。然而,理想代表的不是虚伪的美妙与愉悦,而是结实的摔打与磨砺……
  他曾经是二十二岁便金榜高中,名动天下的新科进士,成为皇帝心中未来太平宰相的人选;他曾是文坛领袖欧阳修赞口不绝,自认“老夫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的文坛新秀;他自己亦曾是自诩“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的豪情壮士。然而,在时间的洪流里起落,人心常常经不住世事熬煮,一切都存在着变数。看的见人生故事的开头,却往往料不到最后结局,因为躲不开,尘世后那只翻云覆雨手……尽管他从年轻时便怀抱经国之志,也一生都心忧社稷安危,不断给皇帝上奏章提出自己的治国方略,而且不论是上任在繁华的京都,还是荒蛮的岭南,他都不忘百姓的疾苦,为他们谋福祉,求发展。但他却也一生都陷于新旧两党党争中,被反复贬谪,终生都未能施展其政治抱负。从少年是的雄心勃勃,似乎“天下事无不可为”到步入中年的“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再到老年时的“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他儒家的“积极入世”与佛家的“出世”和道家的“遁世”总在不断的斗争着,是“我欲乘风归去,有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千般忧虑,是“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的无尽等待,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万种哀怨。建中元年五月,他为自己的画像提了一首诗“心如已灰之木,身似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总结。是愤懑,是旷达,是自嘲,还是感慨?个中滋味实在是一言难尽。宋词里的第一滴眼泪,哭苏轼哀国家大局之不可为!
第二滴眼泪
  第二滴眼泪关乎文章知己的寻求和个人才华的认可。中国古代有三不朽之说,即“立德,立功,立言”认为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不若文章之万世流传无穷。因此,“立言”在古人严重极为神圣,自己的才华文章若能受人赏识推崇,那便是莫大的成功!然而,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有多少仁人志士都是抑郁一生,难遇伯乐相识?于是,只好孤寂了一生,也痛苦了一生……
  他曾是“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却自称“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的落魄文人;他曾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痴情男儿;他亦曾是“对萧萧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正恁凝愁”的天涯倦客,这个令北宋词坛为之一变的词坛才子,寂寞而忧伤的影子却摇晃了他的一生。终其一生,他都难遇知他懂他的文坛知己,倒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妓女们温暖了他那颗孤独的心灵。仁宗皇帝固爱听其词,但却认为他“有才无行”,御笔在进士榜中勾掉了他的名字,说“且去填词”,无情的摧毁了他多年来经世报国的政治理想;晏殊本身亦是词坛大家,却也只读到了他“针线慵拈伴伊坐”的俗落,而无视他“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凄婉,断然拒绝了他为之说情的请求;而其他的文人士大夫更是不必多说,即便是苏轼那样的大文豪,也认为他的词庸俗不堪,露出鄙夷之态……无奈的他,只能开始逃避一切,更加沉湎于歌舞青楼,流连于市井民间。但终其一生,他也逃不出生命的苍凉和悲痛,因为那苍凉和悲痛正是他生命中飞扬和热闹的真实。他曾经真诚盼望能倾听他浅斟低唱的那些文坛主流士大夫们,竟无情的抛弃了他,认为他和他的词都低俗浅薄,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可有人看见了他潜藏在寻欢作乐背后的深沉的忧伤,他貌似玩世不恭背后隐藏的知己不遇的哲学的悲凉?宋词里的第二滴眼泪,哭柳永的佳词难遇知音。
第三滴眼泪
  第三滴眼泪关乎爱情。那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是举箸前莫名的伤悲,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是不能饮不可饮,却仍要拼却的一醉……
  他和她曾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表兄妹;他和她曾是诗酒唱和、心灵相通的精神知己;他和她亦曾是琴瑟和谐、举案齐眉的恩爱夫妻。然而,谁又能料到,“东风恶,欢情薄”,他的母亲害怕她会令她沉湎于儿女私情,而忘记了功名利禄,硬是逼迫他休了他亲爱的妻子,造成他“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在沈园与她无意重逢时只能哀叹“错错错”,因为此时携手佳人共游的已不是他,而是她的新夫赵士程……少年的恩爱,休妻的无奈,沈园的重逢,留给他一生痛苦的回忆。“身上的创伤,可能有千百处,心上的创伤,却只有一次,因为那个地方是他心灵上最脆弱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地方,就算伤口已愈,但只要一回想,它立刻就会复发……”当八十岁的他再次来到当年重逢的沈园时,爱妻早已“梦断香消四十年”,他“犹吊遗踪一泫然”,忘不了,“伤心桥下碧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劝自己,“也信美人终作土”却始终“不堪幽梦太匆匆”。“命运莫测,犹如苦海行舟,一当爱的对话结束,便落入一年复一年的永劫之中,这就是苦的本义,而战胜苦的力量或许正是那恒久的爱。在人去楼空后便成为内在的怀念,这是爱的另一种形式,而忧伤是它最明显的特征。”宋词里的第三滴眼泪,哭陆游与唐婉的才子错过佳人。(作者单位:上海海洋大学生命学院06生物技术2班)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宋词里的三滴眼泪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guoxue/6857.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8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